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假要到了,我说比起规划要去哪玩,我们更需要的是一场孤独,扎扎实实的孤独,好好的感觉自己的存在,不要继续逃避自己的不快乐。一篇文章,邀请你好好的,把时间留给自己,从体察孤独,再到享受孤独,逃跑多麽容易,可是孤独始终脚踏实地。(推荐阅读:

纽约时报近日刊出一篇文章《孤独是一种病,比肥胖更可怕》,直指当代的孤独议题,麻省理工的神经科学家找到名为中缝背核(DRN)的人脑区块,认为这是人类产生孤独感的根源。

文章里头写下,“孤独感与口渴、饥饿、疼痛很类似,是一种反向讯息。拒绝承认自己的孤独感,就像拒绝承认自己饿了一样,没有意义。”

我翻找资料,孤独不健康、孤独会让你失眠更可能导致痴呆症、孤独是现代文明病症,孤独的人被当代社交遗弃,孤独听来多万恶不赦,好像人一定得活得多麽热闹,才叫成功。

这是个鼓励闹腾的时代,你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就跟另一个人产生连结,追踪、点一个赞、转走推特、打字留言评论,留下自己的踪迹这么容易,孤独因而变得更可怕了。(同场加映:

你想过吗,你害怕孤独吗?

你需要的不是远行,而是一次扎实的孤独

“当你可以和自己对话,慢慢地储蓄一种情感、酝酿一种情感时,你便不再孤独;而当你不能这么做时,永远都在孤独的状态,你跑得愈快,孤独追得愈紧。”——蒋勋

蒋勋在其着作《孤独六讲》里用六个章节谈孤独,情欲孤独、语言孤独、革命孤独、暴力孤独、思维孤独、伦理孤独,他说当你越是急忙想要逃离的时候,孤独反而更成为对你的压迫,体察孤独其实才是不孤独的开始。(推荐给你:

多像现代人,我们要求自己凡事追求快乐,假日一到,身边朋友争相走告,你连假去哪?打算去哪玩?怎么没有记得先抢票?待在家那多无聊?

因为惧怕孤独的缘故,我们大量生产快乐,想要快速打破孤独现况,快乐的选择看似变得宽阔,但多数时候我们也吊诡地变得更不自由:我们不再有不快乐的可能,孤独因而显得更加巨大,像头猛兽。

我经常在想,会不会,我们的生活需要的不是一场远行,而是一次扎实的孤独,让我们感觉自己就在这里,不要遗弃不快乐的自己?不要害怕落单孤独的自己?

逃跑是容易的,可是孤独脚踏实地

“生命里第一个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与呼吸,我相信,这个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蒋勋

我曾经也是害怕孤独的人,因为害怕孤独所以选择恋爱,因为害怕孤独所以喜欢热闹,因为害怕孤独所以讨厌自己一个人吃饭,因为害怕孤独所以一个人在家时,我会打开电视,扭开音响,点开所有的灯。(同场推荐:

一个人的时候,手足无措,真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面对自己。课本教我们指认世界,可是没教我们怎么跟自己共处,我们花好多的心力来辨识世界,却不愿意花同等力气来和自己相处。

我后来知道,跟自己共处的第一步,就是去拥抱那个不知道,去感觉那个害怕,不要急着逃跑,然后你才能开始摸索,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自己到底要什么?

我们都是一路从众的活过来,这些问题其实比想像中更难。孤独毕竟是自己的事,急不得也不要逃避。

接着,能去感觉孤独的状态与感觉是什么,觉得寂寞吗?觉得想哭吗?觉得快乐吗?体察孤独的过程总是带点痛又很饱满,让人重新学习安静,学着与自己建立关系。

我们才能发现,原来与自己建立关系,也是重要的事。感受孤独,是独立的开始,我于是知道,我可以陪自己到非常远的地方我于是知道,情绪都是中性的,没有好坏,快乐是如此,不快乐也是;我于是知道,逃跑是容易的,可是孤独脚踏实地。(同场加映:

从感受孤独再到享受孤独,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不过从体察孤独开始,我们就走在路上了。

最后,如果你感觉孤独,那么,就轻轻送自己一首诗吧,从一首诗的时间里开始练习,陪伴自己。

“妳说,我们太需要一场孤独
远远地离开到没有城市
也没有海边的地方,妳说那里
是连书都不能带去的地方
不一定美丽,不一定安静
但有一场绝对无与伦比的孤寂等在那里
不再有国家大事,没有新闻
可以大声骂人或唱歌
不嫌麻烦的话也能谈一场没有目的的恋情

但总之我还是静不下来
无论妳怎么诠释
可能也因为这样,实话实说
连孤单都忘了
可能真的需要一个深情的
遥远的地方,说一点
解嘲的话
才能真正再想起自己的存在
我是说,不再歇斯底里的烦闷的
那个样子”——谢予腾《我们都存在这一点烦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