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是上千万种情绪之一,我们从小就学着避免表现出自己嫉妒的情绪,除了害怕让别人反感讨厌,真正恐惧的是让对方发现自己害怕失去这段关系的脆弱嫉妒的原因其来有自,让我们跟着心理学、电影、文化角度去细细剖析嫉妒背后的原因和故事,下一次我们可以更坦然面对自己的脆弱。(同场加映:诚实面对自己的脆弱,反而更强大

女性为何会出轨?

很少有不对她们的正派生活感到厌烦的正派女子。
——拉罗什富科

无论是否合乎法律或道德,每一个爱情故事都是特别的,无法一言以蔽之、用同一个普世原则来描述,对身在其中的每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

但从演化论派的角度来说,既然女性如此渴望守住孩子的父亲对她的爱、如此希望他在严酷的环境中出于爱而保护他们并提供给他们食物,为何还会以这样的安稳为代价,去追随可能没有明天的外遇呢?

对演化论派的心理学家来说,答案无情地是相同的道理:因为不忠有助于女性未来的繁育。

事实上,每位女性心中都不断上演两种欲求:第一种,被可能成为孩子父亲的人所吸引,准备与其进入一段长期的关系;第二种,被强壮、优质的“英俊男子”吸引,期待透过优等基因保障后代延续。

然而不幸的是,这两种特质并不总是会集合在一个人身上,也并不一定真的像看起来那样好。在前文提到的电影《大开眼戒》中,妮可·基嫚饰演的人物和许多女性一样身处这样的两难:一边是给她安全感、深爱她、条件稳定的男人,一边是更有侵略性、征服力,拥有“好”基因的男人。

对这部电影中的妮可·基嫚而言,穿着配有勋章制服的年轻海军军官就是第二种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勇士般征服者的气息,似乎召唤着她开始一段外遇。(推荐阅读:日剧《昼颜》里的女性情欲:人妻出轨的情感出口

要注意的是,这位军官在现实的两性关系中可能比汤姆更慵懒龟缩、多愁善感,但出轨这件事总是从某种程度的幻想开始的。对某人来说觉得很好掌握的对象,极有可能开启另一人魂牵梦萦的情感冒险。正如《魂断日内瓦》中索拉尔的宣告:“这可怜的丈夫,他无法永远过如诗的生活。他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时都为她架设出小剧场来。当被她全天注视着,他被迫展现出真实的自己,因而变得可悲。男人独处的时候都是可悲的,不可悲的样子都只是要演给那出奇得傻的女人看!人人都是可悲的,而我是最可悲的那个!”

在《大开眼戒》中,一场纽约高级派对,汤姆也成了两位美女眼中极具魅力的男性。

针对女性“天生”的外遇倾向,演化论派还有一大论据:数千年来,如果女性向来都是忠诚的,那男性的嫉妒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也就不会在进化中被天择出来。男人之所以会嫉妒,是因为女性也会出轨,即使女性的出轨机率低于男性⋯⋯

不过,若我们只是简单地问出轨的女性为何她们会有外遇,那么她们通常会告诉你两个理由:第一,加强自尊;第二,追求更美好的性爱。事实上,这两个理由是互相关联的,因为它们都证明,当女性感到被需要、被男人渴望时,她们的自我形象就会提升。

嫉妒与个性

某些个性是否比其他个性更容易嫉妒?显然是如此。善妒和个性的其他方面是否有关?有可能,但这不是个好回答的问题。善妒者通常都有自尊问题,但研究也显示,自尊甚高的个性会有更强的嫉妒心。

嫉妒的研究之所以有难度,是因为以下几个因素:

  • 嫉妒是一种复杂的情绪,会掺杂其他情绪。
  • 嫉妒的性质不只源于感受到嫉妒的人,也与嫉妒者的配偶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平衡有关。这一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伴侣双方分别在异性眼中的魅力的差别,及此差别的作用。
  • 个人的过去经历非常重要,但同时也难以深究。例如,在最善妒的男性中,有些人曾亲眼目睹了母亲的出轨,从此便在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创伤,认为女性都不可信任。

