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把事情做到完美,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专访《再见瓦城》演员吴可熙,演过多部舞台剧电影的她,因为导演觉得她演起来不自然,毅然决然的把自己归零、丢到生活里扎扎实实地活过一遍准备电影,,而换来《再见瓦城》萤幕里女主角的刚毅与温柔,让我们来看看她突破自己的故事。(同场加映:职场笔记:竭尽所能,去对得起你的年轻

下半年度全球各大影展风起,缅甸裔导演赵德胤继《冰毒》后再为台湾电影携上动人新作《再见瓦城》,并夺得威尼斯影展大奖,除了真实、深刻的导演风格,让所有观众深深慑服的还有她--吴可熙,一个将生命奉献给表演的台湾女孩,而《Bella 侬侬》10 月号有幸抢在吴可熙回国时取得这次的专访机会,在金马奖入围名单尚未公布之时,她早已是诸多影迷心中的下一个影后。        

在这次见到吴可熙前,其实已算是有一面之缘,几年前赵德胤导演带着她,一块参与了《冰毒》在大学里的播映会及会后座谈,即便当时的观片场地并不算良好,但作为观众的我仍能清楚感受到屏幕中操着一口熟捻缅甸话的女孩,在炙阳下及黑暗里沉重的呼吸,不远不近的陌生国度因她的演出而显得过份真实,记得那次映后掌声如鸿,台上的吴可熙泛起腼腆的笑容,轻轻谈起自己如何为角色抛下一切跑到异地生活,直至今日,坐在我面前的她还是同样害羞又坚毅,为自己最爱的表演义无反顾。

爱上了能怎么办?

表演就像刻在灵魂里的欲望,吴可熙从小就什么都愿意学、愿意试,只为换得在舞台上表现的机会,参加了大大小小的甄选和试镜、投入社团全心练舞、自费上歌唱课程,甚至在大学时期为了成为唱跳歌手整整培训两、三年,都了无机运,原本预计的出道计画也遭逢困难未能成真,“当时真的很失落、很挫折,是戏剧让我回到表演的路上。”

信心全失的她无意间在网路上看到校外剧场开设的表演课程,即便对于这方面毫无经验,她仍因为喜欢“表演”而前去尝试,没想到就找到了人生挚爱;“在剧场里一直上课、一直上课,上了一年多,开始有一点信心,也好像能够理解‘演戏’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才有勇气翻开破报去找征选的讯息,然后站上舞台,然后得到了第一次售票演出的机会。”吴可熙边说边展开愉快的笑脸,彷佛这些回忆尽是美好,但让她成为真正表演者的种种经历对许多人来说,已近乎耗尽了学生时期和少女时代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焦虑是一定会的,但是也只能等待。”吴可熙细数起自己处处碰壁、被拒绝、甚至被欺负的过去,“我曾经做过一年临演,是非常非常有趣,也可以说是非常非常恐怖跟可怕的经验(笑),虽然那时候已经当了五、六年剧场演员,但为了寻找更多的可能性和机会,又在没有门路的情况下,就决定从临演做起。”我不禁问她是不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她则认真地与我对视:“所有拥有梦想、想走这条路的人都是这样,不安于现状。”(同场加映:许有杰 x 张玮轩 职场对谈:世上没有完美的工作,只有你愿意努力的工作

重新再活一次

演员是一份被挑选的职业,没有工作、没有角色、没有舞台的时候,吴可熙便想办法去学更多东西,“上更多的课,再多会一个新的什么,尽可能让自己在充实的状态,虽然眼前没有机会,但我得感觉自己仍然有持续成长。”是她为什么能在百般挫折中撑下去的方法,只看着目标直行,可说很自虐,却也很幸福,然而已经拥有了许多表演经验的她,在“作为演员”这件事上看似要迈向成熟,她也自认驾轻就熟时,被赵德胤导演一棒子打翻。        

“一开始和赵导合作,他真的觉得我演得很烂,极度做作和不自然,所以我们刚开始合作的短片里头,他只拍我的背影。”从摄影机和自己的距离中,她知道自己过去十多年的所学完全不符合导演要求,而当时其他娱乐圈的工作,包含拍广告、上综艺节目等等也令她感觉空虚和不满,“那一刻真的碰壁了,我的世界几乎崩毁。”吴可熙深深地吸一口气,是不是哪里出错了?累积了这么久,终于稳定下来的一点自信及成就,是不是学错了什么?为什么在追求写实的电影里,自己就没办法表演了呢?人生中好不容易找到的最爱又旁徨、无力了起来。   (推荐你看:“梦想面前,一刻都不要松懈”纽约演员追梦攻略:征选下篇)    

“所以我毅然决然地跟经纪公司解约,断绝与外界所有联络,不去上课、不去试镜,只让自己完全的沉淀下来,去体验、了解什么是生活。”

全然舍弃过去包袱的那一、两年,吴可熙唯一做的就是不停思考什么是电影、什么是演员、电影和演员的关系、和生活的关系,她去市场买菜、回家做菜、拾起种种看似与表演毫无相关的生活杂事,重新活了一次,终于摄影机越架越近,她成了赵德胤电影里的三妹、《再见瓦城》中不畏命运的莲青,和我们眼前内敛沉稳的硬底子演员。

更多内容请见《Bella侬侬》10 月号

➡ 被评为吴可熙“生涯最佳演技”的《再见瓦城》预告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