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奥斯卡,让女人迷带你从入围女星、到备受肯定的女力电影角色,一起看好莱坞女英雄的新时代面貌。


图片来源:trabecafilm

还记得2016年的奥斯卡以几近“全白”的入围与得奖名单,引起舆论一片挞伐吗?今年第 89 届的奥斯卡奖,我们终于看到了更多非裔演员的身影。而在这次黑白相间的入围名单之中,我们终于又等到了她,第一位拿下艾美奖的非裔女演员,薇欧拉戴维斯(Viola Davis)。

这并非戴维斯第一次入围奥斯卡,事实上,她是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常客:早在 2009 年,她便以《诱・惑》获得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2012 年,以众势看涨的《姊妹》入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今年,她再度以《藩篱》三度获得奥斯卡提名。影评们一致地说,如果这次奥斯卡再不颁奖给她,简直就是不堪入目的犯罪了。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听完她的超人事迹,你或许也会同意。(同场加映:戴维斯、艾玛史东、雷恩葛斯林!金球奖动人演讲:每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在修补世界

事迹一:出现在电影《诱・惑》不到八分钟,就获奥斯卡提名

戴维斯在进入大银幕之前,是个专业的硬底子舞台剧演员,并且屡屡获奖。但好莱坞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起步的时候,戴维斯总想成为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试镜却屡遭失败。

“因为当我试图成为别人,就是在否定自己。后来我才知道,当你跨入那房间时,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做自己。”

她终于开始获得电影演出的机会,却也总是戏份极少的角色,甚至只是以声音出演电影中的某个质询委员。但她没有放弃,短短的几分钟也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拚尽全力。舞台上的每一分钟,都是演员的生命,不论是现身还是献声,每个表演瞬间,都要力求不愧对观众,更不愧对己心。

2008 年,她与梅莉史翠普、艾美亚当斯、菲利浦霍夫曼共演电影《诱・惑》,并一举获得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片中她饰演一位黑人母亲,当儿子被卷入天主教学校的斗争与性侵疑云,她拒绝轻信说词、与儿子站在一起,展现母亲最柔软的身段与最坚实的爱。

在两大好莱坞演技派巨星梅莉史翠普与菲力普霍夫曼的夹杀之中,她的出演时间被剪辑至短短八分钟以内。然而与梅莉史翠普的那场对手戏,她以涕泗齐流的爆发性表演,技压影后及众多好莱坞巨星,突围而出,写下历史,成为影史上极少数以八分钟表演入围奥斯卡的女演员。

事迹二:史上唯二入围奥斯卡女主角与女配角的非裔女演员

2011年,她主演了改编自凯瑟琳·史托基特同名小说的电影《姊妹》。翌年,她以这部电影入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这次的提名不只是对她个人而言具有里程碑意涵,从奥斯卡长达八十几年的历史来看,她竟是第二个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与女配角提名的非裔女演员。第一位,则是今日家喻户晓的琥碧戈伯。

《姊妹》一片以美国民权运动兴起的六零年代为背景,电影中,戴维斯饰演一位沈着的黑人女佣,亲手带大十七位白人的子女,自己的孩子却因为黑人身份而丧命。她与年轻白人雇主史基特,一起发起平静而有力的黑人民权运动,也展开了自身女权意识复苏的旅程。

戴维斯的表现,再度力压同样挂名本片女主角的艾玛史东,当她在片中声泪俱下地痛诉爱子丧命身亡的往事,画面就历历在目、跃现眼前,人们很快地知道谁是这部戏的灵魂。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前一刻,影评们一致认为得奖者必定是戴维斯,就连同样入围的梅莉史翠普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柯林法洛公布得奖者,梅莉史翠普的尴尬瞬间表露无遗。然而,身为好友的戴维斯却充满风度,第一时间起身为梅姨鼓掌。(同场加映:演活我们的无惧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够柔软也可以强悍”

事迹三:翻转好莱坞的种族歧视,我行动

与奥斯卡后冠擦身而过的戴维斯,并不能说没有失落。在一次采访中她说,“尽管我曾提名奥斯卡,却仍然少有在大银幕露脸的机会,电影里我时常只是配角。”“就像是受邀前往一场盛大而美妙的派对,但只能在旁边当壁花一样。我想要成为主角,我想要饰演那些可以让我离开舒适圈的角色!”

于是她决定不能只是被动等待机会上门,事实上,好莱坞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虽逐渐增加,然而愿意启用非裔女演员做主角的,却是少之又少,常局限于美国六零年代民权运动时期的人物,而非当代的女性角色。然而戴维斯之所以成为演员的原因,是因为她希望自己所饰演的角色能很好的诠释我们的真实生活。

“我想要把真相搬上银幕,我想要让真正的女性在银幕上看到真实的自己。将真实公诸于众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对那些带着面具的非裔美国人而言。”

于是,她决定自己成立制片公司,主动出击,演出真正能展现演技的角色。她也观察到除了非裔女性,年长女演员或其他非白人女演员出演的电影时常面临资金不足、海外发行受限等尴尬状况。“我很爱那些电影,相信许多观众也是,可片方依然有所顾虑。我觉得有必要尽个人努力,去取得一些话语权,牢牢把握自己的演艺生涯。”

她不甘作遗落在边陲的星辰,希望藉此激励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女性。“对于那些不愿墨守陈规的女性,我也希望以同样的方式赋予她们灵感。”

薇欧拉戴维斯,人们说她是硬底子演员,我说她是一位硬底女子汉。她在金球奖获奖时刻形容自己在《藩篱》中饰演的角色,恰恰好就是她自己的写照:回应生命、为自己奋斗,而这也是每一位女性的身影。

未来,我们希望奥斯卡的入围名单除了黑白之外,能有更多不同族裔的女性身影。为了迎接那一天的来临,除了持续关注并批判不同场域的结构性歧视,也要打开自己对不同文化、种族、性别乃至性倾向的刻板印象与僵化想像,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与想像力。

即使只有一分钟的机会、即使身边群星闪亮、即使种族的歧视仍在,我们仍能选择活得像戴维斯一样,牢牢把握自己生涯,主动出击!环境不给的,我们总能自己创造,这是新一代英雄的魄力与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