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大学,生活开始多彩多姿,你会遇到很多人、可能志同道合、也可能一言不合。在大学开始试着谈场恋爱,在爱里摸索自己的模样,虽然有时候跌跌撞撞,但是还是要相信爱情啊。(同场加映:解放“爱”的定义:用你们想要的方式相爱

大雨下不停的一周,感冒的我,鼻子也像窗外的雨水一样稀哩哗啦、稀哩哗啦个不停。恼人的鼻涕和恶劣的天气让我头晕脑胀、无法思考,索性什么也不做,就看着窗外的雨点发呆。这一发呆可真让我想起好多事情来了,我想起了前些日子深夜里和好友 K 在校园里的彻夜长聊,还有那些光怪陆离、无奇不有的,大学的爱情。

K 是我少数能够从大一持续要好到大四的男生朋友,在做不成情人也很难继续当朋友的大学世界里,真是庆幸我和K两人对彼此都没有想法,才能成就这一段长久的友情。不久前 K 说需要聊聊,果不其然,是感情上出了问题。大学四年里我看过的感情真可算是不少,在这什么都求快的年代,大学校园里也很少有人愿意花长时间去了解、恋慕一个人了。在大学时代要认识新的人很容易,同时和很多对象发展、互相比较是常态,游戏人间的男男女女更是不少,“大学交往的对象我没有打算要结婚的”、“为什么选择和他交往?因为他家比较有钱啊!”四年来,真是什么样的话都听过、什么样的情侣都看过。(同场加映:恋爱的模样插画集:和你共处的日子,让我学会了温柔

大学里,多的是害怕寂寞又害怕受伤害的人们,有的人稍稍吃了闭门羹就决定打退堂鼓,连三顾茅庐的耐心和义气也没有;有的人则如同飞蛾扑火,眼泪都还来不及擦干就急急忙忙跳入下一段感情中。想趁着年轻游戏人间的男孩女孩们身边的伴侣一个换过一个,在图书馆看对眼交换电话后马上就可以约在住宿处见面,这年头同居什么的早就不是问题了,但要真正了解对方、互相包容地走下去,那就真是个大问题了。当然,对有些人来说也不成问题。

“像他啊,哪还谈得上了不了解,反正只要不寂寞就好了!”这样的话不时入耳,但听着、听着着实还是让人心头一惊啊!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爱情看了四年,喜欢老派恋爱的我还是挺不习惯,总觉得心头痒痒、怪难受的,总还是觉得这样快速的爱情少了好多令人心动的过程,那些因为喜欢和在意而萌发的心跳、犹疑和躁动不安,都被稀释得很淡很淡,就像一道没调理好的五分熟牛排,刚切开看似粉嫩诱人,一进口只觉满嘴血腥,所以,只吃了一半就无法下咽、弃之一旁了。于是啊,食客连和主厨抱怨都决定免了,下一间餐厅会更好,赶紧拍拍屁股走人。

言归正传,回到 K 的感情世界。K 是少数我认识愿意花大学四年的好时光喜欢一个女孩的人,虽然最后还是当不成情人让 K 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在终于和女孩重新做回朋友后,竟然有一天从女孩口中听见“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句话,K 觉得像后脑杓被狠狠打了一棒,原本对感情就悲观的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都更加悲观了。听了 K 的叙述,身为好友的我实在不忍苛责,毕竟感情的世界里实在难论对错,不过对于 K 总爱和女孩争长论短这一点我实在是觉得好气又好笑。

男女之间的感情着实微妙,有时互相欣赏的两人会发展成为一种微妙的“竞争关系”,而这样的关系往往导致原本互有好感的两人无法修成正果。因为互相欣赏,所以希望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也同样耀眼,当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往往一方面为了增加自我认同、一方面为了让对方刮目相看,两人争得你死我活,又脸皮薄拉不下脸来和解,最后只能不欢而散。无法从对方那里获得认同是感情里最深的伤害,长此以往,两人往往渐行渐远,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看着 K 垂着脑袋告诉我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和女孩无法相处的沮丧样,还有看着四年来人们聚了又散的凄凉让他对感情更加悲观,我真想再打这年轻男孩一棒。我告诉他,我非常喜欢的,肆一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有些人互相喜欢了,却不能在一起,这并不是表示对方不好,常常只是不适合而已。不适合,也可能是指:当下两个人最好的状况就是这样,再没有更多。这是你们目前的缘分。然而,时间会让人成熟、让人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许那一天来了,才是你们真正的缘分开始,也说不一定。不要急着相爱,先把自己准备好,才会爱得比较久一点。”沮丧的 K 暂时听不进任何话语,甚至自暴自弃的认为自己会孤老一生。(同场加映:【肆一想念信箱】爱情里你的快乐牺牲都只该为了自己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也许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愿意包容你一切缺点的女孩,包括你的好辩、白目、不会看脸色。”K只能苦笑两声:“大家都这样说啊!”

年轻的灵魂,谁不幻想能遇见一个无条件接纳自己一切的人,容得自己活得自在,能尽情的发泼、撒野,还永不离开。但更后来的将来啊,他们都会明白,这世界上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同住一个屋檐下、喝同一种水生活的家人都常常意见相左了,更何况是完全不同生长背景、经历过不同生命历练的两个人。

再有一天,他们也都会明白,再也不需要透过争辩来强化自我认同,不需要透过贬抑他人的价值观,才能巩固自己的价值。于是情人们不再争辩了,学会倾听、学会包容。他们终于理解,何必事事争个输赢,是啊,就算辩赢了,伤了感情又如何?人们最终,还是希望遇见那个,和自己进进退退、周转腾挪之后,愿意站在自己身旁的人;也终于愿意心甘情愿的,放下固执和骄傲,去全然理解另一个人的骄傲。妥协,是所有感情里的必经,但这是否是种牺牲,却也许未必。我想那些情人们只是终于找到了最恰当的距离,能热腾却又不烫人地陪伴在对方左右,他们找到了,比争个输赢更有价值的。

我想,也许 K 和女孩有一天都会明白,爱,是不必争个输赢对错的。年轻气盛的两人有一天终于愿意再见面时,都会明白这段失去只是个过程,所花费的时间都不会白费。纵然失去一段感情让人心痛,也让人失去愿意将全心托付于一人的天真,但成长后的圆融会弥补这些遗憾,也许再也无法像当初那般天真,但是,会更清楚自己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模样,也终于心甘情愿,放下一部份的自己,去成全属于两个人的爱情。再看看身边青葱翠绿的众生相,我想,也许在爱过几回之后,那些年轻的灵魂终会明白,自己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模样。(同场加映:真爱的模样:遇见让你灵魂震动的那个人

看着身边各形各色的爱情故事,我想起了,张曼娟在《戒不了甜》里的奇异梦境:一个年轻的孩子和张曼娟争辩爱情的种种,而孩子对爱情裹足不前的样貌正是张曼娟年轻时的模样。忽然之间,天崩地裂,孩子忧伤而惊惧的对她说:“天,已经老了。”这样奇特的一句话,张曼娟却突然完全都明白了,她握住孩子冰凉的手,对她说:“但,妳还是要爱。”我想,下次当我遇见 K,我会这样对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