在两性关系中,撇开情敌突然出现的可能,你的嫉妒趋势取决于以下三个因素:

  • 你对这段关系的投入程度,特别是情感的依赖度和对未来的期待。
  • 你是否缺乏安全感,伴侣的投入程度在你眼中究竟如何?他和你一样投入吗?
  • 你的情绪感受力,意指是否能强烈地感受到情绪。

除了上述各种情形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可能模组;而嫉妒也将一直是专家们追问的主题。

银幕上的嫉妒

路易·布纽尔(Luis Buñuel)的电影《痛苦》(El,1952)可以说是病理性嫉妒最好的诠释,令人心碎又不安。也许你还记得电影开始时颇有深意的一幕:新郎穿着优雅的浴袍,走进了新人的卧室,他的新娘身着纯洁的睡衣等着他(这曾是墨西哥的习俗,新婚之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丈夫俯身亲吻他的娇妻。妻子闭上了双眼,心潮澎湃。这时,新郎突然停了下来,紧张而僵硬地问道:“妳在想谁?”

在《痛苦》之后,克劳德·沙布罗尔(Claude Chabrol)导演的《地狱》(L'Enfer,1994 年)可谓另一部以嫉妒为主题的杰作。由于弗朗索瓦·克吕泽(François Cluzet)饰演的男主角越来越难以抑制满腔的妒火,他对艾曼纽尔·贝阿(Emmanuelle Béart)饰演的妻子进行了越发暴力、疯狂的监控与威胁。片名的意思即为嫉妒对善妒者和受害者而言都是地狱。

马丁·史柯西斯的电影《愤怒的公牛》(Raging Bull)中,劳勃·狄尼洛饰演一位患有病理性嫉妒的拳击冠军。片中,他的妻子被他问了不下一百次是否和他哥哥睡过。厌烦至极的妻子回答了“是”,即使事实并非如此。盛怒之下,他狠狠地殴打妻子,之后也教训了他哥哥。在这之前,妻子曾不经意间说起丈夫的某位对手“很帅”,他立刻让她重复。恐惧不已的妻子拒绝,可是仍招致一顿毒打。事后在拳击场上,他遇到这个对手,便竭尽全力地毁掉这张“很帅”的脸。

由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执导的电影《美国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告诉我们,嫉妒是爱情的致命毒药。凯文·史贝西饰演一位进入中年危机的一家之主。年届四十的他被女儿美丽的朋友深深地迷住。与此同时,他的妻子正和英俊的房地产大亨打得火热。当丈夫发现了妻子的私情后,妻子显得非常羞耻,也恐惧万分。她害怕自己的丈夫会用暴力报复,以至于她在回家面对丈夫之前配备了一把左轮手枪用以防身。不过她没想到,丈夫正心心念念地恋着别人,对他来说,她爱和谁搞外遇都无所谓。(推荐阅读:离开恐怖情人的复原之路:别让他以爱之名绑架你

此外,这部电影也告诉我们,人类的道德有时可以抵住进化遗传下来的冲动本能。的确,凯文·史贝西饰演的人物被一个性感的青春期少女挑动了春心,但当他们就快发生性关系时,女孩承认自己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经验丰富。随即,他停止宽衣的动作,保住了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的尊严。

不同文化中的嫉妒情绪

“嫉妒心突闪”无疑是人类共有的情绪,但触发这一情绪的原因,以及这一情绪带来的效果则随不同的文化背景而改变。穆纳·阿尤布(Mouna Ayoub)在她的自传《真相》(La Vérité)中描述了她和一位沙乌地阿拉伯企业家的婚姻。

这位企业家是在巴黎的一间黎巴嫩餐厅里遇到当时正打工的穆纳。起初,她认为他虽然是沙乌地阿拉伯人,但应该能开明地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她是基督徒,但他仍娶了她)。但就在这对夫妇第一次在利雅德请朋友吃饭时,她开始觉得自己错了:当时穆纳正在与一名受邀的美国参议员热切聊天,但身边的宾客们渐渐安静了下来。突然,她被一声高亢的命令拉回现实:“穆纳,闭嘴!”——是她的丈夫(书中后来的描写证明他其实是爱她的)。

