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你会喜欢:

glove
我用它来抵抗生的寒冷
她放在桌上的那双黑皮手套
遮住了第一个字母
正好让爱完全流露出来
love

没有音标
我们只能用沉默读它
她拿起桌上那双手套
让爱隐藏
静静戴在我寒冷的手上
让爱完全在手套里隐藏

——渡也〈手套与爱 〉

这一次的分别果真就叫做永久
背着你流眼泪
背着你不时纵声大笑
不经意又走过一遍
屏东东港不老桥
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变老
背着你淋雨
背着你跳舞背着你挥霍
背着你站在一棵树下
不为什么地就是很快乐
唯有快乐的时候可以肯定
你再也再也不会责备我
背着你背着你哀愁
哀愁我的快乐

——截至 背着你跳舞/夏宇

我只是想知道
你的城市是否和我的一样
有四分之三的风雪
和四分之一的雨水

也许从来没有
一句属于我们的发语词
我捺下一枚红色指纹
不断在明天
收到今天的退件

没有一条通往你住址的路

——林婉瑜,〈我只是想知道〉

我们写,写不过生活。
无须罗列,你的身体比稿纸皎洁
比夏天炽热。也无须看
那些看不见的人的脸色,
我们生活,而生活像情人的触抚
雨水绵绵,湿润我们的笔。

在这一刻叙事即开脱
即打马、潜水、看月亮和吃西瓜
而抒情却代表了我们
像东方人致敬:他们悄悄的掰下
一颗石榴的片片玉石树叶。

我们绽开,开得比小火车快,
他们手牵手散步来着,
在五道路口铁路,它们把栏杆放下
它们说:慢一些,慢一些,
喔我已心领神会,可是手中书卷
在江河湖海中策马扬鞭。

轻一些,轻一些,
向生活过和正在生活的人致敬。
向农贸中被高高举起的小茄瓜致敬。
喔,向你雨中的脚踏车致敬
它是快乐的。

别得了感冒,好生活
得为我们付诊费。
雨停了不妨数一数我们的花蕊
上面有多少个世界
多少人已经噤声。
我愿意在这一刻听见真实的蝉鸣。

——廖伟棠〈我们写,写不过生活〉

你若到过意外的天堂
会明白地狱本存在其中
一切都是齐头并进互相攀爬的
枕边不全是敌人
肩旁不全是爱人
远方海螺的歌声
从来都是喻意不明的

——鹿苹〈灰阶〉

// 天堂中,总有地狱。快乐,都要感谢曾经悲伤。学会爱人,与不爱你的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