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当今女神泛滥,美丽的标准却未因此而松动。写给你三个好莱坞女星的反击,克萝伊、绮拉奈特莉、玛丹娜,不服应于单一的价值观,过得更自在。(推荐阅读:

圆润的大眼、胜雪的白肌、柔软的丰胸、毫无赘肉的小腹、匀称的线条,带着一身优雅的女人味惊艳四座。说到女体,大众总崇尚着美丽,而这美丽总有着僵化的标准,当有女人跟这套“女神”标准背道而驰时,我们就惯于讥讽这些女人不够努力,因为“世上只有丑女人,没有懒女人。”

但又何须把美的想像冻结在“女神”的躯壳里?下垂的老臀、微凸的小腹、平坦的胸部,这些都不该成为被遮掩的羞耻。一种身体,是一个故事,而每个女人的故事都该独一无二。

尤其是女明星,总是被高高捧上“女神”的神坛,但什么“事业线”、青春美貌、纤细身材,对不起,这通通不是女神该有的单一姿态;女神不只是宅男的梦中情人,也不只是其他女人整容时的指定范本。她们有的是不服膺于规则的倔强、她们走的是不守本分的路,她们唯一要做的是与最真实的自己和解,女人迷为你写下三个超越“女神”姿态的女星。

克萝伊摩蕾兹:我不再为了发肿想去整形

“超杀女”克萝伊摩蕾兹(Chloe Moretz)以《特攻联盟》走红,不仅被视为具有潜力的年轻演员,还被媒体奉为新生代的女神。而外型甜美的她,除了和贝克汉之子布鲁克林谈恋爱,备受外界瞩目以外,也因日前被拍到身材发肿,意外撑破衣服的画面,丰腴的身材屡屡成为被媒体揶揄的焦点。

据英媒《镜报》报导,克萝伊日前前往录制综艺节目途中,选择穿着超合身天鹅绒上衣,但令媒体大做文章的是,当她准备帮苦苦等候的粉丝签名时,袖子拼接处竟意外爆开来,而被形容为“被肥肉撑开”。

除此之外,在拍摄《恶邻缠身2》时,她一身紫黑相间的紧身条纹裙,搭配半透明桃红色丝袜,也被媒体直批为不复以往性感形象,袜上开洞就像是穿到撑破一样,实在令人“不敢置信”!

才 19 岁的克萝伊,因为媒体的关注,曾有一段时间对自己的外表相当没安全感,而陷入痛苦的挣扎,克萝伊在受访时曾说:“当我 16 岁的时候,我想隆胸。我还想把肉肉的下巴整形、做臀部手术,或一切我不完美的地方。”

但在母亲的鼓励下,克萝伊逐渐理解到自信不假外求,身材也不该是被爱的条件:“我男友布鲁克林给我了巨大的支持,我不需要一个能给我很多物质的男人,但当我觉得心情很糟的时候,他就会告诉我说,停下负面思考,看看你在采访中说了什么,弄明白自己的立场。倾听内心的声音,你就和你说的一样美丽。”

绮拉奈特莉:我平胸,我骄傲

绮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在好莱坞以“骨感”身材着称,而经常被外界批评太瘦,但这并非她刻意节食而致,而是天生纤细,但却因此被形容为身材太过扁平,不够有“女人味”。

过去在拍摄《神鬼奇航2》电影海报时,绮拉奈特莉曾有平胸被修成 C 罩杯的经验,而纳闷为何不能用自己的真实样态示人?而她在受访拍摄上空照时,也特别要求保留照片原貌,坚持以自己最平凡的体态现身。

对于原本的平胸硬是被修到变C奶,绮拉奈特莉表示:“我认为女人的身体已经变成战场,而那些后制过的照片正是祸首之一。我们的社会现在都以为那些照片是真实的美丽,要看到各种不同体型因此变得很困难。”

绮拉奈特莉因为身材纤细,却在照片上依然凹凸有致,而被女孩视为完美身材的标准,媒体也曾渲染齐拉奈特莉是好莱坞厌食症的根源,他们称就是有绮拉的存在,让女孩们都对体重斤斤计较,甚至有女孩想要将自己改造成她,过度节食而丧生。这事件让绮拉奈特莉感到相当沮丧,也曾自我怀疑纤细是种罪孽,而因此在 2011 年时曾有想退出演艺圈的念头。

重新厘清了自己与身体的关系以后,琦拉奈特莉反而想要向女孩证明:“美,不只有一种”。她不是照片塑造出的那样得天独厚——既纤细又有丰满的胸部。

在受访时坦言,过去不论是拍摄广告、杂志封面,都有被后制过的经验,使她想要为自己的身体做主的念头益发强烈,因此和广告商表明代言的态度,条件就是要求对方不要修图,“我可以拍摄上空照片,只要你不要作任何改变或修饰。”

玛丹娜:这就是我 56 岁的老臀

不如男人的魅力被认为越陈越香,女人超过一定的年纪时,却被视为美好已过了赏味期,她们的容貌与身体不再被认为是可以被欲望的,不具有性吸引力的老女人以不符合刻板印象的行为试图攫取大众的目光时,下场总是惨不忍睹。

所以年龄歧视往往伴随着性别歧视而来。当玛丹娜在57届葛莱美奖上,穿上渔网丁字裤露臀装时,媒体标题纷纷以“不舒服”与“恐怖”来攻击她,让玛丹娜在接受《滚石》杂志专访时,理直气壮地点出女人老去后的忐忑:“那就是 56 岁屁股看起来的样子,王八蛋!”

“每个人都用年龄来批判我,我直到现在还是不懂为什么?”她表示经过多年的人权历程,现在没有人敢公开对黑人或同志发表诋毁言论,但每个人都可以随意揶揄她的年纪,让她不解地质问:“为什么这可以被接受?”

玛丹娜指出,年龄歧视是当今唯一仍被大众漠视的行为,更无奈的是“只有女性会被攻击”;她认为大部分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自限地依照社会期待行事,但玛丹娜仍坚持:“但我不遵守规则,过去不会,现在也没打算开始!”

玛丹娜过去惊世骇俗的带动了当今的潮流,她也细数了自己的过去:“过去我拍摄情色写真,人们觉得我行为超常。而我在 MTV 奬表演《Like a Virgin》,大胆露出臀部,人们觉得是丑闻。但这些行为如今都是稀松平常。所以,如果我不得不充当一个为女性敞开大门的先驱角色,让她们相信即便到了五六十岁,也依然可以像 20 岁那样性感和美丽,那这个角色我当定了。”

女神当道,女人的美貌被视为一种流通的货币,脸蛋与身材便是她的最大资产。男人的灼灼目光指挥着女人应该具备的姿容体态,女人必须不惜代价将自己塞入那华麗而疼痛的标准里:在烈阳下还拿着小外套计较露出的肌肤、在镜子前对着横生的肉指指点点、每隔个几天,就要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多余的毛发、抗老产品在 25 岁以后就是周年庆该注意的焦点⋯⋯对自己松懈的女人,好似就对人生的价值不负责任。

但在这个女神泛滥的时代,我们其实还丧失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可能性。女神可以不只是静态的被观赏、不合标准时又直接被推落神坛。就像克罗伊、绮拉、玛丹娜,女人也可以穿梭于天上人间的女神规则,不想在这样身体等同价值的世界里,去做一个忠于自我的女神,一再地颠覆、突破那些完美的想像,倔强地露出自己的身体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