这时,她才突然明白过来,沙乌地阿拉伯的女人公开地与丈夫以外的男子热烈交谈是伤风败俗的行为。极端的伊斯兰教教义强加给女性无数禁忌,实则是在用严厉的手段平息这个父权社会中男性的嫉妒心。这种形式与我们之前提到的西方“最善妒”人士常用的三种嫉妒方法恰恰吻合:

  • 密切监视:禁止配偶外出或在无家人/仆人陪伴时外出;
  • 限制接触:禁止配偶驾车,在外必须佩戴面纱;
  • 贬低对方:迫使对方只能以妻子和母亲的角色生活。
  • 通奸被发现后,惩罚可能是死亡。

但即便是在最为平等、性观念最开放的国家,暴力与嫉妒也仅咫尺之遥。

在英格玛·柏格曼(Ingmar Bergman)导演的电影《婚姻场景》(Scenes froma Marriage,1973)中,玛丽安娜(丽芙·乌曼饰演),和约翰(厄兰·约瑟夫森饰演)是一对夫妻。丈夫爱上了年轻的同事,并和对方同居,夫妻俩就此分手。然而,几个月之后,当他们为签署离婚协议而重聚时,玛丽安娜告诉约翰,她已经走出了痛苦,签完字就会去和新男友约会。

约翰听了之后非常挫折,最终,这一幕以激烈的争吵收场。(所有男性内心深处都有对一夫多妻的渴望,连这位瑞典出生的基督徒兼社会民主派导演也不能免俗:他不断追逐着新的女人,但也不放弃过去的伴侣们。在这两千多年里,女性无论是担当着妻子还是情人的角色,都在努力遏制着男人的这种天性。)

人类历史上,女性出轨所受的惩罚足以写成一本酷刑目录:乱石击毙(中东传统)、开水烫身(日本)、石板挤压(古代中国)、割鼻或割耳(北美部分印第安部落),以及稍显仁慈的烙铁刑罚。至于割阴礼,即切除女性部分生殖器官的习俗,至今仍然在非洲和阿拉伯半岛的一些地区施行,它被看作确保女性贞节的手段之一。为了保证自己繁衍后代的资本,男性们可谓费尽了心思。(推荐阅读:如果母猪教合情合理,那我们的世界该有公猪教吗?

在这些疯狂的大男人主义行为中,有人或许会浮现幸福的因纽特人形象——他们会主动献出自己的妻子,作为给客人的礼物。不过,现实生活中可没有那么让人愉快:这种习俗只针对寄住的陌生过客。如果来访者只为利用这一习俗才造访,或只是从邻近部落跑来找乐子,一旦享受此待遇,就很可能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有被杀的风险。

此外,虽然女性行使暴力的权利较受限制,但她们有时也会诉诸暴力。大卫·巴斯(David Buss)引述了以下的例子:萨摩亚岛上的土着妇女会毫不留情地撕咬情敌的鼻子;牙买加的土着女性则会向出轨女子的脸部泼酸性液体(这两种复仇都是为了毁掉她们对男人的吸引力)。在西方社会,“嫉妒的悲剧”也日复一日地在新闻中上演,虽然女性的受害机率远远高于男性。

演化论中的谜团

唐·何塞(激动无比地):

我的灵魂得救了吗?

不,你让我失魂落魄,就因为你离开了我。

就在那家伙的怀中嘲笑我吧!

哦不,即使流血,也不让你去,卡门,你要跟着我走!

卡门:

不!不!绝不!

唐·何塞:

我已经懒得威胁你了!

