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为你点歌第十五回,点曹格的《掌纹》,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却后悔没有好好珍惜他在生命里的缘份吗?在今天晚上,渴望你保留一段时间给自己,为自己放一首歌。(同场加映:

给海苔熊:

曾经,我们也是那样的轰轰烈烈、义无反顾的爱着、拉扯、固执。

这首歌,直到你的离开,都不曾出现在音乐歌单,甚至唱 KTV 的时候也不允许出现的。因为那段,与你,太深刻至于太伤。现在的我,是我们,都往前走了。 但在我心中的小小世界里,你,是我心中无限却回不去的遗憾。谢谢海苔熊,谢谢你让我不要害怕前进寻找,感情的世界里本来就会失败会跌倒,而重来的力量,远比我们想像的更好。

──格鲁熊(点播日期2016/2/26)

亲爱的格鲁熊:

“我不信命  我信爱情是没有理由  悲欢的注定在我的掌纹中你在那里 如此的清晰”

藉着你的点播,我揪着沈重的心去看了曹格的《掌纹》MV,虽然剧情有点瞎,但的确是一段错过,就难以挽回的经历。有些时候,我们越是想保护一个人,伤害他越深,并不是因为我们不懂爱,而是因为不懂什么是他所要的爱(Chapman,1998),就像MV里的男主角,用尽全力却换来失去,最后只能在孤独里面,用懊悔和罪恶感把自己包裹成一个茧,等待岁月的风把自己给凋零。(同场加映:写在黄晓明与 Angelababy 世纪婚礼后:结婚,到底要保护什么?

有时候爱很辛苦,但很值得

“你要如何丈量,一年的52万5千6百分钟?分享爱,给予爱,散播爱,生命要用爱来丈量。”──Jonathan Larson《吉屋出租》(Rent)

从你短短的文字里面,我读到的是很多的不舍与怀念,感情里面很吊诡的是,往往投入的越深,伤得也越重,但如果你因为害怕受伤而多有保留,那么你留给焦虑的空间恐怕会比留给爱的还多。(推荐给你:给自己一个机会,再次相信爱

情绪焦点取向(Emotionally Focused Therapy,简称EFT)的伴侣治疗创始人Sue Johnson回顾了过去的许多研究发现,我们的大脑功能当中最重要的是“与人连结”(Johnson,2014),因为连结了彼此,有情绪的流动,有缘份的牵动,生命也有了意义。

当缘份瞬陨

但有些时候,缘份终结得太快太仓促,像是流星一样瞬间陨落,快到我们措手不及,又要如何去面对这样的失落?

我想跟你分享一个故事,大学时代的一位朋友飞比,她爱情长跑了好多年,毕业后跟她的未婚夫一起到美国西岸读研究所,没想到他一直隐瞒自己忧郁的病情(是的,有些时候忧郁是“看不出来的”,即便飞比也是心理系的学生亦然),在一次期刊被退稿的打击的促发下,在家里的厕所仰药自杀了。飞比的痛苦是我难以想像的,但根据Holmes与Rahe(1967)编纂的生活再适应量表,“丧偶”的压力指数是第一名(100分),所以她几乎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每周到精神科拿药稳定情绪,也接受了将近一年的心理谘商(延伸阅读:九张图卡带你看忧郁症的常见迷思)。

“最难熬的不是他走了这件事情本身,而是他的走让我意识到命的无常,很多原先预想的美好都可能瞬间就崩盘。而且,我其实也很不解,甚至有些愤怒,为什么他要隐瞒自己忧郁的状况?”多年后她回到台湾,坐在一中街的 the balcone café,舔着嘴唇上的冰淇淋说。

“会不会他的隐瞒,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妳担心?”我说,窗外露台上一只橘色的猫咪优雅地走过。

“或者,是因为他怕说了,我会离开他,所以他不敢把自己的不好,呈现给我知道。毕竟他虽然三十多岁了,还像是小男孩一般黏人。真是大笨蛋!他不说我才更难过。”她说,眼眶红了,但又有些欣慰地笑了。我问她,这些日子她都怎么度过,橘猫看似在露台找到一个舒适的位子,把双手折起来,圆圆的脸放上去,轻轻地摇着尾巴末端。

“你也知道,悲伤总是这样的,一开始逞强当做没事,后来就陷进去了(李秉伦、黄光国与夏允中,2015林绮云,2005)。不断地写信,听他爱听的歌,用他的手机发讯息给自己,浸泡在哀伤里面一年多。曾经我也想过这样真的好吗,一直颓废下去可以吗?但走过之后发现,当你终于可以去面对那个哀伤,那哀伤本身也会给你力量。

如果有些遗憾无法挽回

“春去春又回我走过的孤独很黑  难忘那一刻你走进生命的瞬间”

缘份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一部分是不可控的(缘),却也有另一部分是可以控制的(份)(徐欣萍,2012)。徐欣萍与黄光国(2013)指出,倘若我们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做满”,可能产生后悔和罪恶感;但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已经努力过了,就会觉得感恩,并愿意尝试再爱的可能。就像你文字里提到的,对于这段逝去的感情,有很多的不舍、后悔,甚至一开始不敢碰触,但后来渐渐释怀,毕竟已经尽了本分,剩下的就交给缘份。(偷偷推荐给你:缘份让我们遇见,缘份让我们离开彼此

“不管你拥有什么样的真理都无法治愈失去所爱的哀伤,我们只有走过那哀伤才能度过那哀伤。”──村上春树 《挪威的森林》

当我们还无法接受命运,无法接受一个人的离开是如此骤然,生气与愤恨就会在心里扩展(徐欣萍、黄光国,2013)。就像飞比的故事,错愕与逃避是必经的过程,但当你终于允许自己在KTV点播这首歌,你也开始面对这一段失落在你生命里的份量。

然后再跌倒之后,找到重来的力量。

海苔熊

注解

唉由尾呀,有人写信来问还有收点播吗?怎么我点的没出现?实不相瞒因为点播实在太踊跃了,所以现在才播到2月,没意外的话会照点播顺序播出(不过如果你点播文字内容太少,可能就没有办法回应啰~),最近点播的朋友请再等一等,我猜大约年底就会播出了(被揍飞)!好啦如果你有很急的问题还是可以私下写信给敝熊(虽然我不见得能帮上忙),但如果你想要让你的故事有一个记录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很棒的空间(有点像是时空包裹)。一段时间后再回来看你的点播,或许就会有不同的收获。(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