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心理学专家加藤谛三对于关系,抛出最深沉的剖析:“爱情,很多时候是人们拿来解决自己的自恋或自卑的手段。”每一段关系都是自我的延伸,唯有在投入关系前保持清醒与觉知,才能让自己免于不断轮回的梦靥。让我们一起来看加藤谛三书写关系的黑暗面。(同场加映:【赖佩霞专文】所谓谈恋爱,是互相崇拜的过程

文|加藤谛三

“我丈夫从六月开始就完全没回过家了。”某个年纪比丈夫大的妻子,在电话里对我这么说。

他们俩是私奔结婚的。尽管如此,丈夫却在三十五岁时和公司同事同居。对方是一家与 IT 相关的人力派遣公司派来的女同事,三十七岁,独身。她的丈夫和这个女同事组成了两人小组,一起工作。五月分,丈夫生病住院时,妻子曾遇到过她。

四月的后半个月,丈夫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没回家。当时他从公司打电话给妻子,还对妻子说:“真想回家。”其实她知道,以丈夫当时的工作状态,他是可以回家的。丈夫离家出走的时候,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之外,什么都没带,就突然很生气地走了。妻子像母亲一样地担心着他。共同生活的这五年来,她一直担任着他“母亲”的角色。(同场加映:《夫妻这种病》:爱不是控制,而是接纳彼此

“我丈夫因为很厌烦和人来往,所以他没有朋友。公司也总是换来换去的。就算他交了朋友也不珍惜,结果就和人家断了来往。”不管对方是异性还是同性,他只和能够做他“母亲”的人来往。他不愿和“母亲”以外的其他人建立关系。

“我丈夫从我娘家那儿借了钱,有一百多万元,是用来还他没结婚时欠的钱。结婚之前,他就总是穿戴超过自己能力的高级品。”对于如此失去自我、没有自信的男人,做妻子的却说他“对自己的事业特别有自信”。她无法理解,他的虚张声势,正是因为他的自卑感。

“特别自信”是经过伪装后的自卑感,所以他不管进入哪家公司,都与周围格格不入。自卑感太强的人,社会生活不会顺利。总之,他是在心理上长不大的人。尽管丈夫跑到别的女人那里去了,但是妻子却语气开朗地说:“我生这种气好像有点蠢。”她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不过,她的笑是干笑,并不是能让人感觉到快乐的笑,而是绝望的笑。恐怕她在笑容消退之后,会是一副阴郁的表情吧!

“他在那边因为身体状况不好,要去看医生。”她还在担心丈夫,帮他送了医疗保险证和零用钱过去。做妻子的,一方面对丈夫很失望,另一方面又努力想取悦他。对于这种婚姻生活,她感到很绝望,但又不想放弃“母亲”的角色。是妻子让丈夫扮演了儿子的角色,而他身边的两个女人都扮演着“代理母亲”。(推荐你看: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长不大的男人》(The Peter Pan Syndrome: Men Who Have Never Grown Up)的作者丹・凯里指出,很多女性逃到了母亲的角色当中,并以此来处理对于独立的恐惧。如果女性的依赖心理太强,害怕孤独,就会和这种长不大的男人在一起,白白浪费自己的人生。

这是一个对于母亲有很强烈的固恋的男人,以及一个心理上无法独立的女性,一起逃到了“母亲”角色中的故事。

这个恋母的男人你来我往地依赖着两个女人,因此,他对妻子和恋人都没有敌意。可是,如果他没有从妻子那里获得对另一个女人的认可,又会如何呢?那就会进入佛洛姆所说的“轻度不安与抑郁状态”,对妻子怀有敌意。虽说是敌意,却是依赖性的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