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外,女主内,是传统对于工作的刻板分工方式。因为既有的分工方式,社会对于男性的职业往往有较高的期待,使得男性承载各种社会压力;相较之下,女性对于职业的选择可能可以较宽松,但女性若投入稳定的正式职业,往往会受到“内外夹攻”的局面,最近兴起的自由业风潮对于女性的影响,可能可以缓解这种困境,但女性被迫投入自由业的背后,可能值得我们深思。(同场加映:

只要曾历经找工作的阶段,可能或多或少有于正职或自由业间犹疑不定的经验,正职比较有保障,固定工时、工资,还有相关员工福利,但正职欠缺弹性,较难享有独立自主。自由业具高度弹性,工时、工资靠本事,虽然没有员工福利,但可以建立自我品牌,相对地风险也较高。

若以传统社会的期待观之,正职比较不会受到质疑,但自由业反而让人有高风险的不确定感,承受不少偏见。加上传统地位崇高且高薪的职位如法官、医生、执行长和高官等都是正职工作,更让自由业显得微不足道。

地下经济与性别刻板印象

若又以传统性别刻板印象观之,事实上男性在选择自由业时所受的压力明显较女性高出许多,为什么呢?这可能可以从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说起。

女性长期以来是所谓“地下经济”(灰色经济、非正式经济)的最大生产者,之所以称作地下经济,乃因这类“工作”不受法律规范,没有直接薪资给付,不被列为 GDP 的计算范围,但却有实质上的产出和劳动。地下经济最典型的范例即家务劳动,举凡育婴、打扫、孩童接送、安亲活动、煮饭,以及洗衣等,这些早期都被视为女性的责任,但却不被视为一份正式的“工作”。女性长期以来担任地下经济的生产者,却没有获得相当劳动的肯定或应有的薪资报酬,无法律保障,更不受到重视。男性主责外部的正职工作,女性负责内部的非正式工作,“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根深柢固。

“男主外,女兼内外”

慢慢地,当女性主义崛起,女性自主意识抬头,“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逐渐瓦解,女性开始向外产出劳动,与男性一同立足职场。但可惜的是,家务劳动没有因此平均分担于男性,或许是育婴制度不够性别友善,或许是传统观念没有矫正,女性必须同时在职场和家务劳动间取舍,社会对女性于家务劳动的期待仍未减少,女性来回奔波,最终成了“男主外,女兼内外”的现象。久而久之,女性“兼职”的形象也逐渐为人所习惯,脚踩高跟鞋,手抱婴儿成了女强人的代表形象,但男强人的形象依旧是西装笔挺,手拿公事包,家内的事原则上仍是女人的事。(推荐阅读:荷兰和台湾都一样!为什么女人总是要面临家庭和工作的选择题

根据美国自由职业者联盟和 Elance-oDesk 于 2014 年的研究,目前美国自由业(兼职)约占美国劳动市场的 34 %,而其中全职的自由业有53 %为女性。此外,国际自由业组织的一份以北美为中心研究报告更指出,自由业中的女性比例高达 71 %。有认为女性之所以较愿意投入自由业,除了上述原因外,还因传统雇佣劳动市场结构对女性较不友善,女性不论就工时、薪资弹性,以及升迁机会等都略逊男性。传统雇佣劳动市场结构由男性宰制,女性自三十岁起陷入职场与家庭的两难,自四十岁起面临玻璃天花板的阻碍,到了五十岁后,能力因外表不再光鲜亮丽而被忽视,最终无法与同年龄的男性平起平坐。(推荐阅读:给职业妇女一个爱的鼓励!家庭与事业兼顾的方法

女性在职业选择间似乎享有较多的自由

正也因女性从事自由业或兼职的形象较为人所接受,所以有较多女性愿意投入传统雇佣关系以外的就业市场。但反过来说,相较于女性,男性若欲投入自由业,所受到的社会期待和责难则是严厉而不合理。男性基于社会对性别刻板印象的期待,故承载着更重的职涯压力,不如女性可以在多份工作间追求平衡,建立自我品牌,较不会招来社会大众贬抑的眼光。尤其在当今新型网路创业、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等新经济模式兴盛的时代,男性若无一份正职,而是在多样微型创业间投入自由业,如当 Uber 司机并开 Airbnb 民宿,偶而当GoGoVan 机车快递,社会大众将以何种标准看待自由业的男性?

男性为本的劳动结构

虽说男性在遭受大众贬抑眼光的同时也沦为性别刻板印象的受害者,但事实上男性投入自由业之所以会感到压力,乃因自由业的男性选择低就而不符传统社会对男性的“高期待”。然而,女性若投入正职的就业市场,则是需面临“女兼内外”的左右夹攻,并身处不友善的传统雇佣结构。

说到底,事实上整个劳动标准还是以男性为中心。个别男性只是因不符整体男性劳动标准,所以遭到否定,但女性则是因无法融入男性构筑的父性劳动结构,较难爬到高阶职位,故而感到力不从心。女性在职业选择间享有的自由,究竟是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优势所造就,还是压迫的劳动结构环境使然?值得深思。

期待共享经济能成为翻转自由业性别印象的转捩点

在当今共享经济带起自由业、兼职等新型网路劳动模式的趋势下,有认为共享经济可以破坏式创新之姿,作为解构传统雇佣结构的工具,藉此协助女性爬升至金字塔顶端,翻转自由业和兼职的性别刻板印象,同时亦可解套自由业男性所受的性别歧视。

由于现今共享经济仍多位处法律的灰色地带,同样被视为地下经济,但当将来共享经济随着网路的普及而水涨船高,自由业的地位或许也能随之矫正。期待未来有一天,共享经济的合法化能连带促使大众正视地下经济的劳务付出,卸下家务劳动的廉价包袱,建构性别友善的劳动结构。(推荐阅读:男人?女人?谁来搞定家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