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诗萍写给妻子林书炜的一封情书致柴米油盐、致岁月如梭。用情书修炼我们度过的日子,或轻或重,都成了最好的时光。结婚后,一个丈夫写给妻子的祝福:妳做妳想做的自己,妳追求妳想追求的梦想,让我们理所当然地爱着。(推荐阅读:

我坐在那,发呆了好一会。

其实,这一阵子,都很容易这样陷入发呆。

妳走过去,看看我。走过来,看看我。“还好吧?老公!”我点点头。没事。但直到妳出门,我还是在发呆。书搁在那,没翻。

电脑开着,但已陷入睡眠状态。我扭扭脖子,提提神。呼,一声,呼,又一声,深呼吸, 长吐气。

自从写了第三十九封信之后,就停顿在那儿了。

迟迟按不了键盘,下不了决心,写我预定的最后一篇,给妳的第四十封情书。啊!真是不知该怎么起头啊!都写了三十九篇了,偏偏这时候,近乡情怯,一卡就是好一阵子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我也做了不少该做的事。表面上,妳跟女儿都该没发现我有什么异于往常的不同,我还是一个善尽职责的爸爸,一个把老公该尽的角色尽量做到妻子预期之状态的中年男子。但我心底很清楚,我是微微的,从深处,从底部,荡漾出一汩汩的不同了。

经过这三十九篇情书的某一种程度的回溯,某一种型态的洗礼。

很像我们潜水至深处,突然感觉侧身被一股水流激荡着,水温特别之凉,全身感觉特别之飘荡,我于是知道,那里,从地表某一处必有一裂罅,必有一股地下伏流,穿透地表涌出了!

我轻轻飘过那,那股涌泉轻拂过自己的身躯,我让它激荡着,让它把自己推向水面,水面上有光,光影中浮动着晃动却真实的世界。我的世界,我们的世界,那里有我的家,家里有妳,有女儿。(同场加映:

我回来了。很奇怪吧!我的心情就像那样,一种好像自己终于回来了的感觉。其实,我并没有走远,我一直都在。可是,写了这一系列的,给妳的情书之后,我竟有自己彷佛远游,彷佛离开一段距离,而后重新看待自己的一种奇妙的感受。

我自己也被这感受给震住了,于是,好一短时间,我什么都不想写,只是任由自己随着那股汩汩直上的伏流之水,轻轻的激荡我,轻轻的抚拭我,直到,我想被它推升,被它推向水面,直到我想回来了!

这次回来,我就永不离开了。

我不知道这样讲会不会太玄,但我这阵子表面平静,心头飘荡的日子,真像一次远游,透过远游的距离,我更深情的看到妳,看到妳跟女儿在我的生命里,有着比我以为的,预期的,更深,更沉的份量,我不能想像我可以脱离这一切了!

想通这一切,我甚至有股冲动,想把妳的脸捧起来,告诉妳,今生今世我不会再离开了!

但我没这么做。因为,妳一定以为这老公发生什么事,是沉浸书堆脑子走火入魔了吗?是写作一系列的情书,压力太大了吗?而且,我也确实无法把自己那种微妙的,奇特的,难以言说的感受,以有把握的方式说清楚。

但我知道,这一系列的情书,在一篇篇书写中,在一篇篇写完后,我都像是把自己抛在一种远离的状态下,维持一点距离的,看自己,看自己与妳的关系。

前不久,妳突然心有所感,感觉人生至此,有些事,有些关系,实在很难面面俱到,很难让每个人都懂妳想说的,妳想做的。

我知道。我轻轻抚摸妳的手背,让妳知道我懂。

我跟妳说,我年轻时,读过舞蹈家林怀民写的短篇小说。一个年轻男子,与朋友同游,戏水,欢乐无比。突然,他抽筋陷入水中,他挣扎,他奋力求生,他呛进好几口水。他沈在水里,仰望水面浮光,阳光是那样明媚,他没力了,他以为他要完蛋了。突然他被人拉起,拉出水面,拉上岸边。有人对他做人工呼吸,他被激烈摇晃。他醒了,他回来了。

他找到他的朋友们,他惊魂未定的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朋友们先是惊讶,继而安慰他,但他一再的说,重复数次后,朋友们却觉得他把事件说得太夸张了,他既然都活过来了,又怎么可能那么严重过呢!

他于是知道,自己生死一线间的挣扎,于旁人,不过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而已。

我们自己的生命经历,于旁人,不过是一段一段的故事而已。每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进入别人之心灵世界的,即便他( 她) 或许想了解,想进入。

我是诚心诚意的,跟妳说这段我年轻时读过的,被震撼过的一篇小说。那年代,还是存在主义的遗绪在微微发热的年代。我是那年代长大的文青,我知道人与人之间,必有的疏离。(推荐你看:

但我也是爱上小我十七岁之妻子的男子啊!我知道我必须克服我自己的本性,超越妳我的不同,去感受最直接,最热情的生命之爱。

但我深深瞭解,我们不容易去理解别人的。

可是,我们却可以,超越理解的障碍,真心诚意的去爱一个与我们不同的人。

这是妳教我的。这是妳拉我回到现实,回到人间的一条救生索。我攀着这条绳索,如同在水底仰望浮光,不再犹豫了,不再畏惧了,我要沿着它,奋勇向上,一迳向前。人生何其短暂,然而,却值得我们为所爱的人,一路奋进。而无需浪费太多时间,去探索究竟,追问答案。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与选择,就是答案。

我坐在那,努力思索着,要为这一系列的,写给妳的情书,画下一段句点了。

我们从来都是两个迥异的个体,妳是妳,我是我。虽然我们都明白,我们要在一起生活,妳虽然还是妳,我虽然还是我,可是我们都不会再是以前那个妳,以前那个我了,在“经过我们之后”,妳之内有了我的成分,我之内渗透了妳的要素,我们还是两个个体,然则不再是那么迥异的两个个体了。我有点像妳了,妳有点像我了。而我们的女儿,则既像妳也像我。这不是生命的奇妙吗?有一种爱,穿透了我们的不同,凝结了我们的相同。

婚姻于妳,于我,都像是一段旅程,我们学着一起规划,一起打包,一起启程,一起分享。

我还是不敢说已经很瞭解妳,可是我已经敢说,我这辈子是回不去了,而且也决不回去那个以前的我,以前的自以为是的我。

既然是一段旅程,我们一起走的旅程,那么这份要送妳的情书系列,当然不会是我们旅程的终点,而必然是一座山头的伫立,一条水滨的眺望,一片草原的徜徉,一个人生风景的中继点。

亲爱的,我们继续走下去吧!

妳做妳想做的自己,妳追求妳想追求的梦想,而我,会是妳的最亲密伴侣,牵着女儿,一起为妳喝采呐喊,我们是妳的家人,是妳一辈子的支撑。我很庆幸遇上妳,我很高兴为妳写了这系列的情书,虽然不过是很平凡的恋人絮语,很寻常的夫妻对话,但在我的人生旅途上,这已经是我最美好的际遇了。

这四十封情书,真的,是我们爱恋旅程的另一段开始。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