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还是英雄生乱世?徐浩峰拍女人的白肉旗袍,男人的刀光西装,一抹刀劈开世道。什么是道。回到《师父》这个字看起吧,世上所谓的真功夫并不深奥,唯有“用心”而已。(推荐阅读:

 

我一直觉得很难跟外国朋友说明什么叫做“师父”一词,什么叫做门派,还有门派里面一个又一个规矩。

“师父”一词,既不是如英文“teacher”(老师)如此简单,也不是单单“master”(专家)一词所能涵盖。师父的意涵复杂得多,但追根究底,其实所谓的门派、所谓的师父,所重,都是重在“传承”二字,传技艺于后世,承一门之兴衰。

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也。”,“传”之一字,一点都不难,有大把大把的人会争着当老师。但真正难的是在于“承”,这是必须肩起一个门派的过去与未来,是重担,也是一种责任。所以学生易找,徒弟难寻。要想成为传人,看个性、看资质、看人品,也看机运。

这也是为何许多武功始终是秘传。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而功夫又是一个难练而易破的东西,培养一个传人需要一代的时间,但杀一个人,却只要一瞬间。于是为了让一脉能够传承下去,门派里延伸出了许多规矩,也就是一门的门规。但如同任何好的东西经过时间后往往都会腐败,即便是罐头也有保存期限,食物会变质、房屋会塌陷、规矩,也会跟着变调。于是门规多了“潜规则”,真功夫变成“留一手”,当功夫变成表演,门派成为门面的时候,“师父”一词,也就成了笑话。

而这正是一个叙述真功夫与假功夫并存,但在层层规矩下,真不如假,面子成为里子的故事。

主角陈师傅从广东一路来到天津,带着一身功夫,想要彰显其门派,南拳北传,适逢民国初年,国风尚武,官方也重武,奖励之下,民间纷纷开立武馆,一时间,小小的天津竟有一十九个不同的门派林立。但中华民国不愧是一脉相传,所谓的官方鼓励,往往也就是做做样子,一世纪前是如此,一世纪后也是如此。上行而下效,一十九家武馆声威显赫,排场惊人,兵器场地一应俱全,但唯独没有传授真功夫。

而陈师傅很快就发现原来天津水太深,虽然天津九条江,条条连通,但想在这里开间武馆,却也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天津人排外,外人想要在此扎根必须打过八家武馆才能开业,但是天津人又重面子,不愿意承认他们会被外乡人打败,于是一旦有人真的能够打赢八家武馆的时候,天津人会联手请出一名高手,私底下废了对方。此时陈师傅遇上天津颇负盛名的郑师傅,郑师傅感叹世间武馆都已不教真功夫,他觉得陈师傅身手相当不错,想要透过陈师傅这个外人来改变天津的武馆生态,两人一拍即合,联手演出一场瞒天大戏。

戏路大概是如此的:陈师傅必须先在天津娶妻安住,并且收一名徒弟,将一身武功尽数传给该名徒弟。徒弟会代表陈师傅挑战天津八家武馆,而一旦徒弟成功踢馆之后,天津武行会联手请出一名高手,也就是郑师傅,出手废了这名徒弟。能打赢八家武馆,表示陈师傅所教授的咏春拳底蕴深厚,而该名徒弟被废了,天津人面子也保住了。所以陈师傅得以在天津开设武馆。

听起来是一个相当古怪且迂回的逻辑。任何一个正常人听完大概也被这些弯弯曲曲的逻辑给转得晕了,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但身在当下的那些人却觉得无比正常,彷佛就跟太阳每天早上会从东边升起一样自然。而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打了个寒颤,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许多时候我们用一些手段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但时间久了,手段却变成了目的。我们习以为成的自然,对外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荒谬?这世道难道不是真不如假?真功夫,真的人有会珍惜吗?(同场加映:

我们被一层又一层的规矩给束缚住,框架外头仍有框架,层层叠叠,无穷无尽。见叶而知秋,这武林其实就是社会的缩影,我们勾心斗角、机关算尽,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刀光剑影,但私底下的暗流汹涌,丝毫不亚于这座武林。我们好大喜功,用浮华堆起一个盛世,浮夸得到赞赏,谎言得到崇拜,只要演得够好,演得够真,谁管里面到底是不是真东西,反正热闹就好,谁管这一切能够撑多久。而在一片繁华盛世的帷幕底下,却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然而一片虚假之中最怕的就是真情,机关算尽的陈师傅没想到最后却遇上了一个好妻子,也教到了一个好徒弟。他再也无法冷眼旁观。终于付出了自己的真情,一人独挑整个天津武林,最后一场巷战精彩绝伦,武功本是纤毫之争,陈师傅最终还是用真功夫狠狠的打了天津武林一个巴掌。只是层层规矩之下,真功夫也是无用武之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身手,也打不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而人活在世,又上哪去寻找真正的自由和超脱?又在何时,一次又一次挥舞的刀刃才能斩断一切的拘束呢?(推荐阅读:

其实世上本无层层规矩,而真功夫其实并不难寻。武术想要拾阶往上,需要的是无比的耐心与毅力,而往往所谓的真功夫只是中间转折的一个道理而已,说出来并不高深,但要做到却不容易,而一旦你知道了这个道理之后,你也会觉得这东西其实并不困难,只是你知道之前怎么也想不到而已。

而一层一层往上,一次一次累积,对武术的体会才能慢慢地深入,对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加的瞭解,其实世上所谓的真功夫并不深奥,唯有“用心”而已。只是我们的社会再也没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心而已。

人生在世,有所不为,但也应当有所为。或许有一天我会成为师父,也或许有一天我会有敌人,而“留一手”从来不会是我的选项。人总有比较,也总会有敌人,我只愿我是凭真功夫,而不是靠着藏藏躲躲去超越别人,既便有一天我败了,至少也走得比较长久。

大道茫茫,我宁愿求上得中,而不愿求中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