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是人一生都会走过的历程,当自己的亲人生病、发生意外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这时家人几乎是重要的照顾角色。除了照顾家人之外,也要努力工作维持生计的照护人,时间一久,容易蜡烛两头烧感到身心疲乏、充满压力,适时让戏剧治疗介入照护者的心灵,就能帮助他们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和困顿,来看看为照顾者量身打造的戏剧纾压工作坊的故事吧。(同场加映:戏剧工作坊,让我成为一个更柔软自在的人

照顾者需要被照顾的急迫需求

根据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研究,全国目前约有 76 万名失能,失智老人及身心障碍者,约有 6 成仰赖“家庭照顾者”照护,“家庭照顾者”其中约 7 成是女性,平均照顾时间长达 9.9 年,每天照顾约 13.6 小时。

在台湾 1153 万劳动人口中,约 231 万人失能家人照顾所影响,“因照顾减少工时、请假或弹性调整”约 17.8 万人,每年“因照顾离职人口”约 13.3 万人。也就是说在你我身边,有许许多多的职场朋友是“在职照顾者”,白天上班、晚上看护,蜡烛两头烧。

不管是“家庭照顾者”或在职照顾者”,许多照顾者们身心俱疲。近年来,照顾者带着被照顾者自杀的新闻时有所闻,根据统计,每年有超过 50 多起照顾者悲剧新闻,长期照顾家人的家庭照顾者有 87% 罹患慢性精神衰弱、65% 有忧郁倾向、20% 确诊罹患忧郁症,家庭照顾者死亡率比非家庭照顾者更高出 60%。

从民国 100 年到 104 年已发生 48 起照顾者自杀或与被照顾者同归于尽的“照顾悲剧”。2015 年初,父亲泪问廿一岁脑麻儿“大家都累了,杀了你好吗?”下手掐死儿子再自首;四月,八十一岁老先生不堪照顾压力,将五十八岁中风妻子送到殡仪馆。去年,照顾妻子十年的八十四岁老者刺死病妻后自杀。还有,那位将长钉打入病妻脑门的老先生,至死坚持他是爱妻。(2015-12-03 联合报 梁玉芳)

光是今年 105 年截至 11 月目前为止,就已经发生 13 起的照顾悲剧。最近刚刚发生的新闻:2016/11/22 日下午媒体报导兆丰银行陈先生照顾失智、洗肾与褥疮的母亲,且因母亲即将出院却没有机构愿意收容,压力太大而选择跳楼轻生。陈先生就是你我身边白天上班、晚上看护的“在职照顾者”。

再看身心障碍者的家属,内政部 2011 年统计,在台湾所有的身心障碍家庭中,父母老迈或亡故的比率高达 8 成 5,换句话说,有 92 万户正亟待政府伸出援手,去协助身心障碍者以及他们的手足。

中华民国智障者家长总会表示,近年来接获的求助电话,以障碍者的“兄弟姊妹”为最大宗,达 5 成,他们在父母过世后,必须立即接手障碍者的照顾重担,还要兼顾自己的家庭,且当前已无障碍者可以临时寄托安养的地方,让他们堪称真正的“手足无措”!

2011年最新调查全国家庭照顾者睡眠状况显示,只有 2 成的照顾者能够连续睡眠超过 4 小时,有 8 成的人无法安心入睡,随时得保持警醒的状态,有 1 成 8 的照顾者需要辅助药物入睡,有少数照顾者还反应在照顾对象过世后,仍会在半梦半醒间惊醒,以为家人要她的服务。长期睡眠品质不佳对照顾者的影响甚大,在身心方面都造成严重的影响。

根据家总的调查:有 80% 以上的照顾者希望“放松与休息”、“好好睡个觉”,60% 以上的照顾者希望“家人给予肯定及支持”

海豚湾的文章“长期照顾者的身心压力调适”里提到:

“我妈常说,我爸算是很‘体谅’家人,他没有‘拖累’家人太久就离开了。不像有些罹患重大疾病者卧病在床,需要家人长期照顾,把屎把尿、抽痰翻身、陪同复健…,所付出的长期照顾时间可能长达数年、十余年或是数十年之久。如果家属之间没有协调好医疗方式、安排好支援照顾的人力、解决家庭经济问题以及进行家务重新分工的话,那很容易因为长久累积的照顾情绪与身心压力而崩溃、生病,甚至引起家人间的龃龉、指责和互相伤害,导致原本的家庭失去运作的功能。

无论是病人或是家属都需要了解疾病对这个家庭所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并且能够相互体谅、信任与包容,能够自在地表达内心的想法和感受,让一些自责与不安的情绪能够得到舒缓。其次,家属也需要了解自己在照顾病人可能遇到的瓶颈与限制,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寻求社会资源和善用家庭或亲友间的支持系统,来维持家庭的正常功能。

我觉得一个人要先能安顿好自己,才有能力再去照顾病人及其余家属,让家庭功能可以继续运作下去,不会因为有人倒下而让整个家庭分崩离析。因此身为家属该如何关照自己的身心灵、如何舒缓自己照顾病人的情绪压力与做好家庭内的角色分工,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推荐你看:“一手照顾自己,一手牵着别人”七年级女孩当小丑,实现疗愈梦

