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金球上获得终生成就奖的梅莉史翠普,发表得奖感言时不把自己的功名放在镁光灯下,而是把媒体的影响力还诸社会,放眼弱势族群及国际议题。演说中她特别提及冲突只会招来更多冲突,不仅提醒当权者川普亦警惕社会大众,应懂得尊重多元。身为一位演员,她说,最重要的是去发挥权利体现同理心。亲爱的,让我们做一个能体察世界的疼痛,并努力将之改变的人吧!(同场加映:演活我们的无惧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够柔软也可以强悍”

演活各种角色的梅莉史翠普在今年金球奖上荣获终生成就奖(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梅姨的得奖感言一开始便言明好莱坞是由众多来自外国的演员组合而成。

演说中段,梅姨道:“⋯⋯今年有个表演(performance)让我震惊,不是因为它很棒⋯⋯但这个表现的确引人发笑,也达到它的目的了。在我们国家最位高权重的一个人,嘲弄了纽约时报的身障记者⋯⋯这起事件让我心痛,我还持续想着这件事,因为这并不是电影画面,这是我们的真实人生。而像这样的羞辱被公开展演,透过一个强而有力的身份角色,这样的行为下渗进我们的日常生活,某种程度,他让观者觉得自己能够做出相似行为,他们被鼓励了⋯⋯”(推荐阅读:终身成就!梅莉史翠普的金球奖演讲:做一个能说话的人,就该为他人发声


(梅莉史翠普演说震撼人心,有中文翻译,推荐你看。)

虽未指名道姓,但与会贵宾都知道梅姨指的是美国下一任总统——川普。

随后,川普在推特上批评梅姨的发言,认为梅姨是个过誉的好来坞女星,根本不了解自己却妄加批评,且否认自己曾在竞选活动上嘲笑纽约时报的身障记者 Serge Kovalesi。
 

 

 

(图片注解:川普花了 3 篇推特文在回击这件事呢!)

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川普的推特将梅姨贴上“希拉蕊的走狗 Hillary's flunky”的标签。川普认为梅姨只是输不起的民主党阵营支持者;梅姨的发言,只是民主党阵营支持者大选后——败犬的远吠。

喔,不好意思!政治,不单单只局限于选举政治,“政治”本来的定义是指影响别人去做某事,并拥有分配社会资源的权力。

以心理师,总是多虑深思的角度来看,我更在意川普没有说出口的那些。

我不相信川普是个不了解“政治”定义的人,等着让大家看他出丑的政治新星。观察川普一直以来的公众形象,我更相信,他是个善于操弄媒体,操弄舆论的话题人物。我更相信,得权者第一时间的回应,是刻意地把焦点导向“选举政治”,刻意地“模糊焦点”让大众以为梅姨只是个玻璃心的亲民主党演员,就不用针对他个人选举时失当的表现做任何回应了。

Ok,到底川普做了些什么?

让我们将时间倒转至 2015 年 11 月,选战倒数一年前,川普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那一刻,川普在阿拉巴马州进行造势晚会,川普提及 911 事件后据称有“上千位”穆斯林聚集在附近欢庆,并声称是引用当时任职华盛顿邮报的 Serge Kovalesi 之报导。此话一出,立刻引起媒体回头考据,华盛顿邮报与 Serge Kovalesi 皆澄清原本的报导内只提到有民众疑似看见有人聚集在哈德逊河的对岸开车尾趴 tailgate party,但并未提到“上千人”。

媒体质疑川普过度渲染,刻意引发民众对恐攻的畏惧,有挑起宗教仇恨之嫌。

事件后,川普隔周在南卡罗莱纳州造势晚会上,一边说出针对性的发言,认为 Serge Kovalsei 怎么就这样忘记了自己曾发表过的言论,只是为了要让川普难堪。川普一边将手腕弯曲起来,模仿罹患先天性关节萎缩症的记者 Serge Kovalesi 的动作。

此举,更引发媒体大肆批判,认为川普的模仿是在公开羞辱身障人士,前述梅姨这次金球奖演讲上所称的“表演 performance ”指的也是这件事。


(如果你持续关心美国大选的新闻,也许对于上面这段影片不陌生)

我认为,梅莉史翠普在好莱坞的地位与其能引发的媒体影响力,与一般的记者相较,更能与川普分庭抗礼。

她深谙透过媒体将能有效地将政商名流的影响由金字塔顶往草根民众传递,知道不论各阶层、工作、年纪的族群都可能因为名人有意无意的一举一动引发模仿效应。川普对女性、穆斯林、身障人士充满偏见的言论,的确可能煽动社会本身即存在的对少数、弱势不尊重的歧视行为。

梅莉史翠普享有特权(privelege)的女演员清楚媒体可以带来的影响,清楚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不仅以身作责提醒当权者川普应注意自己的言行,也提醒社会大众——尊重多元,尊重不同。(推荐阅读:人人是媒体的时代,你的媒体原则是什么?

演说中梅姨只点出国籍不同,但我能猜想,好莱坞就像是社会构成的缩小版本,其中有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外国人,国籍、种族皆不同,宗教可能也能也有异,有男有女也可能有身心障碍人士,更不用怀疑有一定比例的同志族群身在其中。每一个人都在好莱坞付出贡献,因着多元异质,才能创造出电影的艺术价值。

梅姨一席话,其实就是在点出社会面对多元时应具备的态度,因着拥抱异质与差异,维护普世价值,才能免于沦为一言堂,才有空间容纳更多价值观的碰撞和发生。梅姨呼吁,媒体面对任何贬抑弱势的价值观,也须持续发挥督责的力量,最基本的普世价值——尊重——值得保护和珍重。

因为“不尊重触发了不尊重,暴力引起了更多暴力。当有权者以其位阶姿态压迫他人,我们都是输家。”女性主义,并非只为女性发声,而是为所有弱势与少数发声,不只女性、不只同志族群,还包括身心障碍者、少数族裔、贫穷者,甚至在美国的穆斯林等,都是女性主义关注的一群。

我相信,今天,即使我说梅莉史翠普是一个女性主义者,也不会有人反对!梅姨的标签,绝非川普意图牢贴的“希拉蕊走狗”、“亲民主党的女演员之败犬的远吠”。

梅莉史翠普的演说让我看见一位拥有舞台、拥有权力的女演员,愿意地发挥自己是女演员的特权,去“同理”被忽略的一群人的声音,这群人表面上是移民,但也可被推至更广,泛称那些在某些议题上被归为边缘的弱势少数。

愿意发挥自己的特权,去发动媒体影响力,不为选票或名利,只为能够由上到下带出正面影响,防堵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模仿效应蔓延至社会各处。

虽然政治意味浓厚,却与“选举政治”无涉。是这样的言论,能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梅姨的演说,值得所有拥有话语权的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