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为你点歌,女人迷与海苔熊合作的心理学点唱机,听你说故事,为你点首心里的歌。那歌陪伴你成长,让你再生命故事里长出新的自己。

“ 我不懂,我们指出当事人的问题,而他又抗拒改变,那么究竟能做什么?”我说,问完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新手村等级的问题。
“所以我们用很多,很多,很多的故事。”没想到教授还是很慈祥和蔼地跟我说。

“在故事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主角的挣扎、痛苦、如何在痛苦里面反覆、却又仍然不放弃他所相信的事情。主角跟我们一样,会软弱、会害怕、会恐惧改变,可是他们还是凭自己的手脚,走出一条独特的路。而在这样的故事里面,我们往往可以看到隐喻、看到自己的影子,然后慢慢地相信,原来疗愈的能力本来就在自己身上。”老师继续说,明明问很学术的问题,但我听了都快要流泪了。

想了一想,荣格的童话治疗,以及现在的叙事取向,似乎也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了解荣格心理分析治疗:

所以,我在这里也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个自己的故事。

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瞎趴大学生,还能够穿26腰的裤子的时候,和那个时候的女朋友一起去四号公园唱歌。她是个很喜欢唱歌的女孩,而我刚好相反,对唱歌很没有自信。

我小时候很喜欢魔动王(每次四点下课就会赶回家看的那种),我记得有一次用卡式录音带把片头曲录起来(大无敌~),结果没想到在播放出来听的时候像鸭子叫,觉得录音带里面的声音根本不是我的声音。自此之后就很少再唱歌了。

然后现在竟然还要在公园唱给大家听,我小小的心灵真的是北刊几(台)。可是她一口气唱了陶喆“爱很简单”、“黑色柳丁”、“寂寞的季节”(天啊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一方面觉得要唱赢一个陶喆的歌迷应该有点困难,另外一方面又觉得不唱好像有点过意不去,所以就选那个时候很流行的“童话”(有没有很符合主题!这个梗我安排了十年之久)。

“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听见你说你,最爱的故事⋯⋯”一开始怯生生的,而且还很小声,更惨的是才唱完一段就发现我歌词唱错了,可是她并没有纠正我让我继续唱,认真的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头转过去,旁边的阿伯正在大型的轮胎上面伸展他的背脊。

“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慌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然后这里就破音了,但她还是纹风不动专心聆听着。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我从来没有唱一首歌唱到这么远过,她继续坚定地看着我,我也渐渐把目光从旁边做伸展操的阿伯身上移开,闭起眼睛唱副歌。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因为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唱歌,所以有一点卒辣,只唱了一段就腼腆的笑了。有一点像是等待大道评审点评的忐忑心情望着她。

“你唱歌很像光良耶,尤其是那个‘你’唱的超像的!”我一开始还听不懂他说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会意过来。我那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小小的一句称赞,可以在我心里面种下一种勇敢。

当然,后来还是没有所谓幸福快乐的结局,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以后,我终于可以明白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童话”这首歌。

“那些你以为只是随机的选择,其实都不是巧合。所有的选择,都是有意义的。”想起学姐秀秀说的话,心里面好像有一些什么被打开了。(推荐阅读:

  • 或许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伴侣肯定”(partner Capitalization),一个能够看见自己好的人,一个在自己都还不太能够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的时候,还是愿意傻傻的相信,我们的好。
  • 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才发现歌词里面描述的状况,也是我所害怕的状况。“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于是到今天,我还是很怕在关系里面做错了什么惹对方生气,而这样的害怕,或许也和过去的一些经历有关。

  • 最后,我发现那些我们一直以来所渴望在爱情里面得到的东西,其实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得到的。“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就像歌词里面所说的,越是渴望的,往往越害怕它不会实现。

“有些事情,正因为困难,我们才会彼此祝福,甚至说服自己去相信。”我记得以前一个老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开始慢慢发现,所谓幸福并不是两个人一起牵手走到一个永恒的结局,这是两个人曾经有一个时刻,如此地靠近、如此的彼此相信。

当你所在意的人,能够看见你的好,那似乎会在心里面形成一种解药,让你相信,原来自己也可以。而这样的一个人,或许无法陪你走向永远,他在心里面种下的那一颗“懂”,我想你往后的人生里,继续发光发芽。

【为你点歌】写下你的故事

听完了我的故事之后,有没有想起些什么呢?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开始发起呆,想起许多往事?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某个人、某个小动作、某个让你感到伤心或幸福的时刻?

每一首歌,都带着记忆走来,写下你的故事,让海苔熊以心理学视角,理解你的伤口、轻抚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