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的生活叫做幸福?韩良露用明代文人李渔的人生智慧告诉读者,幸福不在物质、不在旅行,而在自己的生活中安眠、洗浴,安在当下,那就是一种幸福。因为幸福不在外求,而贵乎心定。(同场加映:

文 / 韩良露

执笔写此篇时,我刚从义大利旅行近一个月返台,踏进家中第一个感觉就是回家真乐。旅行难道不乐?人到中年后,才明白旅行“Travel”此语的拉丁文字根之意为“受苦”。

但人为什么要旅行?因为旅行会让人兴奋,可以增广见闻,可以丰富生活,旅行中看美景吃美食都是美事,却未必全是乐事,因为旅行很累,人只要累,就很难享受简单的行乐。(推荐阅读:

李渔写作《闲情偶寄》时,已过半百之年,何谓人生乐事? 如何行乐? 李渔早已识得其中况味,谈行乐特别有味。

李渔在“贵人行乐之法”中说道:“乐不在外而在心。心以为乐,则是境皆乐;心以为苦,则无境不苦。”

李渔认为最难行乐的是富人。一般人或多以为富人钱多买快乐也易,偏不知快乐最难买到,否则为何富人要一买再买?买得珠宝、华厦、美人,还要继续买别人的肯定与羡慕,但最终买到了快乐了吗?富人行乐难,若要行乐,李渔劝其“多分则难,少敛则易”。少敛心思平,心思平才有行乐的余地。

世以为穷人百事哀,其实不然,穷人最哀之事就是没钱,没有比没钱更大的烦恼了。穷人生病,不会哀声叹气、自怨自艾,只会想赶紧好起来去养家活口,穷人有时反而比富人更懂苦中作乐之道。李渔建议穷人行乐之祕方亦在退一步法,不要往上比,人比人气死人。(你会喜欢:

不管是贵人、富人、穷人,世间亦有随时即景就事之行乐,是为简单行乐。不过是睡或沐浴之事,此等生活日常事中有大乐亦有小乐,贵富穷者若有乐心,皆可得之,若心不懂其乐,皆为不得不为之烦杂,如何识得简单行乐况味,就在把心打开,心打开了就开心,开心当然乐啊!

关于睡之乐,李渔写道:“养生之诀,当以善睡居先。睡能还精,睡能养气,睡能健脾益胃,睡能坚骨壮筋。”

在我过中年之后,从亲身经验中引为至理。年轻时不会懂得睡能还精养气之理,常常拖着身子熬夜不睡也不想睡,现在每天劳形役神,最盼就是一天下来上床好睡一场。(推荐给你:

我常觉得自己是好命好睡之人,头一放在枕头上,通常十分钟内(会稍微想一下一天的心事),一定能入睡,但一年之中也偶尔会有三、四次不容易入眠之夜,那一定是有难解的俗事,这等让我不好睡的事,我一定会立即置之脑后或放下牵挂或化解其烦。总之,我绝不能接受不能好睡之事,但我也认识经常失眠或夜夜吃安眠药这样的人;这些人不管外表是否快乐,心一定是不懂放下之乐的。

我绝不控制睡眠时间,但我关心睡眠品质,当我睁开眼时觉得浑身轻盈、神清气爽又有幸福感时就是睡够了;如果还感到消沉困怠不太想睁眼,那我一定就继续睡,等睡够了再清醒。身边亦有些十分努力上进的社会贤达贵人,其中不少规定自己每天只能睡四五小时,奉行这种省时间赚人生的成功习惯者也确实成功了,但这些人却绝少容光焕发、面带幸福笑意者,大多看来有些忧郁沉重,我偶尔问他们,你们快乐吗?当然从未有人予我肯定答覆。(同场加映:

 

 

李渔谈睡中三味,最妙者在不可“有心觅睡,觅睡得睡,其为睡也不甜。必先处于有事,事未毕而忽倦,睡乡之民自来招我”。

 

这种看书、看电视、听音乐到了一半,忽然困极,不管人在何方,脑子陷入昏沉,忽然睡去,往往陷入极黑甜之睡乡,即使有时只睡不到十分钟,醒来时嘴边竟然睡沉到流了口水,这样的倦极而睡,是最美妙的睡,睡的不只是眼,连心都睡了啊!

睡是人生一大乐事,但往往能过简单生活的人才睡得好,此为天官赐福,睡龙床、黄金床的人,未必比睡稻草铺着睡得好。人若有烦恼一定睡不好,能睡是福人,福气在心宽、心闲、心静、心安也。

李渔也谈到沐浴之乐,沐浴可当大事看。远古人类祭天拜神一定得斋戒沐浴以示神圣尊重,此乃恢复人之处子出生之境,但如今沐浴也被看作日常之事,每天洗澡惯了,就忘了净身不只净感官之身,也净心灵之身。

我是个极爱沐浴之人,盛夏之月,一天最少沐浴三次,晨起梳洗、午后冲凉、睡前静浴,洗得心平气和、心静理明。我常言:如果想做什么事但悬而未决时,就先去冲个澡,冲澡后换上睡衣,还想做的事才可当真考虑,否则就罢了吧!(推荐给你:

俄国大文学家杜斯妥也夫斯基关于沐浴的名言:“好好洗一顿热水澡的道德疗效比上教堂还有用。” 

沐浴不管是凉水或热水,洗的不只是肉身,更洗涤了心灵。人若沾染太多世俗与心灵的尘垢,必然无法行乐,好好洗澡,洗肉身也洗心,洗心干净了,自然就懂得简单行乐之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