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同志权益人群走上街头,对设立“同志伴侣专法”政策表达抗议,女人迷为你现场采访,婚姻平权是年轻世代最重要的一场人权战争,而我们都不能缺席。

11 月 28 日,早上 9 点,立法院青岛东路上,挤满人群,我们来到相挺为平权,全民撑同志的现场。民进党立委柯建铭日前表态,由于“选区压力”,目前民进党倾向以另立专法通过“同性婚姻伴法”,这是一种不得不的决定,他说“不能让大家都受伤”。

这样的时候,很难不想起蔡英文上任前对婚姻平权的积极表态,许多人感到失望,政策走向让他们受伤,他们走上街头,要争取自己的权益。

到了现场,我看见各样脸孔,睡眼惺忪的男同志,手挽着手的异性恋情侣,抱着孩子的同志妈妈,站上台的性别意见领袖,他们有的跷班跷课,有的趁上班前来现身,人很多,不孤单了。(推荐阅读:

我想到我坐计程车来立法院的路上,司机支支吾吾地问了我一句,“是去立法院那个婚姻平权还是同志权益那里吗?”计程车上的电视画面反覆播放护家盟的抗议画面,我坚定说是,他很轻地点了点头,说了很小声的一句加油。计程车司机很老了,这是一场缓慢进行的世代对话,下车的时候,我很用力地跟他说了声谢谢。

女人迷在现场,替你快访在现场的人,让他们为自己说话。他们有不同爱的对象,但同样支持同志权益。在外媒纷纷预测台湾会是亚洲第一个通过婚姻平权法案国家之际,听他们说,他们为何而来,如何看待专法走向,以及对婚姻平权的态度。

张铁志:婚姻平权,是年轻世代最重要的一场人权战争

我是张铁志,我支持婚姻平权,我十点钟到这里。

我们强烈反对立专法,因为同志都是我们的一部分,所有人应该是平等对待,没有必要另外订定专法。

我觉得民进党必须知道,婚姻平权是这个世代最重要的一场人权战争,因为这就是最基本的人权,当某些人享有某些权利,却否定另一群人有同样权利时,这样的社会是可耻的。我想说,如果民进党真的在乎选票压力,他们应该支持修改民法,否则会失去的,是一整个世代的选票。

我是异性恋,但我想说我们都是同志,在争取平权的道路上,我们都是有同样理念的同志。(同场加映:

吴馨恩:依相爱成婚,依认同如厕

我是吴馨恩,我是个跨性别女性,也是女性主义者。我今天八点多到九点来到这边。

我觉得立专法就像隔离,隔离就是歧视,我对专法不认同,他很像以前黑人饮水机或是对弱势者的打压。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平等成家的权利,没有人需要被剥夺,成为比较“低等”的人。

我手上这个标语,写的是“依相爱成婚,依认同如厕”,现在台湾同志运动对跨性别的理解还不够高,所以我希望多谈谈依照性别认同如厕。如果特别设立“跨性别厕所”,其实会变得跟同婚特别法很像,变成专门隔离跨性别者的做法。跨性别还有很多议题,就业权、受教权,跨性别者有更高的机率面对到性骚扰与性暴力,这些也很直得关注,以及变更法定性别,不需要法定手术,希望也能被关注。(推荐阅读:

王丹:如果不能把国家做得更好,至少不要做得更糟

我是王丹,我九点就到了,因为听说九点记者要拍照,看来的人多不多,我觉得人多重要,因为社会政策取决于民意声音。我虽然不是台湾人,但我要支持,因为婚姻议题背后彰显的是平等价值,是人民进步的议题,我支持婚姻平权,因为它代表进步的方向。

我觉得立专法就是歧视,如果不能把国家做得更好,至少不要做得更糟吧,我觉得专法是更加倒退,等于划出族群,表示同志族群不配适用民法,这是一种国家的歧视,问题更加严重。

我在美国经历同志婚姻,看过平权运动走过的历程,我也参与麻州最早通过婚姻平权法万人空巷的沸腾,那个时候我看了美国很多关于同志婚姻的辩论与讨论,那时候开始,我就非常支持婚姻平权的意涵。(同场加映:

小子:这是态度的时代,政府能不能不再扰民?

我是设计师小子,我九点半到现场,今天来到现场,主要是看有没有什么状况,现场看起来很和平。

我来的时候很热血,走了一下就觉得很厌烦,我觉得这是很莫名其妙的事情,什么时代,政府还让我们需要因为争取同志权益走上街头,让我觉得很厌烦。我觉得这根本该是不要考虑的事,实在很扰民,劳民伤财。

另立专法我知道是朝野协商的妥协,但我觉得这个时代是态度的时代,如果要走以前妥协的路,我觉得不对,因为被他冒犯到的卫道人士,不会投他,因为专法被冒犯到的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也不会投他了。为什么有另立专法的必要?

我觉得台湾的政客常常很希望“人人好”,但现在的时代会证明这样的态度是错的,台湾在这个世界上的角度,我们必须在华人社会扮演更开放、更多元的小型岛国。

这应该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我们还需要站出来表态,已经很荒谬了。我觉得我甚至不想谈“支持”,这该是每个人生下来该有的权利。他付一样的税,他该有一样的权力,难道这样很难吗?他想要结婚,不会因此我不能结婚,到底关其他人什么事呢?(同场加映:

范纲皓:不要隔离专法,但可以讨论伴侣法,在婚姻制度外另给选择

我是范纲皓,我今天早上九点到现场。大家都知道动员的重要性,不想再看到护家盟夸张的言论,也不想让社会觉得只有反对的声音,所以支持的人到现场,也是想向社会大众表达,支持的人比反对的人更多。

小段委员有说,法务部立的同性伴侣法,是去年做的调查,法务部没有决定要推出“同性伴侣法”或是“立专法”,法务部尊重立法院所有的立法,任何行政上,法务部都没有任何障碍。如果最后立法的结果是立同性伴侣法,法务部也是照办,没有既定立场。

有个要说的事情是,修改民法的婚姻平权、伴侣法、同志伴侣法这是三件分开的事情。如果觉得婚姻是痛苦的事,那么应该支持与讨论法国先前采用的“伴侣法”,并且是异性恋同性恋都能使用的法律。(推荐阅读:

不管什么性倾向与性别,如果有婚姻与伴侣制度,应该公平的让大家一起使用,而不该有身份上的差别。如果伴侣法,能给大家婚姻以外的另一个制度,我们也可以往那个方向走去,我是支持的。

最后,我想问大家,如果你是二十到四十岁,我相信超过百分之七十,甚至八十,几乎都会支持修民法,保障同志权益。这对我来说不分蓝绿,而是世代的差异,我们该如何跟上一个世代沟通,会是接下来重要的课题。

李屏瑶X简莉颖:我们没有选择来,而是必须上街

我是李屏瑶,我是简莉颖,为什么要来,我觉得这好像不是选择,是我们就是必须来,这个世界跟护家盟把我们逼上街头。

对我来说,拥有执政优势的政府,还在以试探的方式对待人民,很不负责任。立专法是隔离政策,一样是婚姻,为什么要分成同性恋婚姻,跟异性恋婚姻?为什么要用隔离政策对待你的人民?

对我来说,婚姻平权是指摽性的法条权利,身为同志跟性少数,在生活各个层面,受到各种歧视,我们需要这个法,它是基本的人权,通过它才能让所有人看到,各种爱都是被允许的。(推荐给你:

从白天到晚上,从青岛东路到中山南路,我们都还在这里,而你,看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