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短暂婚史吗?这个词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定义,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为拥有较短的婚姻生活,最终选择离婚的人。在现在这个离婚已经越来越普遍的年代。很多女性开始不再为自己的婚姻生活妥协或者纠结。短暂婚史也不是一个需要避而不谈的敏感话题。(推荐阅读:

我的母亲经常以各种方式对已经到达适婚年龄却还是单身的我施加压力,其中有一个堪称“经典”的玩笑,“你的同学某某不是都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吗?不要搞到人家都第二次结婚了,你一次还没结过。”

仔细想想,我周围有过婚史的同学、朋友已经双手数不过来了,而且很多都是结婚不到一年就选择离婚。诚然我是希望每段感情都能有美好结局,但是回过头来,要问自己婚姻的美好结局是什么?我们都喜欢祝福新人,白头偕老、永浴爱河,但是真正可以得来这种结局的婚姻是绝大多数吗?我想未必。当离婚变成一件平常之事,再不是谁的耻辱,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审视短暂婚史背后的故事。

离婚会让女人“贬值”

这样的观点还是把女性等同于一种商品,把婚姻关系当做是一种买卖。还是把女人当做是男人的附属品,女性自己的主体性完全被掩盖。而且这种贬低女性的观点,即便是在如今的这种看似两性已经走向更加平等的社会还是有很多“换汤不换药”的同义表达。这种观点包裹着的对女性的看法是“女人的价值建立在她的性经验之上。”

虽然说很多男性已经抛弃了“处女情结”,但是却依旧非常在乎女性的性经验。留学法国的台湾女孩杨雅晴的“百吻巴黎”遭到网友痛骂,也是因为大家觉得她与男性的过多的亲密行为应该被斥责。拥有婚史的女性会被贴上“已使用”的标签,但是当我们把视角转换到女性的角度就会发现,其实女性已经跳脱了“性经验”的束缚。(推荐阅读:

女性的身体属于自己,女性自己应当有足够的权力去控制自己的身体,能够对于自己的“性经验”实现绝对的自主管理。不会因为害怕所谓的“贬值”就将自己的幸福捆绑在“性经验”上。也有女性因为性生活不和谐而选择离婚,这些都是女性对于“性”以及自己的“女性身份与性”的关系的解套。

“钱”不是她考虑的因素

女性经济独立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她们敢于摆脱不理想的婚姻关系束缚的筹码。女性不再需要自己的配偶作为“长期饭票”,不用担心离婚后的生计问题。像是在德国会有针对离婚女性的经济补助,用以帮助女性不会在解除婚姻关系后无法生活。当然离婚之时的财产分配也是很多矛盾的焦点所在,而现在“婚前财产公证”也成为一种趋势。

不过短暂的婚姻关系基本上意味了较少的婚后共同财产。结束短暂的婚姻关系,不会造成太多经济上的损失,或者必然导致生活品质的下降。从这个方面来说,离婚变成了一件所需要的“机会成本”不大的事情。

短暂婚史并不是把婚姻当儿戏

婚姻不是小时候我们玩的“家家酒”,但拥有短暂婚史的人也并不是简单随意地看待婚姻。“闪婚”导致的“闪离”只是短暂婚史状况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很多经历了爱情长跑走进婚姻殿堂的男女最终还是选择离婚。

有观点认为“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而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承认这种观点可能有些无奈,但是这反映了现实中的婚姻关系是复杂的,有很多结为夫妻的男女双方之外的因素在共同影响着一段婚姻关系的发展。

在我周围的一些拥有短暂婚史的女性朋友,非常一致地都接收到了来自原生家庭的支持。当然我不能以她们的案例去推断这就是普遍的现象,但我想这至少反映了,有的家庭在跳脱先前对于自己“乖女儿”的期待。这也关乎到社会对于女性角色的重新建构,因为家庭是社会的小单元,是社会的缩影。

无论如何,短暂婚史不应当成为男性或者女性的短板,我们如何看待短暂婚史也决定了我们对于“婚姻”这件事还能否有更加深刻的参悟。童话里“王子公主从此以后过着幸福的生活”并不是必然的社会的现实。(同场加映:

男人和女人对婚姻各有期许,但现实的生活无法回应这种期许的时候,男人和女人都应当做出调整,这种调整,可以是改变自己的期许以维持婚姻关系,也可以是去终止这段关系,无关早晚,无关长短,尊重彼此,尊重自我就好。

(本文作者:世新大学传播学博士生 陆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