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里头有一句话很经典,“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子,只是多数的人忘了。”由冈田尊司出版的新书《人际过敏症》中分析当代人活得辛苦的原因,并提到《小王子》作品中透露着强烈的对大人的不信任,作者圣修伯里的 ADHD 症状,替他打开了另一片星空。(推荐阅读:

“发展障碍”是风险因素

引发人际过敏症还有其他的因素。由于遗传,神经过敏,或是容易焦虑不安,不擅长沟通,执着性强而欠缺柔软性,无法顺利与周围的人协调的话,风险就会增高。这种状态的代表,就是自闭症光谱或注意力缺乏/过动症等,所谓的发展障碍(也称为神经发展障碍)的情形。

这些发展上的课题容易产生引发人际过敏的理由,虽然也是来自这些个体本身的特性,但也是因为若有这样的特性,往往会被周围的人看成“异物”,而遭遇到虐待或霸凌、被同侪排挤等经验。(同场加映:

只是,即便同样是因为遗传、天生的因素,也会由于当事人面临的不同境遇,有些人会有严重的人际过敏,也有人可以免除。依附情感的稳定性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缓冲这些不利因素,但相反的若有依附障碍,则人际过敏的发作风险就会加倍。

自闭症光谱与孤独的梦想家

自闭症光谱是指有自闭症或与自闭症拥有共同特征的症候群,神经过敏、受到规律的行动与兴趣束缚的倾向。因为跟他人很难有相互且柔软的交往,有人际关系或沟通不良等特征。(同场加映:

在出生后就很难与人视线相交,表情或反应有贫乏的倾向,通常在出生后九个月左右起被发现。母亲再怎么用指头引导他的视线,企图吸引注意,他也不会去看。“共同的注意”与共同的兴趣相关,会更进一步发展到心情的共享,因此若无法与他人有共同的注意,就很难产生生兴趣或心情的共享。

通常满四岁时,就会培育站在对方的立场推测对方心情的“心之理论”的能力,但是自闭症光谱的孩子在这一点上缓慢许多。即使长大了,也无法顺利与人分享兴趣或心情。跟不上周围人关注的东西而被抛下,因为不瞭解对方的心情而有白目的反应,很多时候明明没有恶意却造成别人的不愉快,导致身旁的人愤怒。

自闭症光谱是因为各种因素引起的症候群,遗传的因素也很多种。有些是与形成依附关系很重要的催产素其受体遗传基因突变有关,也有些被认为是抑制焦虑或兴奋的 GABA 这种传导物质的受体遗传基因的突变有关。也有些是以其他的遗传基因突变而产生社会性失乐症(跟他人相处很难感觉到快乐的体质)为基础的。

只是,之后会叙述的卢特(Michael Rutter)等人的研究,发现这与“因显着的忽略所造成的自闭症光谱”会产生很难区分的状态,于是环境因素的角色也被重新看待。

有很多是因为父母有同样倾向,于是在养育上大多是无自觉的忽略或没有同理心。也就是遗传因素与养育因素造成相乘效果。

不论什么原因,自闭症光谱的人神经过敏且非常焦虑,共同点是跟人在一起的痛苦多于喜悦。此外,对他人的视线活动或表情、动作等社会性讯号(成为线索的讯号)的反应或因应性也较弱。

对自闭症光谱的人来说,周围的人用心电感应在谈话就像是超能力一样。自己只能理解用明确的语言所说的话,但周围的人却用一瞬间的眼神或言词中微妙的抑扬顿挫、些微的动作交换彼此的暗号。理解这种微妙的差异对他们来说是最困难的事。(推荐给你:

所以他们会感觉到与人相处恶劣的感觉多过愉悦,很容易遭到孤立或排挤。被看成是我行我素也罢了,还容易被看成很自私、没有协调性、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等诽谤他们。

对于兴趣或心情的共享非常棘手,就是被周遭人看成“异物”的主要因素,这一点已经如前所述。由于受到周围人的拒绝或责难,而深深种下对他人的抗拒感或恐惧感。如此一来与他人相处变得焦虑且痛苦,更难以与人分享兴趣与心情,恶性循环一再重复,渐渐形成人际过敏症。

小王子对大人的不信任

以《小王子》及《夜间飞行》等名作闻名的安东尼.圣修伯里,终其一生都显示出强烈的 ADHD 特性。

幼年时就完全不稳定,很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是个让人束手无策爱乱来的孩子。他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碰过的东西都会坏掉,就算没弄坏也会弄脏,是爱恶作剧的孩子。他在五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而且父亲在他三岁时就过世了,母亲又宠坏了他,把他养育成一个完全不受控制的孩子。(同场加映:

虽然被送到纪律严格的耶稣会系学校,但是他注意力散漫,很不懂得整理东西。笨拙且不安静的他成绩也不好,被当成问题儿童,这使他更加反抗。他后来明明去驾驶飞机,但其实他当时运动神经迟钝,跳舞也很差,脚踏车也骑得不好。

母亲想为自己完全不能适应的孩子尽力做些什么,因此也考量他本人的意思,把他转到瑞士学风自由的学校去。在那里,少年重生了。成绩提高,在文学上觉醒,表现出在诗与素描上的才华。在学科中最擅长的是法语,即便如此后来的世界级作家所写的文章,曾经也是错字连篇。

十二岁时,一个体验决定了他的人生。他迷上当时开始受到注目的飞机,是因为在出入飞机仓库的时候,别人让他实际乘坐了飞机。话虽如此,当时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试坐的三台飞机中有两台飞不了多远就会坠落,毕竟不能说是安全的交通工具。但是他却无法忘怀当时的感动。他以海军菁英学校为目标却遭受到挫折,在二十一岁时服兵役,就选了航空队为志愿。然而要成为独当一面的飞行员,在当时并非易事。母亲于是花费钜款,付出高额的训练费用让他在民间的航空公司受训。

好不容易取得飞行员资格,他一心只想开飞机,辗转寻求机会。但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注意力不集中且笨拙的人。所以也曾经发生致命的操纵失误:在刚刚离地后就从九十公尺高空坠落,飞机损坏,伤势严重。即便如此,他还是为了寻找飞行员的工作,在全世界流浪。他主要操纵的是邮务飞机。在北非的沙漠或大西洋、南美的安地斯上空孤独的飞行对他来说,都比在巴黎的社交界或都市中生活更强烈地吸引他。

他所写的“人生当中唯一遗憾的事,就是长大成人”。他跟许多 ADHD 类型的人一样,永远无法忘怀那颗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充满欲望的成人世界,或许真的不是一个很舒服自在的居所。

圣修伯里也没有什么异性缘。第一位与他订婚的路易丝·德威尔摩兰后来悔婚,而他后来的妻子康斯耶罗非常浪费,也不能说是位诚实的女性。他后来也渐渐对妻子失去关心。为了逃避因为意外造成的腰痛后遗症与全身疼痛,他慢慢开始对酒精上瘾。晚年他常说想为了祖国而死,再次开飞机是他活着唯一的希望。在他心里的某处,或许是为了逃避人际过敏,才会一直向往着天空。

每次都捡回一命,运气很好的圣修伯里,他乘坐的飞机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地中海上空失去了讯息。(同场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