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布资讯的脸书,像是第一线言论战场,在这里我们可以有虚拟身份保护而口不择言,在这里媒体钻着漏洞操作议题、编撰故事,俨然,血淋淋的媒体现况都摊摆在这。如果你讨厌不实资讯,能不能不要吃媒体给的烂苹果?一起看看张宀谈网路言论。(延伸阅读:

希特勒着名的便是他那独裁的手段,大量屠杀犹太民族,利用舆论、毒气等等软性暴力的方式来进行他那惨无人道的统治,而他之所以能够做的如此彻底完美,对我来说大概是因为他畏惧了,畏惧的便是所谓的“自由”两字。

人皆生而平等,人权是每个人手中握有的基本盘,于是他畏惧自由与人权,所以做出如此极端的统治方式,那便是将自由封锁。

谈到放眼现在台湾的网路生态,其实严重来讲,过度的自由已经让我们耍着人权舆论,过度让言论放荡摇摆如残烛,危险的便是-人人都成为了希特勒。让饱含恶意的语言飞舞在网路里,独裁十分。(推荐阅读:

关于台湾网路现象之所以会如此病态,我们可以追溯的几个重点如下。

其一:超级企业结合媒体运作,利用大量的转贴文,或是低品质的文章,让资讯变相的封锁,豢养出一票阅读素质低下的我们。

又或是利用惊人喋血的题材来吸引,让人人变成在黑夜里嗜血的飞蚊。

新闻媒体已经失去该有的本质,报导真相的义务,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无限炒作名人八卦,或是活像百老汇般的政治生态,延伸到网路新闻之后便愈加失控。最重要的是,这些资讯快速到每分每秒都在更新,彷佛每天醒来,昨天令人发指的话题早已成为遥远的过去,我们都被培养的十分健忘。

其二:谈论到政府勾结媒体新闻,太多应该被知道的真相早已被以上众多无谓的新闻掩盖过去。

于是每一个真实都被盖上名为“即时新闻”的白布,默默地运往坟场葬送。

“即时新闻”可以遍布到让民众投稿,或是 ptt 那大量资讯集散地,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白布去掩盖民众理应知道的资讯,此时台湾的网路就像座密封的房间,不断的流放名为“即时新闻”的毒气让我们在资讯里载浮载沉。

可怕的是它在调整毒气的浓度上可以说是十分精确,那些杀死你的都不致命,那些致命的,也杀不死你,我们早就已经失去公平读取资讯的权利,仅被困在这些无谓的资讯流里。

政府也利用这样的方式让太多不应该实践的法规安稳进行,等到我们发现时,都早被出卖。

而我们能做的事情也顶多活着小确幸或是座落电脑前不断的打出悲鸣寂寞,以及无限的恶随着 ENTER 键不断更迭,但你把它们全部总结来看-就是所有人都成为寂寞的个体。

每个夜晚来临时,大家全变成了孤独的狼,随着月嚎鸣。当鸣叫声愈聚愈多时,我们从孤独变成了冷漠,甚至独裁专制于所有。

其三:在上面两个重点因素之下,网路言论已成为无法律规范的地带,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杀人凶手。

无论是漫不经心的一则谩骂,或是愤怒的挞伐,都已经污染了自由原本的意义,而令人无奈的是现在的人们总是喜欢做所谓的跟风向,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对与否,只知道跟着走,像无数只无头苍蝇般的叫嚣跟随。

这些键盘落下的声音,全都变成了葬队的乐章,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消逝,愈奏愈响。

文字是有重量的,它独立时便什么都不是,而当数量累积到一定数字时,便成为一道舆论的高墙,重重地压死每一个受到网路言论霸凌的伤者。但千万别忘了我们还是拥有发言的权利,但必须要知道的是每一则留言都是一个纪录的存在,当你按下 ENTER 键那瞬间,你就与整件事件有所连结,千万别觉得与自己毫不相干,每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就是这样累积而来的。(延伸阅读:

当留言弥漫的速度以秒计算时,就像是毒气粉尘弥漫,让整座台湾变成了猎杀女巫的战场。

人权是建立在自由上没有错,但我们都已经变成了网路里的希特勒,何来提携倡导人权呢?

所以请在按下每一则留言前先想一想,这样做是否会引起一阵有着剧毒的浪啸,网路言论需要的是一席清流与温暖,并非一地血红与哀伤。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宏观与健全的社会媒体,并非独裁且毫无素质可言的邪恶组织,如果当你意识到自己也即将成为希特勒时,请将那些毫无建设性的资讯全部拒绝,回头找回真正的自由与人权,那便是建立在尊重之上。(推荐阅读:

消停每一个因情绪引起的评论,多一点正面的回应与鼓励,此时这些就是丁点的星光,最后凝聚成一片皎洁的银河,清澈且公正,网路言论绝对不能独裁,因为他是我们这资讯爆炸时代中最重要的一环,请好好的思考人权自由的本意,用温柔的字句,推翻这个独裁扭曲的资讯社会。

愤怒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它通常是热情的前身,在它蜕变之前,所有的热情都来自于一股好奇和愤怒,所以请珍惜你的愤怒,去问问题,也去找答案。我认为这不但是对于你们人生最大的收获,这也会帮助我们停止不断去问“到底我们能怎么做”,而是“我现在能怎么做”或是“任何一件小事情我就去做”——张悬(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