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与 Lana ,他们怀着对龙凤胎,越过体制阻难,成立自己家庭,两人不遗余力地走,他们说,人生要贪婪,爱不需取舍。

四月在婚姻平权沙龙,我初次遇见 Cindy(苏珊)与 Lana(尤龄玉)。当时她们的故事引起全场红了眼眶。Cindy 的父亲拿起麦克风介绍:“这是我女儿,这是我媳妇,我们的孙子即将要生了,我们很幸福。”(推荐你看:

Cindy 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怀着翔翔与淇淇,一家人对镜头微笑的样子,成了我心中美好的底片,若有一天临死前能看见人生跑马灯,肯定会有这张。

时隔半年,我来到她们生根落地的家,开门 Cindy 与 Lana 在门口笑着迎接我,肚子卸下了,正在客厅一边让奶奶含饴弄孙的是哥哥,一双眼眨巴眨巴,世界让他闪烁起来。

Cindy 与 Lana 认识六年,2014 年她们在加拿大注册结婚,2015 年至美国进行人工生殖手术。我问什么念头让你们想要生孩子?Cindy 与 Lana 说从相识开始,她们就不断分享彼此的人生规划,决定结婚的那一刻,也就决定要生小孩了。

我们结婚了:遇见你是无数感谢

谈起婚姻之于两人的意义,她们凝视彼此的眼神不证自明。Cindy 从小向往婚姻,因为父母的相处关系更让她想拥有自己的家庭,原来因为自己的性向有许多退却,一直到三十岁,她见证一对同志伴侣的结婚,又遇见了 Lana,Cindy 形容自己一生的好运都在这上头。

Lana 说:“以前我没想过结婚这件事,我在乎的是找到生命伴侣,遇见她,我们从一开始就形影不离、真的很自在、话也聊不完的相处,就像是生命共同体。”

我问 Cindy 怎么看她们之间的关系呢?她说神雕侠侣吧,两人随即咯咯笑着:“我跟 Lana 是一加一等于三,我觉得我们两个,团结起来的力量非常大,可以用更好状态的面对生命。”

然而婚姻对她们最大的意义,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产生更多羁绊与陪伴,说到结婚这件事跟交往的不同,她们认为每段关系都有彼此的棱角,Lana 取笑自己性格急、但大家总会误认 Cindy 才是脾气差的那个:“她很无辜呀,帮我承担不少罪名名。”

Cindy 告诉我,Lana 性子直,但也特别谨慎细心,正好弥补她迷糊的个性。她们谈起对方的优点说个没完。“感谢你呀。”一句话老是流窜在两人之间。(推荐阅读:

两人直言好幸运,在对的时候遇到对的她:“也正好,之前的感情学分我们都拿到了,遇见彼此的时候正好毕业,才能这样走下去。”

妈,这是我想过一辈子的人

这样走下去,也经过了许多坑坑洞洞。结婚、组成家庭当然不只是两人的事,看着两人现在把彼此父母当自己父母照顾的样子,难以想像她们初次开口时家庭的碎裂。

Cindy 在二十岁时曾与家人出柜,当时母亲以为孩子被带坏、直直落下泪来,Cindy 是心软的人,她不愿看到有人因为她受伤害,就这样回到自己的暗柜里:“三十岁时我遇见了 Lana,我知道我是真的必须选择我的自由了。我决定告诉我的家人,这个人是我想过一辈子的人,你们帮我看看她。”

坊间流传一句话,你出柜就是把父母关进柜子里。所以 Cindy 更认为自己有“帮父母出柜”的必要:“活给她们看,让她们知道这不是错误的事,你还是可以很幸福。”

所以现在 Cindy 的父亲,经常“向陌生人出柜”,他身体力行,告诉所有人,我的女儿拥有一个很美满的同志家庭。

Lana 的出柜惨烈,结婚那天,母亲才从报纸上看到新闻,震惊也震怒:“她当下的反应是觉得我在欺骗、不尊重她、大逆不道。好一阵子我们的关系降到冰点,我就慢慢跟她沟通,你看到的我,只是妳想看到的我,我一直都在努力掩饰真实的自己,现在我做自己了,你应该跟我一起感到快乐。”

许多女同志都以“不婚主义”来搪塞家里的逼婚,Lana 当然也用过这招,她说实在不是好办法,因为欺骗只会营造“假的关系”,原生家庭拥有的幸福也不是真诚的。(延伸阅读:

“真正的幸福比较重要。许多人在职场上也是不敢说自己是同志。如果永远这么委屈地过,你永远就是中庸的人、带着面具的人。”——Lana

人生苦短,为何不做你自己?