面对长期照顾病人的身心压力,我们可以透过以下方式加以调适,或是寻求外部资源的协助,让疲累的自己可以得到一些喘息空间。政府及民间所提供的资源相当多,只是一般民众不知道有这样的服务提供,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申请及运用。如果家庭内可以引入这些资源协助的话,那可以减轻很多照顾者的社会心理及经济压力。” (推荐给你:病后人生丨一站式服务网 脸书/网站

戏剧能发挥的教育/疗愈文化平权

大家都知道嘉容创作之外推动戏剧疗愈和美学教育,从 2009 年开始迄今,政府机构奖励补助我到各机构,许多充满大爱的贵人则在心疼我的傻劲之余支持鼓励。今年五月份开始到传艺中心上班,虽然传统戏曲和戏剧疗愈的距离原本较远,但是透过戏剧来推动文化平权,同时把传统戏曲创意的推广出去,也是长官同事都非常支持的事情。(推荐你看:给家暴阴影的戏剧课:我希望,你和我一起活着

因此只要是假日,如果有机构邀请,我都会尽量排除万难前往。加上上半年,今年 2016 年,总共去了 19 个社福或企业机构,带领或演讲了 195 个小时,接触人次 1673 人。

放假日或晚上还去上课 / 带团体,有时也实在很疲惫,但是每一次上完课程,总是觉得渺小的自己又成长一点、又多贡献了一点点,看到辛苦的照顾者或医护人员由衷敬佩疼惜,从他们身上学习到面对逆境的精神,因此也就不觉得苦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最后还是愿意奔波的理由。(推荐你看:张育嘉导演:将忧郁化为力量,给世界美好体验

今年的医护长照机构包括:罗东博爱医院、善牧基金会单亲家庭中心、自闭儿基金会慈幼发展中心、淡水实康复健科诊所等。上半年比较有空的时候,还在实康复健科诊所、自闭儿基金会这两个单位开设分别十堂、八堂的课程。

企业学界政府机构包括:Tedx 台北、大桥扶轮社、健康扶轮社、桃园职训中心、行政院人事总处主计人员训练中心、文化大学 EMBA、嘉义大学 EMBA、观心生活学空间、阳明大学、龙华大学、台大 EMBA 逸世会、中华两岸 EMBA 联合会/生活艺术会等等。

对于企业学界,着重在说明社会大众可以透过对戏剧艺术的认识与技巧,增益与平衡人生,提升性灵与感性,降低身心症状,对于健康促进,提升个人/公司/社会整体竞争力的功能。

使用艺术作为表达的媒介,进行心灵疗遇或心灵改变会有三个层次的区别:

  1. arts therapy 层次:艺术自身具有疗遇性
  2. creative arts therapy 层次:艺术体验中的创造性会带来成长或改变
  3. arts psychotherapy 层次:艺术作为心理治疗之一种介入方式,亦即艺术心理治疗。

第一个层次指的是,观赏戏剧艺术能够使我们性灵提升,得到启发或领悟,或是纯粹的美感经验,使我们感官变得敏锐,情感获得洗涤和净化。

第二个层次指的是,在我们参与进艺术创造的过程当中,我们会对自我和世界有新的探索、发现,因此带来成长和改变。

第三个层次指的是,我们运用艺术做为一种改变身心症状的方法,介入心理治疗。

因此,我们可以运用戏剧艺术来赋能,包括教育、启发、洗涤、净化、疗愈、改变身心症状、促进健康和各方面的能力增加。

照顾者戏剧纾压工作坊的内容

105/12/3(六)、12/4(日),9:00-16:00,共 2 天课程。这是自闭儿基金会主办的家庭照顾者服务课程。

费用:两天 1000 元,并且含中餐便当。
主办单位:财团法人台北市自闭儿社会福利基金会
上课地点:台北市松山区八德路四段 688 号 4 楼(近捷运松山站3号出口

报名简章:http://www.ican.org.tw/news_show.asp?tp=1&id=576
报名:邱社工 电话:(02)2528-5266分机13

这门课程希望能聚集家庭照顾者一起在游戏、戏剧、身体纾压、角色扮演中,探讨以下重要议题:

  • 压力源(What):身为一个照顾者,承受了哪些生理、心理、社会、经济上的压力?
  • 调适方式(How):我们该如何调适上述的这些压力呢?有哪些具体做法呢?如何取得支持和资源,进一步思考新的生涯规画。

课程中会带着照顾者们做各种伸展操伸展筋骨,做各种放松让大家好好的休息,用身体用彩色笔画画表达情绪探索自我。另外也搭配放影片、戏剧/曲演出录影、流行歌曲、圣歌的播放,让大家透过艺术得到美感升华,并进一步回应自己生命课题,在团体讨论中找到生活中的具体执行策略。

期待辛苦的家庭照顾者,利用这两天暂时放下照顾工作,寻求外部资源的协助,让疲累的自己可以得到一些喘息空间。

引入这些资源协助,可以减轻很多照顾者的社会心理及经济压力的。给自己一个卸下压力,探索自我,思考更美好未来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