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罗马的新任市长,是政治素人 Virginia Raggi,她是罗马第一位女市长,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长。而当媒体纷纷称她美女律师与美女市长之际,我们想说她的故事,也想问为何女人被称“正妹”,才有曝光的媒体价值?(同场加映:

建城已有近 2800 年历史的罗马,于 6/20 迎来他们的第一位女市长。她是 37 岁的女律师,来自新兴政党五星运动党(5 star movement),她的名字是拉吉 Virginia Raggi.

拉吉以 67.2% 的选票,赢过执政党民主党的候选人,获得压倒性胜利。拉吉是罗马首位女市长,也是最年轻的市长,她是一位七岁男孩 Matteo 的母亲,同时她更是难得一见的政治素人,三年市议会议员的经验,下一站她将挑战百废待举的罗马城。

她誓言整顿罗马,整建基础建设、消除贪腐陋习、重建运输系统、增加自行车道,一改罗马“黑帮城市”与市容混乱恶名,将罗马打造成可以正常运作并更具环保意识的城市。

“这么美的市长,我们也想要”背后的隐藏叙事

当选之后,拉吉在五星运动党的部落格上写下,“我想说的第一件事,就是罗马终于有了第一任女市长。我们必须承认,在罗马,平等的机会依然是遥远梦想。”她说自己参选的理由非常简单,身为一个母亲,她希望为孩子改变这个长年残破不堪的城市。

而台湾不少媒体于第一时间报导,称贺“美女律师”成了罗马首位女市长,描述她的深邃五官与乌黑长发,而乡民纷纷留言“真的好美”、“这么美的市长我们也想要”。(同场思考:

我忍不住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习惯了女性必然要是正妹、必然要露奶、必然有丑闻才有吸睛的媒体价值?世界对女性样貌与身体的追逐与崇拜,是不是失衡的大过于她做的事,以及她到底是谁?

漂亮到失去说服力?世界要有更多多元的女性故事

我想起两年前,当乔治克隆尼宣布订婚,背后几乎隐形的艾默·阿拉穆丁 Amal Alamuddin。除了是“乔治克隆尼准太太”之外,多数人不在意她到底是谁。可是她有名字,她不只是美艳的人权律师,她不只是谁的准太太,她是艾默·阿拉穆丁 Amal Alamuddin。(推荐给你:

我也记得莎莉赛隆接受采访时,提到被认定是美女让她经常难以接到深度角色,人们会认为她“漂亮到毫无说服力”。因此出演《女魔头》时,她卯起来刻意增胖扮丑,人们不再认得那是昔日美艳的莎莉赛隆,她才因而获得演技派的肯认,拿下奥斯卡影后。

美女一词是从什么时候让女人反感的呢?或许是被贴上“美女”标签以后,所作所为于是都有了“因为你是美女呀”的归因隐喻,你总是必须极力证明,自己拥有的更多,自己能做的更多。

而你多麽无奈,人们对女人的想像单一得可怜,正妹与美女是最常见的指涉,你翻开报章杂志,看见很单薄的女性角色,美女、太太、母亲,即便职业有别,经常免不了前头加注的那一口“正妹”盛赞。

于是她们成了一个个扁平的正妹创业家、正妹插画家、正妹厨师、正妹主播、正妹市长,暗示她们的外貌价值比社会价值更重要。她先被认可是一个正妹,接着才来谈她作为市长的种种举措。(同场加映:

告别身/心二元对立的圈套

如果我们回过头仔细想,也会发现当我们越是极力否认美女一词,越是认真强调内在之重要,越会让“外在美”与“内在美”形同势不两立,让象征阳性的“心”位阶再次优于象征阴性的“身体”位阶,落入“崇阳贬阴”的反覆循环这也是父权社会身/心二元对立的长年圈套,让我们的攻击与反思始终偏离焦点,让女人只能在身或心选边站,巩固各自的阵营。

那么当我们厌弃持续出现的美女标签,又不愿大谈“内在美更重要”之余,还可以做些什么?

我们能做的是更经常的去说,更多元的去说,更加自我警惕的去说,人始终是更丰富的,不单只是几个单薄的标签。直至有一天,女性的更多模样能够被清晰地看见,无论美与不美。(同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