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设置“博爱座”曾经引起台湾广泛讨论,博爱座是为了保留位置给最需要的人,是为了给身边的人多一份体贴,是为了对周遭所处的环境,更上一份心。作者谢淑靖投稿,观察“博爱座”与“电梯”的使用,我们该留位置给什么样的人?听听另一个面向的反思。(同场加映:

成为妈妈之后,对“博爱座”与“博爱电梯”常特别注意,似乎在变老之前,有可以使用它们的特权。感谢公家单位的贴心,让不好出入的人们,可以藉着标示的提醒,在忙碌的都市节奏中,得到多一点的空间与礼让。(同场思考:


(图片来源:Yu-Cheng Chuang,C,C)

我们常推着婴儿车,在电梯里与轮椅使用者,老爷爷老奶奶,带着行李的旅客短暂共处,互相礼让。但是,也常会看到这样的景象,博爱电梯前排了一整排低头滑手机的男女,当电梯塞满人时,姗姗来迟的轮椅者或推婴儿车的妈妈,却只能看着电梯在他们面前缓缓关上,默默目送他们继续滑手机。

当然,电梯或是座位,都是缴了税的市民应有的权利,大家都可以去使用。

但我刚举的例子,凸显了几个都会现象:

一、手机的普遍,让大家进入一种“当众孤独”的状态。所有人忘我的沉浸在手机中那个自己可以掌控的世界,而忽视了我们处在“公共场合”,而非无人之境。从坐着看手机,到站着玩手机,边走边滑手机,还能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机。手机的过度使用,已经造成某种公共安全的疑虑,使用者无视于周围是否有需要的人,忽视身边危险的讯息,成为活动式的路障,开启了手机,简直像进入“丧尸”模式。(推荐阅读:

二、电梯的旁边,一定都会有手扶梯或楼梯可供一般民众使用。多走几步路而已,却越来越少人愿意,这也是都市人身体健康的警讯。使用电梯的男女(没有任何行李的),看似省下体力,其实是在虚掷健康。在电梯里疯狂自拍或照镜子的女孩,多走几步路,会让妳更健康,把位置让给需要的人,妳的同理心绝对让你人美心更美。

三、每每赶上班的时候,年轻男女算准了离票口最短的距离,搭电梯!让他们可以赶在九点前进公司打卡,就算省了一分钟都赚到,赶不上电梯的老弱妇孺只能自认不如人,谁叫我们行动不便!但这岂不本末倒置?会选择这个捷径的人,应该在生活工作的各层面,都不会放弃任何属于自己的权利吧!承平时如是,危难更如是。


(图片来源:Jose R. Borras,C,C)

有时我跟先生会“刻意”把婴儿车停在电梯外,目送着身手矫健的人们离开,并观察着他们脸上的表情。

有人或许会感到不安,但大部分的人不会。我会解读,他们就是那“更需要的人”。因为一天的上班,让他们的身心都感到疲惫不堪,心灵的压力可能比行李还重,情绪上的残障不亚于轮椅使用者,情感上的脆弱可比刚出生的婴儿,抗压性低落已比骨质疏松还严重。(同场加映:

如果真是这样,我愿意把博爱座跟博爱电梯让出来,让给心灵上的老弱妇孺。若这件事一旦成立,当肉体还年轻健康时就已经需要享有“博爱”的特权,这样脆弱的身心,又该如何面对未来的怀孕、身体意外和老病?

希望那时,让座的风气还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