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单元上刊四个月,累积 95 篇作品。每天一篇 500 短字,为生活调味。如果你曾经因为这个单元流下眼泪,那是因为你爱过;如果你曾在这里看见自己的狼狈,那是因为芸芸众生里,总有一个人能看懂你,总有一篇专属你的单身日记。(第一篇

我们是单身来到这世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有了羁绊,单身就成为一种特殊的状态。

关系,讨论到头来很是空虚。我们知道,爱或不爱、有没有人惦念、谁想着你,都要这么活下去。我们总是轻易将单身联想到一个人的情感状态,我一直认为谈论单身,谈的其实是“独生”,是握有生命该长成什么模样的主权。(延伸阅读:

我认识很多母亲,他们结婚后的生活面目比未婚残忍,心比单身还萧条;我认识很多年轻一辈的女子,他们无论单身与否,都企图快乐的生活。

单身日记叙写各种生命脉络的纹理。世上有人流泪,就有人放肆大笑。有人快乐的单身,就有人悲情的单身。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单身状态。无论你怀抱什么样的情绪生活,那都是值得存在的。

单身日记从来不是写给维基定义的单身女子看,更像写给每段独生的旅程。

所以单身日记有很多形状——贪恋物质生活的、重视精神质地的,无论同性恋、异性恋,单身状态或是稳定交往中,这些人都在写单身日记,写着一段段生命独自生长的孤独;写体制对剩女的压迫,也写作为一名不愿被社会价值绑定的愤青怒吼;写失恋喝挂的夜晚,也写抛弃爱情的女人。(你会喜欢:

单身日记偷渡许多无以名状的情绪,那些我们对世界的愤怒、试图和解,我们不只想战斗,更像看清楚差异的表情。他的单身或许喜欢用几个包、几段速食关系打发;他的单身喜欢窝在被窝嗑着洋芋片佐以陆剧日剧。各自游刃有余的状态总是不同。

无论在哪种关系里,我们都不可能如此完整,存在丑恶的、歪斜的、不尽善尽美的。我很喜欢《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里一句话:“令他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这个世界所带的漂亮面具。”

写单身日记的时候,不像在画萤光笔,把这个字优越的标注起来,更像坦承: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其实我们多少都写过日记的,日记就是诚实,以及写给你希望他偷看的人看。你不需要去认同别人的日记,可是你该尊重每本日记记载的真实。

这是瞿欣怡《说好一起老》里我读过好多遍的字:“总有一天,我们会抛下彼此,沉入深潭。我只希望,那一日来临时,我们只有悲伤,没有痛苦。我只希望,我至少可以陪你飞翔一段,陪你安稳落下。”

所以一篇篇的日记在这,陪你安稳落下。


芙烈达卡罗:坐困伤痛的人,冒着被伤痛由内而外吞噬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