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 写下在纽约的工作笔记,团队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夥伴,难免有因外表、肤色质疑彼此的时候。在工作环境里,要保持本心是难事,不因人废言、不以外在条件判定能力,是每个人都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职场心诀!(推荐阅读:

很多人对于美国的第一个不好的印象,或许就是“种族歧视”。不管是对于亚洲人的霸凌,或者是对于黑人族群的鄙视,再甚至对于拉丁美洲人的排挤,这些对于少数族群的压迫,多多少少造成了我们心理上的一些阴影。

美国毕竟是一个由白人男性所组成的社会,身为一个少数民族,你要在职场上能够被接受,其实只有两个方法;第一,你的聪明才智或者做事能力比他们好,让他们心服口服;或者,你跟他们的生活完全隔离,他们感受不到威胁,两者相敬如冰,互不招惹。

但其实在这里待久了,尤其是从学生身分一直到全职工作的上班族,你会发现其实大多数的美国人对于少数民族多半还是相当友善,只要你愿意融入他们的生活,学会不要害羞,基本上你是可以交到很多当地的好朋友。但是我却发现有很多的人,把工作上的争执或者生活上的挫折,通通推给“种族歧视”,这点我就相当不能够接受。(延伸阅读:

说也巧,我在美国换了这么多份工作,唯三个遭人排挤或者厌恶的主管。居然都是亚洲人,无一例外。

其中一位主管来自香港,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但却情绪控管不佳,不仅时常对着下属吼叫,有时甚至会对同阶级的主管发生争执;到了 Project 的后半段,整个团队的气氛变得相当诡谲,我往往变成了主管们之间的传声筒,因为主管们已经打死不相往来,气到互不联络。

另一位主管则是标准的 ABC。照理来说 ABC 对于融入美国职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他却喜欢口无遮拦,甚至时常自己跑去休假,把所有工作丢给下属去做。所以每当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几乎所有美国的同事们都开始骂声四起,把那位主管批评到体无完肤。

最后一位主管则是我在书中提到过的一位台资银行的主管。她一样不善经营人际关系,凡事用“骂”来对待下属,甚至去移动下属的电脑银幕角度好让她能够在座位上监控办公室里头“偷懒”的人。

我曾经一度很沮丧,因为每次私底下聚会的时候,同事们都会对那些主管们展开一系列的谩骂和嘲笑,虽然我知道他们没有针对某一个种族,但我却时常问自己,为什么待过了这么多间公司,永远就只有亚洲主管的行为这么不让人苟同?为什么白人主管就没有这些问题?

我也曾经在与同事聚会的时候帮我的那些亚洲主管们缓颊,说他们或许是来自于比较传统的亚洲家庭,所以比较有阶级的观念也比较不懂得如何管理;但我的美国朋友则是一再坚持他们的批评无关种族,因为他们身边有太多“正常”的亚洲朋友,亚洲主管的问题无关他们的种族,而是个人独特的行事作风。

其实观察了这么久,当然,每个人的行事作风跟种族没有绝对的关系,但跟从小到大的教育和学习绝对脱不了连结。

我发现大多数亚洲主管的问题,都不在做事能力,而是在人际关系的处理。或许是他们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在图书馆读书然后考取高分,我发现许多的亚洲主管非常不善于沟通,要不是独自一人埋头苦干然后发号施令要下属们闭上嘴巴无条件地听从,就是用了很多小聪明让自己看起来工作很勤奋,但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只是在推卸责任;我甚至还看过一个主管,他的工作效率很高,但却毫无社交能力,譬如说在餐厅吃饭时他往往是咀嚼声音最大引起侧目的那一位。(一起看看:芬兰教育这样改:愈多元、愈平等

我知道这些问题一定也会发生在其他的主管身上,但很遗憾的,在跟这么多的团队合作过之后,会引起下属们反弹的主管,清一色都是亚洲人。而我自己也是亚洲人,所以每当工作结束与同事聚会时,听到那些批评的声音我都会很难受,也会无意识地把那些批评凌驾在种族之上。

所以老话一句,要在职场上成为受到尊敬的上司,工作能力固然重要,学会如何“管理人才”才是一门最必要的学问。你的小聪明大家其实都看得很清楚,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吃高压式教育这一套。尤其在国外工作,你更必须要保持谦卑与不同文化的人相处。

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可以从小培养起的,如果我们不要把成绩凌驾于所有事情之上,而是多注重小孩子与其他朋友们之间的相处,或者多注重孩子们平日的礼仪,又或者减少打骂而增加沟通,让孩子们知道父母亲也不是永远都是对的,我相信是可以避免很多“恐龙主管”的诞生。

无论如何,我还是一直深信种族不是问题,你的个性和能力才决定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