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过追求自己内心梦想的念头吗?却可能因为现实因素,家庭牵绊,原本工作的关系而让你却步?这听起来很熟悉,我们都曾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迷惘过,总想各方尝试,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却好像迷失在多样的选择中。别慌!艾彼建议从探索和承诺两个面向为自己分析,了解自己是怎么样的人,就会知道未来该朝哪个方向走。别担心迷惘,你已在路上!(推荐阅读:

艾彼您好:

我现在是一名大三生,对以后真的有很多迷惘和憧憬。曾经我说要到国外留学,这也是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出路。但是一想到家人,我想好好陪伴他们,于是又打消这个念头。现在正是青春年华,我根本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推荐阅读:

我现在在一间公司实习,但这公司并不是我起初想要的工作,但是我似乎慢慢被引进这个圈子了,真的可以有梦就去追吗?

玮薇

给站在十字路口的你:迷惘是通往定向的必经之路!

Dear 玮薇:

抱持迷惘,仍然行动,这一步已经使你的迷惘与许多人不同。我想带你认识一下James Marcia的认同状态理论,也许这对正在迷惘中的你会有些帮助。

这个阶段的你,身边或许有一小群朋友不需要准备升学、国考,因为他的未来似乎已经注定好将要继承家业。就你所知,这位朋友在大学期间,未在任何地方打工、担任家教或到企业实习,只在家里开的公司帮忙过,继承家业似乎理所当然,他也这么认为。

这一类的人,依据Marcia提出的两个向度,承诺、探索来区分,具有高度承诺、低度探索,属于早闭型认同者foreclosure identity,接受外界的建议成为自己的决定。(同场加映:

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经历过任何迷惘的时刻很让你羡慕。但在会谈中,这些你很羡慕、不曾迷惘的朋友,却经常是突然觉醒,认为自己受限于他人、处于被决定的状态、认为自己太早失去了一些可能,而不满意自己的生涯决定,想要重新选择决定的一群人。

你身边,也会有另一类型的人,属于迷失型认同 identity diffusion。回想一下那些毕业的学长姐,有些人大学时从未思考过生涯的问题,看起来很乐天,和上述的区别在于他没有家业可接。你可能常常发现他在FB上的动态老在讲新公司、新工作,飘飘荡荡随遇而安,一年内可能换了两三种完全不同职务的工作,却无法在一个选择中定下来好好耕耘。

出社会后,这类人也极可能在生涯决定上紊乱没有方向。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样子,也不确定自己能做甚么,只是不断在转换跑道、未能有累积。

第三种类型是未定型认同 moratorium,也是大三、大四时班上常见的多数,比方说玮薇,你,会让我想到这个类型。未定型的你们,正在尝试不同的生涯道路试图从体验中了解这份职业是否适合、能胜任,并且愿意投入时间经营,是高度探索,却尚未确定要投入的一群人。

玮薇曾有企业实习的经验,这个经验必定在你身上造成不小的影响,让你犹豫自己的去留。这时间点,适合再次检视这份工作的价值观、报酬、未来发展是否与内心渴望相符?未来的生涯蓝图,这个工作能够帮助你往上一阶,更容易到达吗?如果可以,愿不愿意忍受没那么喜欢的部分?你已经在这份工作上学习到甚么?有甚么收获可以到下一段工作中使用? 

上述这些问题,得回到你的经验去思考。

也许有些人会好奇,定向型认同 identity achievement 这一类群是怎么样的?这个状态,是怎么到达的?

你一定也认识一些学长姐高中时期就已累积了不少海外交流、实习的经验,大学只是他们延伸探索触角的场域,一方面透过学习内容评估自己是否能不断投入,与自己本身的特质是否相近,大三、大四前方向就已逐渐明确。你以为定向认同的他们的不曾迷惘过,实际上,他们多半提早经历困惑、进行探索的人。(推荐阅读:

因此,玮薇现在的迷惘与尝试都是必要的过程。迷惘仍继续尝试,能带你继续前进,让你更有机会到达定向型认同。而非成为有一天可能惊觉这不是自己意思,而想重新选择的早闭性认同;或是飘飘荡荡随遇而安、老是无法安定的迷失型认同。

最后,想对正在阅读的你说,我很常迷惘,也很常慌张,了解这种模模糊糊的心情并不好受。我看见你尝试着去努力,看见你不因为迷惘而不向前。你已在前进,也已在路上。(同场加映:

虽然不知道哪一条路是对的,却仍然替自己做出选择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迷惘却不停滞的你,请先肯定,自己的勇气。

PS. 关于你提出的其他议题,出国、生涯抉择与家人冲突,也是许多读者共有的困惑。我会综合其他读者的问题,另外整理后再与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