卡门(气愤地):

是吗?那你打我好了,否则就让我过去。

为什么男人总想要在女人出轨时置她们于死地呢?如今,对出轨或试图分手的妻子痛下杀手仍是最常见的男性犯罪案件。即使以演化论派的观点来看,杀死自己孩子的或未来孩子的母亲也是反常。但我们似乎由于习惯了一夫一妻而忘记:从原始社会开始,我们的心理运作机制可说是在一夫多妻的环境中天择留下的。

在此情况下,杀死众多妻子中的一个虽然极端,却也是高效的行为,不但有着杀一儆百的震慑作用,也进一步改善繁育后代的资本。另外,此举也防止竞争对手窃取自己的财产,从而在团体中保有男性不可撼动的优势地位,同时也使其他人放弃对妻子们的垂涎。毛骨悚然,但的确在理。(道德上值得谴责!)

再观伊底帕斯(恋母)情结

从佛洛伊德的理论来看,恋母情结所指的既是儿子对母亲无意识的欲求,及他对其情敌——父亲怀有的嫉妒之心。在演化论派的心理学家看来,儿子对母亲并没有性欲,所谓的“伊底帕斯式”反应,指的是另外三种机制:

  •  与性无关的竞争关系:父亲与儿子彼此竞争,以赢得母亲的注意。
  • “半性欲”的嫉妒:幼年时的儿子对母亲并没有性的欲求,但很难接受父亲对母亲的性欲,因为他不愿自己的母亲太早怀孕,生下另一个对手瓜分母亲提供的资源和注意力,损害他的利益。
  • 
当儿子成人后,竞争关系即与性相关。佛洛伊德和达尔文都认为,在“最早的人类部落”中,儿子成年后,他与父亲便在征服女人这件事上变成敌对关系。

如何管理嫉妒情绪

承认你的嫉妒

希望你透过前文已经明白:嫉妒是一种正常、自然的情绪,并且,虽然它饱受贬抑,但仍是健全心理的一部分。

所以,请不要因曾经嫉妒而苦修心智,也不要指责自己神经过敏或自私自利,因为你同时代的人、你的祖先和史前人类都与你一样,心怀嫉妒。我们甚至可以说,如果你的男性和女性祖先未曾有过嫉妒,那你今天就不会活在这世上,取代你的会是其他的人类后代。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就此放任自己,随嫉妒破坏你或他人的生活,在它过度爆发时却否认它的存在。事实上,无视自己的嫉妒是不可能的。在本章的第一个案例中,克洛迪娜的丈夫就是在漠视自己的嫉妒情绪,坚持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常”的。此外,他也从来不直接告诉克洛迪娜自己多么害怕遭到背叛。

阿诺的表现则是相反的。当他看到自己的女友和某个潜在对手亲密交谈时,他也会感到嫉妒,但他选择一有嫉妒心就去压制它,显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这种做法也不可取。这两个例子实际上是在用不同的方式否认自己的嫉妒,导致两人都无法好好管理这一情绪,使关系陷入僵局。

表达你的嫉妒

西尔维奥是阿尔贝托·莫拉维亚(Alberto Moravia)的小说《夫妻之爱》(L'Amour conjugal)的主角,身为家业丰厚的贵族,他从小就不需要主动争取生存的机会。有一位理发师会定期前来为他修剪胡子。这是个很奇特的人,强壮魁梧,相貌丑陋,却隐约有一种吸引力。一天,西尔维奥美丽的妻子莱达羞愤地跑来告诉他,这个人在给她理发的时候暧昧地轻抚了她。

西尔维奥十分不安,但他觉得若是表现出嫉妒会显得羞耻,若是就这么和经常上门的理发师搞僵又不太合适,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辞退他。然而,几个星期后,他却发现妻子和理发师成了情人。(推荐阅读:背叛,最不能碰触的真相:外遇,你真的不知情?

