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奶酪陷阱》完结了,后头几集男主角刘正神隐,剧情发展惹来烂尾批评,我们却想再聊一聊这部让我们活得更贴近自己的韩剧。爱是什么呢?或许不见得有这么多梦幻的时刻,而是如刘正在最后一集说的“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那是多麽兴奋,又多麽可怕的事。”(同场加映:

“这世间没有所谓的正常,只有一千种疯狂的面貌。”若你是蝴蝶的书迷,铁定对这话不陌生。

不畏烂尾风声,我终究看完了热播韩剧《奶酪陷阱》结局。《奶酪陷阱》虽然十几集部分刘正戏份过少,可惜了这样复杂又单纯的独特角色,但结局倒是没有网路盛传的那样糟,整体来说,作品中对人性的刻划依然使我非常欣赏,不仅仅是主角而已。如果我可以穿越进去故事里,我很想把蝴蝶这句话,坚定温柔地告诉在故事中,在“关系”里挣扎、困惑,最后无力的他们。(推荐阅读:

没有所谓正常的人,没有理当如此的对待

“雪儿,我不奇怪啊。”刘正自语。

“我又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还想怎样?”分组报告中扯后腿的多英这么想。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们以前感情不是很好吗?”白仁荷崩溃大叫。

“笔记也不是妳的,借一下前辈会怎样?”笔记借不成,最后自己偷走笔记的尚哲学长理直气壮。

“到哪都有吴英坤那样的人,也有孙敏秀那样的同事,像尚哲学长那样占人便宜的⋯⋯”洪雪在毕业之后发觉,也只是再跨进了下一道门。

我们常有相同的期待,欣赏同一种善良好看的男女主角,喜欢同一种圆满的结局,觉得好人就该有善果、坏人得报应。我们好像觉得,我们付出了一些什么,应该就会得到某一些什么。比如我对对方好,对方就该对我好;我千拜托万拜托,有一点交情的你就该给我一些帮助;我做了一个同志广告,你就该称赞我,不称赞就算了,还要纠察?犯了错,应该就会得到惩罚;道了歉,就该被接受;受到了惩罚,付出了代价,也就不再愧疚。(推荐阅读:

心理学家保罗.布伦在 TED 的演讲“偏见可能是好事?”很有意思:偏见,其实来自于我们对人们的分类与标记,正因为有这些刻板印象、有内外团体之分,让我们能够在有限的讯息中,做出判断,做出合理的应对。因此重要的不是不去分类,而是在直觉、情感、本能之外,保有理智,自我限制,别因为偏见犯错。

理智能帮助我们跨越偏见,而好的爱会成为你的理智

《动物方城市》里头有一句话:“越是理解,越是与众不同。”尽管大部分的推断会是准确的,我们却必须时时提醒自己,永远有例外,永远有更细致的分类,永远有不一样的、超乎预期的存在。我指的不只是人,还有人对行为的反应。(同场推荐:

人性非常复杂,与人相处的我们,不能以为每一个行为都有相对应的、最合理正确的回应。我们可能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我们有一些普遍性,有像刘正那样的人、像雪儿这样的人,但在这样粗略的分类之下,还有更小的分类,更细的名目,最后其实,没有人相同。

“我践踏的是他们的心和感情。”刘正看着自己的爸爸,把雪儿的车祸说得简单,彷佛只是需要物质补偿就可以解决。于是,他终于明白自己以前看不到的问题。他曾高高在上,面上微笑、心中漠然的看着身边围绕着的卑劣鄙俗的人。

他看穿了他们的别有目的,看着他们犯错,看见他们尽是想占人便宜、不劳而获,却没看见他们做了不聪明的事的背后,那些或结结巴巴、或恼羞成怒的背后,也许隐藏着蹩脚的自我说服,和其后而来的罪恶感与羞惭;也许有着对家人的爱;也许也有对刘正的真心仰慕。(推荐给你:

提出“道德发展论”的柯尔伯格设计了这样的道德两难问题情境:

“在欧洲某地方,有一个妇人海太太,患了一种特别癌症,病情严重,生命危在旦夕。经医生诊断,只有一种药物可治,而该药只能在镇上某家药房买到。因为是独家生意,药房老板就把原价两百美元的药物,提高十倍,索价两千。海先生为太太久病,已用尽所有积蓄,四处求亲告友,也只能凑到半数。海先生恳求老板仁慈为怀,让他先付一千元取药,余款留下字据,俟后补足。老板不为所动,坚持一次付现。海先生绝望离去,在第二天夜里,他破窗潜入药房,偷走了药物,及时挽救妻子一命。你认为海先生这种作法对不对?”

你觉得药房老板“应该”要慈悲吗?你该坚持无论如何不能偷走不属于你的东西吗?或者你相信为了所爱的人,你本该不计一切?是啊,那不是作出卑鄙之事的藉口,而混杂着羞怒罪恶和理直气壮的道歉与请求,我们并不知道那有几分真心,然而我们也都可能为了某些事不惜代价,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

我们自以为的规则、自以为的理所当然、自以为的想当然耳,蛮横粗暴的抠刮着关系。

人性如此复杂。我们都有自己的疯狂、自己的野蛮、自己的奇怪,也可能有一天遇见了谁,想变得温柔、想对他好、想要他不难过、想要明白他、想被他理解,才恍然自己曾让偏见犯错,才忽然能够因着对于某人的爱,而同理别人。(同场加映:

 爱如奶酪般诱人,诱得我们走入艰苦的理解陷阱

《奶酪陷阱》结局拉到三年后,雪儿有这么一段自白:

“我依然生活在各种关系里,依然觉得这种关系很辛苦,但是早就没了那种激情,对每件事情都去在乎和烦恼。但是,一方面又觉得想去瞭解的人越来越少,我心中对于那种事情的热情也渐渐淡薄,感到有一种无奈。我为了瞭解一个人,是否曾经那么用心地去努力过呢?我认识学长到接受学长的时间⋯⋯也许学长需要的时间,比那还长。”

百度奶酪陷阱吧里 cjzywxi对于此剧的诠释 很贴切:“爱是奶酪,理解是陷阱。”

人这么难。

很多时候,我们连自己都不明白,要瞭解一个完全与你分离的、各自独立的个体,需要花费好大好大的力气,付出好久好久的时间,有些时候,我们累得想放弃。为了瞭解一个人,我们能努力到怎样的地步?有时候我在想,所谓天作之合和一见钟情,说不定,是他们曾经努力了好几辈子,才终于终于,能够理解彼此。(推荐阅读:

“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那是多麽兴奋,又多麽可怕的事。”

爱啊,是我们对望的时候,没人分神去看那盏一明一灭晃荡的路灯;是你忽明忽暗,我奋力想看清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