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陌生的城市里,我们总在寻找那一隅名为“家”的熟悉角落。作者 Winnie 在新加坡工作时,看见海外台湾人绵密的思念,我们对这块土地有失望,正是因为我们有爱。(延伸阅读:【女人迷独家】“搭建年轻人的舞台,是回家最快的路”蔡英文给台湾问题的五个解方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哼起了这首歌,来到新加坡以后,意外的发现,有不少的台湾女生嫁来新加坡,每一次听到对方说:“其实我也很想家,不过,因为我已经结婚啦,嫁给新加坡人,于是就留下来了。”内心就会油然而生一股佩服,是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人和熟悉的城市,来到未知的地方,不知道将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事物,只因为相信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好阵子没有回台湾,想要整理自己的一头乱发,所以在网路上找到了一个台湾的发型师,说也是奇怪,其实也没有办法确定,台湾的发型师就会比较好,却因为对方是台湾人,就莫名的感到放心,这应该也算是在海外生活的一种吊诡吧,人不亲土亲,从同一个地方来,好像就是多了没来由的信任感。

进到店里,有一种回到台湾的感觉,她手上正在做头发的客人,也是台湾人,一边做着头发,聊的是台湾最新的偶像剧,说的是带着台湾腔的国语,一边等待着一边滑着手机,听着她们聊一些新加坡的现象,有的是觉得稀奇,有的是不可思议,我止不住上扬的嘴角,有的话题,偷偷的在心里面用力的点头赞同,没有对错,只是一种来自相同文化的共同观点,而光是这样,让我更是感到亲切。(推荐阅读:《湾生回家》:一条回不了家的路,在台日历史中被遗忘的异邦人

她跟我分享着,那个客人也是嫁过来新加坡的,等等还有一个预约的客人,是下个星期准备要结婚,我微微的惊讶,没想到剪个头发就可以遇见三个嫁到新加坡的女生,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她:“怎么会嫁来新加坡?觉得好勇敢喔…”她笑了笑说:“其实一开始,也没有觉得会就这样嫁给这个男朋友的,可是就走到这一步了!”

我笑了,跟她说:“我也有几个认识的朋友嫁到新加坡,我都觉得好神奇,缘分就这样牵起来了,明明就是离得很远的两个地方啊!”她的手没有停下来一边跟我说:“就我老公来台湾玩,刚好有认识的朋友介绍,就认识了,也没有想到就这样嫁过来了。”我开玩笑的说:“我朋友也是因为她老公到台湾玩的时候认识的,新加坡男生到台湾玩都可以认识美丽的老婆耶,真好!”然后我们透过镜子相视而笑。

忽然想到前阵子和学校蔡老师的对话,蔡老师嫁来新加坡几十年了,每次介绍自己,她还是说她自己是台湾人,就算有家庭在这里,对她来说,只有台湾是家!(同场加映:【一首诗一种记忆】在世界尽头,想念等你回家的人

觉得这是属于台湾人的一种归属感,之前回台湾时,也有朋友问过我:“为什么明明觉得外国的环境比较好,你们还是要回来?我有很多的朋友也是这样。”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念头,但是即使你在台湾生活,总是会忍不住跟着骂几句,生活啊、电视新闻啊、工作啊,感觉狗屁拉杂的一堆,但是当你离开了,就是会想念,想念那些曾经日复一日的一切。

所以当蔡老师问我说:“真的要回去了啊?”我笑笑的说:“是吧,当然也犹豫过,不过朋友问我说,赚到了钱,但是错过了人生中其他的东西,真的没关系吗?”蔡老师听了,哑然失笑:“是啊,真的,会错过很多的东西,像我只陪我妈妈到18岁而已,来到这里,也没有自己的喜好了,朋友亲戚也随着时间不再那么亲密,很多东西错过了,就没有了,我真的失去了很多。”

问她:“再来一次,你还愿意吗?”她摇摇头说:“不要了,再爱也不要了,失去太多了,安哥有问我说后悔吗?我跟他说有一点点。”我看见她眼睛红了,不知不觉也跟着鼻酸了起来。

想起有一次她跟我说,安哥要她常常回台湾看看,毕竟父母年迈了,多看一次,就少一次了,错过的时光、记忆,是回不来的,有形的,看得见,但是无形的,在心里,才是更加沉重的分量,于是,都是选择啊。都是取和舍之间。

我半开玩笑的说:“跟安哥说,你前半生都陪他到这里生活了,接下来要换他跟你一起回去生活。”她叹了口气说:“是啊…。”然后我们笑着说,我先一步回台湾,等她过几年退休,我们就可以在台湾相遇了,她说,还要再等几年,等她的孩子们都娶妻生子了,再回去,我笑她说,劳碌命,儿孙自有儿孙福,她笑着摇摇头,我想这就是妈妈吧!不管孩子几岁,终究还是孩子,没办法放下,我们两个沉默了下,她拍拍我的肩对我说:“决定了自己要什么就好!”想好什么是值得的,就没有什么可惜的!

说得也是啊,值得或不值得,有时候是需要时间走过,我们才会知道的。

那天在电梯里面遇到一个小女孩,她说着字正腔圆的华语,爸妈有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笑着听她分享着天马行空的对话,我一边解着耳机的线,假装专注,但其实不断侧耳倾听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淡淡的微笑,一早上的心情都暖了起来,一直到出了电梯我还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他们看起来幸福的样子,然后我问我自己,如果我遇见那样一个人,我真的能够像身边的这些女孩一样,如此勇敢,为爱出走吗?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像蒲公英,风吹到哪里,就可以落地生根,然后到了哪,就可以成家,有自己爱的那个人,就是家,但是,当有点年纪之后,好像就成了树,告诉自己,要找根,就算曾经只是大树茂密枝叶中的其中一个枝枒,还是想要落叶归根,才有归属感,没有是非对错,只是时间给我们的课题,总是要经历过才懂。

哼着这首歌,我忽然理解了那样的勇敢。

为你 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覆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 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 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 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 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