与《大开眼戒》中的汤姆·克鲁斯一样,西尔维奥无疑认为疑心、嫉妒是卑贱的人格特质,也是缺乏信任的表现(再加上他本来就性格消极)。但他们错了,这样的冷漠会让配偶觉得不被重视;若是男性,则会让女方认为他们缺乏男子气概。

但女性也会表现出嫉妒,如以下伊莎贝尔的事例所示:

我一直都觉得丈夫非常有魅力。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让我很痛苦。其实,他不光让女人趋之若鹜,他自己也对她们很友善,聊天时侃侃而谈。在各种晚宴或聚会上,我经常会看到某些女人缠着他不放,而他每次都会迎合。这一方面是出于善意,一方面是喜欢聊天,有时候也是因为被对方恭维得沾沾自喜。(推荐阅读:关于外遇:一个人通常必须深深关心自己的伴侣,才会愿意花费心力背叛对方

我一直试图说服自己,他并没有勾引那些女人、他们不是在搞暧昧,他只是应答的时候流露出了自然的魅力等等。但我看着女人们一个个沉醉的神情,一个个想要吸引他的注意,我实在是越来越受不了了。我不敢跟他说,因为我不想显得心胸狭窄,而且我觉得(当然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是忠诚的。

不过,某天的晚宴上,有两个女人缠了他很久,于是我终于爆发了。我告诉他,这种事情真的让我很痛苦,每当看着它发生的时候我都会很嫉妒,会觉得自己对他来说一文不值。我的这些话是哭着说完的,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很可悲。他辩解说自己从没出轨过,但我说我在乎的不是这个。最后,他理解了我,而且从此变得很注意。如果某个女人和他搭讪,他就会主动终止谈话,回到我的身边。

事实上,当你向配偶坦承自己的嫉妒时,你会瞭解到他/她在你眼中的重要性。表达嫉妒会帮助你:

  • 告诉对方你的爱意(这并非徒然,因为有时对方会有意激起你的嫉妒,试探你对他/她的真情)。
  • 提醒对方什么会使你痛苦。
  • 更能掌控自己的嫉妒心,让自己厘清究竟是什么引发了嫉妒。

当然,这些建议仅适用于伴侣双方都想寻求关系稳定的情况。若你崇尚热情与控制欲,可能更倾向于漠视另一方的小挑衅,事后再进行报复,虽然这种策略的风险很大。

审视你的猜忌

每个人都有嫉妒心,但如果在同一文化环境下,你的嫉妒心比其他人都要来得强,那又是为什么呢?

请注意,把自己的嫉妒归咎于别人是容易的:你嫉妒是因为对方天生水性杨花、不懂得拒绝、爱卖弄风骚、是个花花公子⋯⋯等等。

这当然是有可能的,尤其当你知道嫉妒向来并非你惯有、主导的性格,而只是对特定的人的反应。就像《追忆逝水年华》里斯万面对奥黛特、费兹杰罗面对姗尔达一样,或许你也在和某个刻意让你嫉妒的人交往。

但如果你的嫉妒已经成为了个性的一部分,无论谁与你相恋,你都会嫉妒无比,那么就请你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是否曾受过伴侣出轨的伤害?

如果你有过这样的遭遇,请避免把伤痛带到新的关系里。你可以自问,在之前的关系中,你是否也做了可能导致前任出轨的行为?

你是否曾因父母出轨受到伤害?

若这是你的遭遇,你最好与专业的心理医生一起回溯过去的创伤记忆。

你是否觉得自己欠缺吸引力,无法长期拴住一个人的心?

这种嫉妒可能是由自尊的问题引起的。人们大多会避免选择看上去“无法高攀”的人做伴侣。但对某些人来说,由于自尊不够稳定,他们无论和谁进入恋爱关系都会自卑,终日惧怕对方出轨、去找比他们更有吸引力的人。

这种自尊问题常会有比分手更戏剧化的风险。善妒的人不仅比一般人更易猜忌,而且也更依赖伴侣。心爱的人与自己分手的确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但大多数人都能够正常生活,而非因此不可避免的风险不得安宁。

你是否对异性的忠诚度普遍存在偏见?这种偏见从何而来?

