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十六个夏天》的瑞瑞,《相爱的七种设计》的 Doris,《脑筋急转弯》里忧忧的配音,从模特儿到演员这条路,许玮甯证明自己担得起演员这两个字。她无时无刻都在变形,不只满足于一种单一的样子,解放自己体内更丰沛的能量,邀请你一起,更认识她。(同场加映:

初见许玮甯时,生涩还写在脸上,长得美但少了气场。几年过去,一路上跌撞碰壁的她,靠自己撞出一条路,身上的伤痕让她更显自信与从容。现在的她,椅子上一靠便是戏,便是魅力,那是装不出来的。

见过许玮甯两次,就让她请了两次饭。

第一次访问她时,许玮甯已经跳入戏剧圈一段时间,不新不旧,而那时的《美丽佳人》有个小单元请她上,主题是一个对她有特别意义的空间,那是她朋友开的,她没事时常到那用餐,串门子。那次见面觉得她长得漂亮精致,对演戏有很大热情,言谈间还会感慨外型带给她的限制,让她在公主、千金一类的角色上打转。访谈结束后,她和经纪人点了几个披萨、沙拉,整整一桌菜要我一起吃,吃完走时见我掏腰包,她们连忙说,「没关系,反正我们本来就要吃饭的。」

第二次见她,她已经拿了金钟奖,要为《美丽佳人》拍摄封面。「不必特别准备什么,我们都会自己打理。」经纪人说。

当天到现场,素净着脸的玮甯已经在化妆台上大口吃面,「我们先买东西吃了,我们还有多准备,这份给你吧。」 她总是这样,不希望麻烦也不喜欢被伺候着。(推荐阅读:

女人般性感

这次的拍摄主题是「性感」。

昏暗的现场,强灯收束成一道暧昧光线,安静地落在玮甯身上,她唯美也完美地演绎属于每套衣服的性感,一吸一吐与每一个落下的快门声,都是那么的合拍与恰到好处,如果是几年前的她,或许是做不来的。现场的她,像一尘不染的白色,白净中透着一点粉,若隐若现引人遐想,「很自然,很健康的感觉,有点神祕,还有很亲人的笑容,这是我对性感的想像。」 许玮甯说。

在玮甯的记忆里,妈妈很性感,但是较具侵略性的那种,很习惯展露女人的优势。她欣赏《逃学威龙》里的朱茵,《第六感奇缘之人鱼传说》里的钟丽缇,自然健康的外表,甜美的笑容,虽不能一眼夺目,却引人回味,「性感还是要包装在优雅里面,不能让人家一眼看透,应该让人家去感受而不是直接攻击的。」 玮甯说。(推荐阅读:

性感是演不来的

这样从容的自信感并非与生俱来,「国中、高中比较没自信,以前比较肉,长得又跟人家不一样,觉得自己长得很奇怪,那一段时间反而常驼背,不想要让人家注意,最好忽视我的存在,小时候是这样子的。现在呢,觉得自信不是来自外表,心里面的东西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工作专业,自然会流露自信的感觉,那很吸引人,但演不出来。」

戏里面,玮甯很少挑战性感的角色,甚至找上门的角色个性都很单一, 直到一连演了《相爱的七种设计》、《想飞》、《失控的谎言》等电影,才让人见到玮甯如水似火,多变的一面,「《相爱的七种设计》里面跟莫子仪那一段 Hotel 的戏让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种很性感、赤裸的感觉。可是,某些人却说《想飞》里的谢欣怡,那种干干净净的状态也很吸引人,我很难说哪一块是性感的,有时往往不刻意的东西,大家觉得才觉得有吸引力。”

“像是还没上映的《失控的谎言》,就有很多是在居家的镜头,可能随意用鲨鱼夹、头发四散或是穿着舒适的棉裤、T-shirt,也很让人想入非非,不是吗?」 许玮甯笑说。

玮甯接着说,演员要能够诠释很多种的状态、神情、风情,拥有性感的状态是必需,诠释角色时,才能散发魅力。(推荐给你:

男人般强悍

玮甯出社会早,从小就习惯要照顾家人,承担一些在她年纪不需面对的问题。所以很多时候,她很 Man,很能照顾自己,出国扛行李,修灯泡,通水管,照顾弟妹很早就内建她的脑子身体里。

她坚强的特质,很明显表现在工作上。玮甯10年前开始演戏,开始时大家并不认为她能演,或是说,只能演某些角色。

经纪人仍记得当时怎么起步的,她们两个不停去见制作人、导演,拜托甚至用求的,只想得到一个角色,「玮甯甚至说只要肯给她机会,中途觉得她不好随时把她换掉都没关系。」经纪人说。 然而仍有许多人不相信她能演,直接打了回票,那段时间,她不停地碰壁,跌倒,再爬起来。

玮甯说:「开始演戏时遇到角色瓶颈,到自己真正想要专心演戏的时候又碰到撞墙期。我永远记得那段时间,拚了命往前冲却被打退。我不怕被换掉,因为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够好,最怕的是,对方连机会都不给。事过境迁,现在想想这些东西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决定权永远在别人手上,你只能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当下一定会很生气,会想问,为什么我不行?可是现在想一想,没有为什么,你永远没办法改变某些事情,做好自己就好。」(同场推荐:

证明自己

终于她做到了,去年凭着《16个夏天》拿下第50届金钟奖最佳女配角。台上她一个个道谢,台下,好姊妹林心如和同剧演员激动落泪,为她鼓掌,「其实一整天包括上台得奖直到睡觉,我脑袋都是一片空白。颁奖人念出我名字的时候,我脑袋一片空白,心里不停要想要感谢的人,一个都不想漏掉。我比较ㄍㄧㄥ,几度想哭的情绪被自己硬生生压下,很理智在台上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而旁边的人已经泣不成声了。直到隔天,我才终于好好消化,有种美梦成真的感觉,确定自己选择这条路是对的。」

她接着说:「这两三年我特别感谢愿意给我机会的人。同时感慨,曾经不看好你的人现在对你的态度真的就不同了,但笑笑过去就好,我也不放心里,因为这是必经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