从玛丹娜到艾玛华生,女性主义者从来不只有一种样貌、一种定义,但追求的都是同一件事情:个体的平等与自由解放。

艾玛华生(Emma Watson)上了浮华世界(Vanity Fair)最新一期的封面,她又再度引起轰动成为新闻焦点。焦点之一是她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中,有一张她身穿 Burberry 白色镂空披肩,下半身搭配蕾丝裙的照片。不仔细看会以为她露点了。

但是,恨透女性主义的网友才不在乎这张照片的美感、布局、摄影技术等,他们在乎的是:“齁!抓到了!艾玛华生露奶了”。其实一开始是一个英国电台主持人,我不屑写出他的名字,大家自己可以去 google 这起事件的起点,他在推特上酸:“Emma Watson: “Feminism, feminism… gender wage gap… why oh why am I not taken seriously… feminism… oh, and here are my tits!””(艾玛华生:“女性主义 、女性主义⋯⋯性别薪资差异⋯⋯为什么、为什么没人认真听我说⋯⋯女性主义⋯⋯啊!快来看我的奶!”)

后来艾玛华生反击,大意是说:“女性主义给予女性自主的选择权,它从来不是一根用来打压其他女性的棍子,它要求自由、它要求解放、它要求平等。我实在不理解我的奶跟女性主义有什么关系。”(推荐阅读:性别观察:谁说艾玛华森的露胸照让女性主义蒙羞?

老实说,网友跟某电台主持人的举动很中二,也是典型地打压女性的行为,但是,艾玛华生后半段的回应也不算太好。

老问题:女性为什么不能露奶?女人露奶碍着了谁?

我直接针对酸民提问,为什么艾玛华生露奶(不是露点),她说的话就不值得一听?

是因为女性主义就应该清新脱俗,像艾玛华生曾经饰演过的妙丽一样吗?还是,露奶等于荡妇、婊子,荡妇跟婊子说的话没有公信力?或是,艾玛华生提倡女权只是为了想红、吸睛,现在终于忍不住露奶了吧?

不论是哪一个原因,我都可以统一用一句话回:“人家要怎么露、人家是淫荡、还是清新,关你屁事。”

不过,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评论者,我愿意再多说一些。从 2014 年闹得沸沸扬扬的#FreeTheNipple 的活动开始,许多人就从性别平等、身体自主权以及情欲 3 个层面切入讨论,这 3 个层面一直都是性别运动中很重要的核心议题,不只是专属于“女权”。

首先,假如露奶的不是艾玛华生,是凯西 · 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或其他好莱坞男星,会遭到一样的酸言酸语吗?似乎不会。但是,艾玛华生就会。(推荐阅读:【视野重讯】如果影帝是性骚扰犯?凯西艾佛列克的得奖争议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样对比不够公平,因为艾玛华生自称自己是女性主义者,所以酸民对她的标准就特别高。一般的女明星拍了尺度大的照片,根本不会被酸。所以,是艾玛华生“自己个人的问题”。

真的是艾玛华生“自己个人的问题”吗?大家仔细想想,当你身边的女人,在脸书上放了类似艾玛华生那种照片,甚至尺度更大的照片,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被脸书下架、关帐号都还算是小事。长得漂亮的,或许大家就抱持着“有正妹耶!”的心情,长得普通的,或者长得非主流的,就会有人暗自批评“丑女还敢露”、“骚唷~”。

但是,我演讲超过一百场,问过上百位女人,其实女人们共同的经验是:无论你长得如何,总是会有人对你裸露的行为指指点点,或是生活遭到威胁,例如:“不怕被强奸吗?”、“(来自男友、爸妈)谁准你露的?”、“(来自老板)你最好把照片删了”等。这难道性别平等吗?

回过头来,艾玛华生的事情,比较精准的评论应该还是前面那一句:为什么她露奶,她说的话就不值得一听?这两者并不冲突。她包得很紧、穿得很露、她穿什么样式、颜色的衣服,都不影响她言论的重要性吧?

