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炉》电影一出,震惊了韩国社会,而现在也要在台湾上映了,剧情内容赤裸的让我们直视社会体系的问题和社会角落中其实有着无助的一群人。台湾也有发生类似的问题,但值得我们省思的事,事件发生后,我们要如何作为才能真正防范未来类似的事一而再地发生,而不是执意认为只要惩罚犯下罪过的人判他们死刑就能起吓阻的效用。在电影的最后,导演用结局告诉我们,面对伤害的发生,不再紧握恨意,而是用温柔和行动去面对,这个世界才会有所改变。(同场加映:逃出《熔炉》,校园里的无声呐喊

文/KD

什么样的体系会让人丧心病狂的沉迷于犯罪?又是怎么样的一群人造就了骇人的体系?

《熔炉》是一部 2011 年上映的韩国电影,叙述聋哑学校校内数名教职工对聋哑学生暴力及性侵,尚有些教职员未参与但为保工作而漠视一切。令人震惊的原因在于它是真实事件改编,活生生的在我们所处的社会中存在,而且很显然,那不只是“别人家的事”,我们也有必须正视的问题。

暴力及性侵一直是长久以来的问题,而且它似乎有蔓延作用,很大一部份原因是不愿被提及,施行暴力或是被暴力相向的人都不见得愿意说,于是变成放纵及纵容,悲剧才会延续,甚至恶性循环。(同场加映:性别观察:从韩国《熔炉》到南部特教学校性侵案

所以我们要面对问题,但不是为了归咎于谁,也不是为了同情谁,因为社会的问题是我们共同的责任,谁都不能卸责。

人杀人还是体系杀人?

面对令人诧异的犯罪案件,人们往往将自己与罪犯做出区隔,大部分人认为自己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认为自己面临胁迫或诱惑时能够秉持正直,甚至因为这股想像中的正义,认为自己可以惩治他们。所以看到不公不义时,心里会偷偷想着:“杀了他算了!”

但是,罪犯之所以名为罪犯,即是因为他的犯行已被揭露,虽然无法确保司法能否完善的让他负起应负的责任;虽然已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抹灭。

我们活在体系之中,一方面创造体系一方面也被体系牵动,有时你想:“那些罪犯到底在想甚么?”无法理解犯罪者犯罪当下的心态,怎么会连一点同理心都没有?但比起猜测罪犯的心态,不如检视自己也同样身处的体系,试想,如果你也身处与他极为相似的环境,会不会那个无法理解的罪犯就是自己?

亦或是,你是不是也是成就犯罪环境的一员?并不是独善其身就一定不是帮凶,面对某些敏感的事、会招惹麻烦的事你可能会视而不见,先是自我催眠那应该不是太糟糕的事;接着安慰自己总会有人伸出援手;最后把责任丢还给社会:社会教会我不要多管闲事,救他也许反而害他也害了自己……。

伸出援手,本身就是一件充满勇气的事。

当有人能够舍弃自身利益,为“别人的麻烦”挺身而出时,即是大众眼中的英雄,那是你期许自己成为的模样,但不见得有勇气或机运,所以英雄令人崇拜。可是啊!多希望这个世界没有英雄;不需要英雄亦或是大家都是英雄!

不需要有人顶着极大痛苦撑起英雄这个名号时,是不是表示这世界已经没有弱者?

没有少数,没有多数

熔炉,人间炼狱。扭曲的人格、不被重视的边角群众、漠视暴力的冷漠眼睛,环环相扣的复杂关系,很难追究到底谁错的最多?谁受害最深?

我们学会了伦理道德,却同时创造了衣冠禽兽,当你已经符合社会期待的生活,成为一个被认可的人时,社会便对你放宽标准。

反之,如果你有与生俱来的残缺,或你就是一个有别于其他人的独特个体,那么将会被预设,你可能无法达到社会期待,因为“你跟我们不一样”。或许是人们都不安的活着,所以急切地寻求一群“跟自己一样”的人,那好像才是立足于社会的一种保障。

可是有什么不一样?又有什么会一样呢?

我们本来就都不同,也不可能相同,可社会却在迫害这么独特的我们,而社会,就是我们彼此。

当有一个人,对自己的独特难以启齿,甚至加以否认时,那便是被迫害了。

残疾者、体态丰腴者、肤色、原住民、变装者、阴柔的男性或豪放的女性、甚至长相不符合大众美感认同的人……等等,这些显着的特征似乎是最频繁接触攻击的对象,你觉得那是可悲的残缺吗?你曾想过:“还好我没有那样”吗?

还是你想过:“那就是他”。他一样拥有他在乎的人,他也有悲欢喜乐、七情六欲,他也在感知这个社会的善恶,他有好多梦想,有时候也会懒惰,但面对生活也跟你一样积极。(推荐你看:拥抱每一种破茧而出!美国妈妈写给变性小孩的一封信

他就是平凡的他,平凡的独特,如你一般。

自我修复是给自己的礼物

自我修复不是别人弄坏了,你自己可以好起来,完好如初。而是别人伤害了你,而你接受永远有伤疤的自己,然后好好走下去。

被害者总是需要选择原谅,我能不能原谅伤害我的人?我能不能原谅自己?我为什么要原谅他?但人们说原谅才能重新自己的人生?可是我的人生不是已经毁了吗?

太多声音,似乎心理一旦有了一个小黑洞,三不五时你就是会掉进去,不管你现况,不管你心情,有些事注定跟着你一辈子,你早就知道,有些事不是做出选择就获得释放。

有些人伤害你的那一刻,本就没打算偿还,也不知道如何偿还,而你也心知肚明有些东西偿还不来。所以恨,恨那些伤那么鲜明的烙在人生中;恨那些伤没有人能负责。可是,你永远都有你自己,别人做不来的也没资格做的,由你来。(同场加映:小灯泡妈妈的温柔答案:擦干眼泪后,我们都期待更好的社会

你陪着自己哭陪着自己咒骂人生,明天一早起床还是跑到阳台浇花,晒晒太阳;你无助的暴饮暴食、喝了太多酒,回家帮自己膨胀的胃催吐,梳洗整理,睡前为刚才的痛苦向自己温柔的道歉;你讨厌自己记得所有伤痛,逛家居百货时给自己买了两颗大枕头,夜深了你就狠狠抱着它们睡着。

你一直是最照顾自己的人,你就是人生中最大的礼物。

面对伤痛,你想着的已不是自己的不甘,而是期许不要有下一个自己,并不是基于对人生的无奈,而是你已经在伤痛后,开始试着重新爱上这世界,你要用拯救你自己的那份温柔,给这世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