你可能和德尼类似,他现在已婚却依然善妒:“我知道我为什么善妒。我以前很会搭讪女生,就连已婚女人也不在话下。我一共差不多有过几十个女朋友吧,自己都数不过来。所以我非常清楚哪些女人面对有手段的男人时比较容易上钩(当然有时我也会失手)。总之,这就导致我现在成了善妒的人。”我们注意到,德尼的过去这么丰富多彩,他的妻子有足够的理由成为和他一样善妒的人,但她并没有。

这几个问题可以让你做些思考,但你的嫉妒若已对你或伴侣构成了困扰,我们的建议只有一个:谘询专业人士。

留给对方空间

每年,数千人在车祸中死伤。那么,你会否因此下定决心,从此开卡车、时速绝不超过六十,好把出事的机率降到最低?同样,每年都会有数千游客从热带国家度假回来,携带寄生虫或感染各种病毒性疾病。如果你也要去那些地方,你是否会二十四小时戴着医用手套和口罩,用餐时只吃自带的食物?

这些行为看上去很惊人,但它们与善妒者的态度非常相似:他们想要用各种方法控制那些几乎不可能完全排除的风险。接下来我们将看到与本章第一个实例相反的例子,它将告诉我们,过度或病理性的嫉妒不仅仅存在于男性身上。让我们听听法兰西斯噩梦般的夫妻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妻子的嫉妒心越来越重。她一直都是个爱嫉妒的人,不过在结婚的最初几年,我觉得那说明她特别在乎我。但当她四十岁之后,她的嫉妒心就变得很不正常了。(推荐阅读:《情妇史》:戴安娜王妃一辈子嫉妒的女人,卡蜜拉与查尔斯王子的故事

她无时无刻都在想像我和公司里的女同事有不正当关系。我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大多数员工都是女的,所以不缺让她借题发挥的机会。她一口咬定我和之前的女助理有过一腿,于是我就换了个助理,没想到现在她又怀疑起了新助理。每当我们走在路上,不管是去饭店,还是去度假,她都不停地盯着那些有魅力的女性,万一我看了一眼,她立刻就会指责我;但如果我不看,她就说我心里有鬼。

更糟糕的是,到了我公司附近,她就怀疑我明明认识走过去的那几个女的,却因为她在而装作不认识。(这倒是真的!有时候我会遇见几个公司里长得不错的女同事,我可不希望她开始想像我每天不停和她们聊天!)最可怕的是,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会爆发,而她就会哭成个泪人,承认自己夸大事实,说自己错了,说意识到这样我会讨厌她,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当然相信她所说的,但这些罪恶感、羞耻感根本维持不了多久,第二天我就发现她又开始了。我鼓励她去看心理医生,她正在慢慢接受我的意见,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说:“我在想,你是不是想趁我做心理治疗时抛弃我!”我实在没有办法讨厌她,因为我感觉得到她非常痛苦,而且我爱她,我自始至终都很爱她。(推荐阅读:为什么会吃醋?你不是真的生气,而是害怕失去

但现在当别的女人在外面向我示好的时候,我确实会觉得很难把持,因为家里简直就像地狱一样。再这样下去,我妻子最害怕的事情可能真的会发生了。

很显然,法兰西斯的妻子需要专业医生的帮助,简单的忠告已经无法恢复这对夫妇的和谐关系了。在这个例子中,他们谘询的那位心理医生将焦点放在了对抛弃的恐惧上(他瞭解到,这位女士在最脆弱的年幼时代遭到父母抛弃,后来是被养父母带大的),同时搭配药物治疗。后来,这位可怜的太太的嫉妒心终于降到了可以接受的正常程度。至于法兰西斯,出于爱和信念,一直都非常忠于自己的太太。

如果你也是一位嫉妒心过强的人,这个例子可能会对你有所帮助。请你想像一下,你的另一半在你无尽的猜忌、监视和限制中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当然,有智慧的夫妇也应当避免让自己暴露在外界的试探之下,不过前提是夫妇双方都是出于自愿,并且在这一点上有共识。当你剥夺对方的空间时,你原本以为会降低的风险可能反而会增加。(推荐阅读:外遇无罪,真爱有理?不要被囚禁在他人的过错里

学会管理嫉妒情绪

  • 要/不要
  • 承认你的嫉妒/否认嫉妒的事实,或因此感到羞耻
  • 表达嫉妒/尽力掩盖嫉妒的情绪
  • 审视你的猜忌/指责伴侣为一切问题的唯一根源
  • 留给对方空间/在习惯性的猜忌中渐渐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