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公听会, 邀集正反意见代表分享想法,为你节录今日公听会内容,也邀你共同关注台湾目前的重要议题。

“同性恋者人口是千分之零点二、双性恋者是百分之一点七,以2300万人而言,两者在适婚人口当中仅有25万。并非不保障少数人,但若为了保障少数人而破坏多数人的制度,是否必要?为保障视障者难道要将所有道路都铺成导盲砖?”——谢启大

“让同志结婚,会有连锁效应,像如果我看见了一只蟑螂,那代表绝对不只一只,后面还有几百只蟑螂。我要说,如果我的小孩子是同志,我还是会爱他,我会接纳,但如果我的小孩不是同志,被迫接受这样伪装成是‘多元教育’,实质根本是‘同志养成教育’,我绝对无法接受。”——谢启大

“让同志家庭收养小孩,是不是可能是另一种的‘人体实验’?纳粹屠杀犹太人、日军在满洲国做实验、同性家庭进行子女收养也是类似的未知。”——世新大学法学院院长吴煜宗

一早,打开婚姻平权公听会的直播,看见谢启大在萤幕另一头喊得面红耳赤,以蟑螂比喻她眼中看见的“同志乱象”,我不知道有多少同志朋友与支持同志权益的人,在萤幕另一头听得心都碎了。

24 日,公听会现场,各政党依比例推派代表人选,25 名专家代表来到参加,挺同婚与反同婚的代表人数各半,反同婚的立场坚决,他们说“同性婚姻不是人权,同性婚姻不等同婚姻,与异性婚姻绝不相等。”并提出国际公约是建立在异性婚上,至多让步到单点修法,或立特别法保障同志权益。

支持同婚的代表,则从自己收养孩子的真实经历出发,也针对反方提问一一以法律角度沟通,在这场公听会后,能不能走向更贴近平权的法律修正方向,邀你一起关注。

林志杰:我们成为照顾小孩子的超级奶爸

“我之前在加州当律师,有幸见证美国联邦政府让同志婚姻合法化,让同志拥有自己的家庭。可是身为在台湾的男同志,不管我们的家庭多温暖,关系多稳定,就是无法合法结婚,无法合法收养小孩,一点可能性都没有。”——林志杰

酷儿影展创办人与杰德影音执行长林志杰提出数字,在美国,目前有九十万同性伴侣,百分之十九都有抚养小孩,目前约有 10 万个小孩子住在同志家庭里。他自己也很幸运的,透过代理孕母拥有五个月大的双胞胎小男孩,“我相信我跟我的伴侣会给小孩很多的爱与关照,就像我结婚五十多年的父母一样。”

林志杰笑说,现在他跟伴侣成为照顾小孩子的超级奶爸,他们是双薪家庭,生活很忙碌,但是孩子像生活的圆心一样,他们想成为好好跟孩子长大的超级奶爸,于是协调伴侣的早班与晚班,希望日日都有时间陪伴孩子。他反问,难道身为同志伴侣,我们的爱心与承诺,就跟别人不一样吗?

他苦笑,“我们要的很简单,希望在法律保障下,与伴侣和孩子共同生活,身为同志希望融入社会而不是被排挤在外,我们的幸福对社会体制不会造成任何威胁。”(推荐给你:

许秀雯:幸福,是一种分享了不会变少的东西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的许秀雯理事长接着上台,对召开公听会表示心情振奋,“我们讨论的题纲,终于从要不要保障同性伴侣的权益,进步到如何保障同志伴侣的议题,我希望我们不要再倒退了。”(推荐阅读:

他针对反对方提出的几点问题,一一梳理做出回覆,记录如下。

1. 为什么是透过修正民法的方式保障同志伴侣权益?而不是透过设定专法?

两公约国家报告,关于配偶的专属权利,高达 498 项,如果不赋予同性伴侣配偶地位,事实上是无法享有的,无法以“家属”的方式替代处理。

2. 为什么要反对另立专法/特别法?

因为我们知道修改民法毫无技术性的困难。2013 郑丽君与尤美女,采纳我们的版本提出民法修正草案,上一次立委任期,就有两个版本,这一届立委任期更有跨党派的提案,虽有版本的些微差异,但方向都是修改民法的做法。

做为一个法律人,工法与司法教育训练的法律人与执业律师,我们修改民法是毫无困难。如果用特别法的方式,成本反而可能是高的。

3.异性伴侣跟同性伴侣之间享有的权利与义务关系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相信同性伴侣享有的权利义务,应该平等于异性的配偶,我们必须要问的问题是,既然权利义务相处,何以同性的结合,不能称之于婚姻,不能称之为配偶?”

假设认为某些重大的权利,不愿给予同性伴侣,这些不愿给予的理由是什么?必须要有非常清楚的公共利益说明。这才能符合我们宪法的评等意涵。

有人提到,同性伴侣结婚违宪,事实上,从比较宪法的角度来看,是完全相反的状况。从加拿大、南非、美国,再到哥伦比亚都是如此。不让同性结婚才是违宪,承认同性伴侣的关系并未破坏家庭结构与异性恋的权利解构。

结婚没有总量限制,同志结婚不会影响任何异性恋的婚姻。因为幸福是一种分享了不会变少的东西。目前三个立委提出的版本,对现行体制的影响都是很小的,多数相关仅有《优生保健法》、《人工生殖法》需要较大的修法更动。

最后,许秀雯律师温柔提醒,目前正反方激烈对立,诸多撕裂,很重要的一点是大家必须谨记在事实的基础上辩论,而不是刻意扭曲现行法案,传递困扰讯息。(推荐阅读:

给每一个相异的生命,替自己说话的机会

幸福盟的反同婚游行包围立法院之后,我们等到两场修法公听会,11/24 与 12/1,聚焦正反意见于同个场子,比例各半,让对话交会,并产生延续性讨论的火花。

许多人说这场公听会意义是什么?会不会造成更多撕裂?我也曾是对反同声浪感到非常愤怒的人,对于身在二十一世纪,我们依然需要反覆重申“同志权益是人权”感到荒谬。身而为人,我觉得谁也没有权利抹煞其他人的生存权益,或许是结婚权,或许是工作权,或许是用力生活不忍受大众歧视的权利。(推荐思考:


图片来源:守护幸福家庭行动联盟

看着公听会,换个角度想,或许评论之前,我们必须给每一个与我们相异的生命替自己说话的机会。即便过程痛苦,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试图理解他们为何在意,明白他们为何误解,去思考我们究竟在哪个分歧点有了想法与做法的不同。

于是,我们才可能针对单点沟通,缓步走到让社会更好的共识之路上,我们才有可能在每一次讨论过后,慢慢打开他们对既存世界的性别想像。

而当同志与同志伴侣一一站出来了,带着他们各异的故事,争取相爱与生存权利,人们会渐渐明白,同志从不是谁口中,就要毁灭世界的洪水猛兽;同志有血有肉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着,他们是你的同事、你的邻居、你的朋友、你的孩子、你在路上擦肩而过的人。

我想推荐女人迷先前做的同志系列采访报导给你,我们定名“看见同志”,邀请大众张眼看见同志伴侣相爱与生活的轨迹,破除常年建构的污名想像。

最后,让我们一起接着锁定两点过后的公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