修复与母亲的关系是一条长路,但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在确认自己人生意志后,诚实与坦白,对她们来说是将家庭受伤阻力降到最小的方式。

Lana 说:“出柜以后,我跟我妈妈的关系更好了,我的世界开始海阔天空,我告诉她你女儿本来就超爱女人的,我用真实的面目面对她,在许多沟通后她愿意坦然接受,我们终于有了真实的关系。”

两人都说,人生是不能一等再等的。有多少同志因为担心家的破灭隐忍自己?有多少人因此耽误仅此一生。对她们来说,出柜是为了行使自己人生应有的权利,愿意一次次的接受社会报导,也是因为想让所有人看见,同志是存在在各个家庭里,而她们,是有能力幸福的。

我问两位有没有能给同志们的鼓励。Cindy 先叹一声,人生苦短。

“勇敢做自己,这是最重要的,当你勇敢做自己,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必须活自己的人生,你才拥有自己的人生。”——Cindy

“你要努力让人看到,你可以过得很好。何必戴着面具隐藏自己?找到真实的自我,你也会勇敢对自己负责,一切无怨无悔。”——Lana

别过一场没尽力没努力就喊疼的人生,她们身段柔软骨子坚强,在 Lana 与 Cindy 不遗余力推动同志运动的行动与亲自实践幸福的决心,我感到深深敬佩。

我们是同志家庭,我们没有不一样

有了自己的人生,有了自己的家庭,她们实践着家的形状。一家人的房子是淡淡橙色晕开的光线,柔软的地毯与沙发是相伴家庭日常的造景,厨房里满满的出游照是相识以来的地标,大面积的米色,如她们相爱温柔。

我问拥有自己家庭后什么最难?Cindy 说难的不是人,而是:“我们结婚后遇到人、或是菜市场的婆婆妈妈,都是大方出柜,从来没有人说什么。最沮丧的是在法律上的家庭关系,我们不能像异性恋夫妻一样。”

在台湾进行生产时,虽然没有遇到医护人员的刁难,Lana 签署文件时 Cindy 的父母皆陪同在旁,但是谁能说未来医疗选择上会不会遇到障碍?从这次的怀孕过程谈起,因为台湾的《人工生殖法》只允许“一夫一妻”进行人工生殖,明明在自己国家做的医疗手术更便宜,同志伴侣只能到国外寻求高价位管道。

Lann 提到在美国与加拿大,即便是单身女孩,都还是有生小孩的权利。藉此我们应该思考,台湾对“家”的想像是什么?

作为户政上的单亲妈妈,Cindy 心疼孩子不能与 Lana 在法律上成立家庭关系,她们期待婚姻平权的通过,最是希望孩子知道,她在一个完整的家庭:“有了小孩,开始思考很多未来她们会面临的台湾环境,关心教育、关心课纲。我们听过很多同志家长的分享,孩子不会觉得同志家庭有什么奇怪,反而是小朋友的父母、老师,个别的信仰跟观感可能会对同志家庭的小孩造成压迫。”

人生要贪婪,爱不需取舍

孩子出生四个月了,昨天,两方家长聚在这间屋里进行收涎仪式。Cindy 说人生幸福的 moment 很多,但昨天那一刻是不能取代的:“在这间屋里聚着双方家长,帮宝宝收涎、一起合照。这就是充满爱的家庭,我没想过有一天,我能跨越所有阻挠来到这里,心里好圆满,也很感恩。”

Lana 同意,有了孩子以后她们体认到家的不容易与难得:“我很认同孩子为家带来很多凝聚力。如果问我一生最幸福的一刻,我会想起看到小孩的那一天。”

Lana 说看到孩子第一眼,心中捧着 37 周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第一次看到他(哥哥翔翔),我泪流满面停不住哭,我觉得好不可思议。两个小孩一起生很不容易,我们尽力撑过 37 周、担心小孩肺泡不成熟、担心小孩会不会有什么状况。然后我到恢复室看她(Cindy),觉得她很辛苦、因为麻醉手跟脸都在发抖,我知道她的煎熬跟害怕。”

Lana 说话的时候、颤抖连起了字与字,那人生的震撼,因为经历了苦难,幸福的多深刻。她揉揉 Cindy 手心,Cindy 说:“她真的也很辛苦,没有比较轻松。整个孕期她扛起所有家务、把一切照料好,我曾经因为很担心早产颜面神经瘫痪,我们度过很煎熬的时刻,都要感谢她的照顾。”(推荐阅读:

Lana 眼眶是泪,我身上满是幸福的鸡皮疙瘩,最好的日子不过如此。她说:“以前觉得要取舍的事,现在我都有了,因为我们同心协力走到这一步。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Lana 庆幸着,Cindy 说:“我们人生要贪婪一点,不要再抱着渴望得到他人许可的心,要拥有想要的东西,不需要取舍的。”

谢谢你来了

有没有想对对方说什么呢?Cindy 想了一会儿,她凝视 Lana 说:“我一直没有偏财运,但认识你好像中乐透一样,把所有好运都用光了,谢谢你让我圆满。”

Lana 把话听进心里了,她说这句话告诉过 Cindy:“很多人都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谢谢你来了。”

我笑着,嫉妒地热泪盈眶,离别前接受两人无条件深深的拥抱。

我道谢说今天真好,这专访松软了我日常的灰尘,看着她们努力幸福着,我们推动婚姻平权也不能退步。

我看了她们这才明白蒋勋写过的《愿》:“我愿是手臂/让你依靠/虽然白发苍苍/我仍愿是你脚边的炉火/与你共话回忆的老年/你是笑 我是应和你的歌声/你是泪 我是陪伴你的星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