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里约奥运正式展开,在众星云集的运动员身影里,有位娇小的身子特别引人注目。她肌肉线条分明、小麦色肌肤、跃起身子来脸上的皱纹比同期赛事选手更明显。今年 41 岁的 Oksana Chusovitina,曾因儿子的医药费让自己高龄参赛,如今站在运动场上,她撕去母亲妻子的标签,只为自己跳跃。(推荐阅读:
 

Oksana Chusovitina,将在这一届里约奥运创下纪录。她是奥林匹克女子竞技体操项目有史以来年纪最大的参赛者,也是极少数成为母亲后选择返回运动的选手。

索维金娜(Chusovitina)今年 41 岁,代表乌兹别克参赛的她今年第七度参加奥运,媒体戏称对体坛来说她的身体状态已经是“阿嬷级”,许多人问索维金娜为什么过了“金华年龄”后仍要参加奥运, 2008 年她的答案,是儿子。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索维金娜的儿子患有白血病,治疗需要庞大的医药费,于是索维金娜持续锻炼自己的身体——一个身为母亲的身体,一个运动员的身体。

索维金娜年过三十仍继续出战,2008 年京奥代表德国以 33 岁之龄获得跳马银牌成一时佳话;2012 年,索维金娜在比赛中拿下第五名,但是在现场她赢得的掌声却胜过表现亮眼的罗马尼亚女孩 Izbasa。人们起身为这位妈妈鼓掌,为人抵抗岁月的意志鼓掌,为一位永不放弃的体操选手。

当时,索维金娜成为奥运场上最感人的母亲,2014 年儿子的病痊愈后,她决定回到运动场上兑现自己的承诺:“当我要结束职业生涯时,我会回到起点。”

2016 年人们再次问你为什么回来?索维金娜这次的答案,是自己,她要为自己重返运动场。这个起点,就是奥运,索维金娜在这里走了四分之一个世纪。

来到奥运场上,放眼望去参与女子竞技体操项目的平均年岁足足小了索维金娜三倍,远远望去,她与活力四射的年轻人无异。参加体操的年轻女孩习惯画上华丽的眼妆,绑上黄色发带,近着看只有索维金娜一脸素净佐以俐落短发,她脸上有时间的刻痕,臂上线条则是岁月送给她努力的勋章。

她一踏进里约,不少人好奇,索维金娜站在这些青春的肉体旁却丝毫不显老态,她由内而外散发的壮志究竟从何而来,索维金娜说:“在运动场上的所有疼痛都无法使我痛苦,唯一艰难的是,我要等待下一次训练到来的那段时间。”热爱这项运动,我喜欢训练,我渴望训练,索维金娜这么说着,她的眼神里有那个二十年华刚步入运动界的少女姿态。(同场加映:

当美联社记者采访索维金娜对自己的年纪有什么看法?

她只是这么说:“只要站在台上,无论你 16 岁或是 40 岁,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你必须走出去、像你练习过无数次的那样,接着,你跳跃起来。”

一直以来体操圈都以青春活力的身体着称,对他们来说,年龄是道难以跨越的门槛,索维金娜是个美好的例外。只要站上台,你的年纪就无用了,你的青春美貌也不必谈,你不是谁的妻子、谁的母亲,就是一位倚靠实力与精密锻炼的运动员。

今年,索维金娜褪去母亲身份与标签,再次飞跃起来,这一役,她只为自己而战。

Oksana Chusovitina 在运动场上留下的身影


Oksana Chusovitina VT Goodwill Games EF 1990


Oksana Chusovitina Vault EF World Championships 2003


Oksana Chusovitina  Olympic 2004


 


Oksana Chusovitina London Olympic 2004


Oksana Chusovitina (UZB)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