第二,从女性共同面临“裸露”的经验,延伸出身体自主的讨论。我们撇开所有任何跟性别有关的因素,不管是谁,他们想穿什么、该怎么穿、身材的高矮胖瘦,都不该成为他人攻击、嘲讽的材料。

如同女神卡卡(Lady Gaga)在今年超级杯开幕演出中,露出小肚腩被网友狂酸时,她的回应:“⋯⋯我以我的身体为荣,你也该以你的身体为荣。不论你是谁,从事什么工作,我可以给你一百万个理由,告诉你为什么不需要为了成功去迎合任何人或任何事,做你自己,尽情地做自己,这就是冠军的做法⋯⋯”。(推荐阅读:“忠于自己,你天生完美!”Lady Gaga 的女人故事

露奶跟女性主义没有关系?

第三,关于情欲这件事,艾玛华生的话就说得不漂亮了。我无意指责艾玛华生,毕竟要能够做到面面俱到,本来就是一件困难的事。艾玛华生登高一呼,对于性别运动仍然有极大的效用。只是,我比较啰唆,我想多延伸讨论。

玛丹娜在 2016 年获得告示牌(Billboard)“年度女性”(Woman of the Year)的奖项,在得奖的致词中,她谈起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在音乐事业、娱乐圈以及社会上所经历的各种挑战与压迫,她还说:“我要当另一种女性主义者,我是一个‘坏’女性主义者”。

她当然不是说“好的”、“乖的”女性主义不好,她的意思是:“老娘不受框架绑住,你们就骂我是荡妇、女巫,那老娘就当“坏”的女性主义者”。她的“坏”来自于她过多的“情欲展现”,让人觉得不合时宜。(推荐阅读:性别观察:玛丹娜的坏女性主义,让人上瘾的诡计

#FreeTheNipple 进行时,台湾有很多人声援。有人认为“奶子可以哺育下一代,是神圣的”、“奶跟其他器官一样,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这些观点都类似于艾玛华生的回应,将露奶去除了情欲。

但是,女性会受到“禁奶令”的原因,并非透过神圣化、普通化就能做到,而且往往会造成失败。反过来想,大谈特谈情欲,或许才能直捣“禁奶令”的核心。

女人从小到大,就被教育成是无欲望的个体。女人最好不要太淫荡、不要穿太露、不可以有性欲(但是,在床上又希望女人情欲满溢)。男人可以随意展现自己的欲望,国中男孩就可以大方讨论 A 片、讨论哪个女生的发育很好、怎么打手枪比较爽,而女孩们只能偷偷躲起来看 BL 漫画,偷偷喜欢球场上香汗淋漓,光着上身打篮球的男孩。

我们预设了女人脱衣服会引诱男人犯罪,难道女人看到男人裸露就不会有欲望吗?

所以,关于露奶这件事,是性别议题,也是身体自主权的议题,更是与情欲息息相关,这些都是女性主义长期紧咬不放的核心呀(摇艾玛华生肩膀)!

当女人“成为”女性主义者,她不必然就得强调她是良家妇女、她是好女孩、她是无情无欲的个体。(推荐阅读:#FreeTheNipple:女人不只有一种样子,乳头也是

女性主义要告诉大家的事情很简单:想要解放、想要自由、想要平等的人,他们应该都值得得到解放、自由与平等。

至于该如何让愈来愈多人得到解放、自由、平等,我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们可以一起想 100 个、1000 个解方(当然重点是要“做出来”、要实践)。我们可以像许多受启发的女人一样,从日常生活中开始尝试一点点的反抗,也可以像艾玛华生一样运用自己的影响力,号召更多人关心性别平等,在性别不平等的权力关系中找到缝隙去突破、裂解,再重塑一个新的性别秩序。

当然,我也鼓励大家成为像娜姐一样的“坏”女性主义者,勇敢面对自己的情欲,用另外一种方式,扩充日渐因为政治正确而走向单调的性别运动。

要打造一个更平等、公正、自由的社会,没别的捷径,就是找到更多能够结盟的人,并且在改革的路上,不断修正我们的做法与想法。历史上许多伟大的改革,都是这样告诉我们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