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害怕变老已成过了某个年纪之后都会担心的一件事:也许是跟死亡,跟变丑,跟孤单有所关联吧?在媒体的助燃下,这种面对老态的认知更加深植人心。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有了些许初老的征状:脸上的小细纹、健忘,腹部肥胖,便紧张焦虑起来。其实,变老是人的自然常态,心理师艾彼要教大家如何以健康的心态拥抱初老征状。(推荐阅读:

面对初老,你可以有的三种心理学思维

初老症状,你中了几条?

1. 枕头旁边,电脑键盘旁边,出现一堆万金油、白花油、绿油精等提神药

2. 只要坐下来,小腹就有一滩肉

3. 莫名其妙就会一大早醒过来

4. 躺在沙发看八点档连续剧 30 分钟就会开始熟睡

5. 觉得自己快要被一堆密码淹没了!

6. 如果不喃喃自语,脑子就会打结

7. 越近的事情越容易忘记,越久以前的事情反而越是记得

8. 觉得五分埔与路边摊的 T 恤都是给纸片人穿的

9. 以前烦恼青春痘,现在烦恼小细纹

我已经不忍心再看我自己勾下去了,50 几条就此打住。我得说我很怕老。对,心理师也是人,心理师会怕老。(推荐阅读:

怕脖子上一圈圈不可逆的皱纹像树木年轮一样累积,最终会不会撑不住就垂下来了。怕老了以后,行动范围受限不能久耐长途旅行,看遍美景。怕一旦增加一岁,就好像越来越靠近老年生活,离病床越来越近。最终我知道,怕老怕的就是死亡,怕的就是生活再也没有别的可能性。

你呢?你怕老吗?你甚么时候觉得自己老了?

是谁告诉我们要恐惧?应该不会有人反对这句话的正当性—人的生命每时每刻都更靠近死亡,你阅读的这一秒,又比上一秒更老了一点。(同场加映:

“既然老化是生命的常态,为什么我们会忧虑变老?如果这是生命的常态,为什么要感到恐惧?难道你会因为每时每刻正常进行呼吸而感到恐惧吗?”我问自己,就此我开始尝试拆解老化与恐惧的关连,挑战自己对老化的信念。

首先,我发现老化,不单单是一个词,它后面还带着一连串相关词汇做为尾巴,包括:死、生病、吸引力下降、活动力下降、失能、衰退、停滞等等。而广告,又让老化和这些词汇产生更强的连结,一次次地植入我们的脑海。

回忆一下,某个知名健康食品打出老婆婆视力衰退,把唇印看成番茄酱的广告,我们会心一笑的同时,也接受了“老≈衰退”、“老≈吸引力下降”的信念。另一个知名健康食品,画面中一个孩子骑脚踏车压到奶奶的脚掌,发现奶奶没有反应所以大哭,吓醒的奶奶问孙子发生甚么事,这个广告,也同时强调了“老≈死”、“老≈失能”的连结。

更不用提,化妆保养品牌强力放送的“别让颈部皱纹透露你的年龄”,这些主打熟龄女性市场的广告了。我们不难发现,现代人的恐老现象,媒体渲染拖不了干系。(推荐阅读:【熟龄裸体画集】岁月未曾凋零!女人的身体不只因“青春”而美

关于怕老这件事,我们也许该恢复理智,了解将老化和以上辞汇挂勾,以贩卖恐惧的方法炒作市场,只是商人的获利模式手段。而购买商品、使用商品本身,也无法让我们摆脱老化。

毕竟,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老化,这一秒,又比上一秒更老了一点。

以心理学思考,面对初老可以有的四种思维

面对初老,身旁的女性朋友各有各的方法。 Jammie 和 Rene 是两个极端。

当 Jammie 发现眼尾小细纹和橘皮组织时,她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频繁出入医美诊所。即使外表上我们都看不出来她有这些初老症状, Jammie 内心仍觉得很惶恐,又跟我们提起另一件初老症状:“我这两个月来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睡着的频率变高了!”为此,她开始补充各式各样保健食品和频繁上健身房。

在 Jammie 叽叽喳喳的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种种心得时,我想起最近在讲座上遇见的另一个朋友 Rene 。她的年龄比我和 Jammie 大得多,她的年纪是外显的,白发与黑发参差,但 bye bye 袖和鱼尾纹从未让她动过分毫想微整型的念头, Rene 也从未让这两者阻挡她开怀大笑和热情拥抱我们。她总说,“也许几年后我就早发性失忆了,现在不好好让你们记住怎么行?”

 Rene 在面对老化上的行动,就是无为而治。这以 Jammie 的标准来看就是“不及格的老化”,对 Rene 来说 Jammie 费尽心思在延缓老化则是“对自己不够接纳”的表现。

对映天平两端的她们,我突然替自己的初老焦虑解套了。她们两个教会我以四种思维面对初老,

思维一、去除老与恐惧的连结

变老并非导致死亡、吸引力下降、活动力下降、生病、跟不上时代的唯一因素,孩童与青壮年都可能因为意外而导致死亡,因为不修篇幅导致吸引力下降,因为基因与生活不规等因素律导致生病与活动力下降,因为不学习以致跟不上时代......

老和恐惧的连结,是被不理性的思维创造出来,透过接触媒体而加深的,老与恐惧,实际上没有绝对的关连。(推荐阅读:写下你的恐惧清单!承认恐惧让你更加成长

思维二、面对初老请以“学习观”取代“停滞观”

因我们在年长者身上贴上没有生产力、毫无活力的标签,容易将老化定义为“停滞”,但心理学对于智力的研究则发现,虽然短期记忆会受影像,但长期记忆需要经验、练习的技能却会越来越纯熟。所以虽然你从 40 岁才开始学画画看似起步很慢,但若你持续不断至 50 岁,也已画了十年。 

变老,从出生那刻起,就不断持续了,从五个月到 5 岁是变老,但我们却不以“老化”去解读它,而将这个过程定义为成长,要求孩童不断“学习”而能应付生活。但我们却想像不用学习就能度过老化,不是很奇怪吗?

思维三、以你自在的样子拥抱初老

 Jammie 和 Rene 两人面对老化的态度不尽相同,也没有对错,但若她们能更多拥抱对方面对初老的态度,也许他们就更能拥抱自己不愿看见的阴暗面,使得初老的过程更完全。没有人说年长者就不能时尚、爱美和在意外表,只能在意健康和养生,想想 Iris Apfel 和 Anna Wintour 吧。(推荐阅读:【摄影实验所】敬青春!心永远不老的爷奶摄影集

思维四、承认有些事情的确“回不去了”

而我建议 Jammie 在 Rene 身上学习“接纳”的精神, 66 岁的美与 18 岁的美总是不同的,在健康与心态上都一定有差别。要求自己永远维持在年轻的状态,不仅是妄想,还真的太为难自己了。就像我必须要哀悼我紧实的脖子已经不在了般, Jammie 也必须哀悼自己出现橘皮组织的部位。而哀悼这事,实际上是我们成长过程中就已具备的能力,想想刚毕业那年你不也哀悼过自己不再有的寒暑假吗?

即使是心理师,我也必须不断反覆提醒自己上述的思维才可能平静一点的面对初老,和即将日益松垮的脖子(看看我有多在意)。关于老化,若你还有话要说,艾彼在心理师的会心时刻,很乐意听你分享自己的故事!

心理学看世界,在心理师的会心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