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奥斯卡专题,奥斯卡已连续多年引来 #Oscarsowhite 争议,听正在纽约奋斗中的演员微弋剖析“奥斯卡太白”状况,分别就两个面向,谁在选电影、谁在拍电影,一起思索,我们究竟该期待怎么样的奥斯卡?(同场加映:

哪里出了问题:是奥斯卡太白,还是电影故事们不够多彩?

【弋语】奥斯卡颁奖在即,前一阵子吵得沸沸扬扬的奥斯卡“无颜色”事件,又再度引起高度关注。身为演员,奥斯卡曾是我认为演员以及电影人荣誉的最高境界:能提名,便是演技或电影领域的肯定;能得奖,似乎是表示自身演技或其他技术最为优秀。但于此回看,我不禁自问,奥斯卡还仍然是世界电影人的指标吗?随着时代的变迁,奥斯卡是否跟上世界的脚步,反映出现今电影界的真实样貌?(同场加映:

我们,应该期待怎样的奥斯卡呢?

2016年的完全白种人提名名单:哪里出了问题?

放眼望去,今年度的奥斯卡入围者,清一色是白人、或关于只有白人的故事;更遑论最佳导演提名仅有男性。而最佳影片提名中,你只能看见或许一两位黑人是背景演员走来走去,或是有色人种被刻画成低下、或暴力的象征。其缺乏多样性之明显,令许多美国主流媒体大肆挞伐提名名单,更质疑奥斯卡的公平性。而诸如呼声极高的 Beast of No nation 以及 Straight Outta Compton 毫无提名奖项,不只令许多专家咋舌,更使许多业界大老,如威尔史密斯,大导演 Spike Lee,决定以“不出席奥斯卡”表示明显的抗议!


2016 Oscar 提名名单:白人天下。来源:洛杉矶时报

而俗称奥斯卡风向球的 Golden Globe 金球奖相较之下,虽仍以白人为主要赢家,却以“颜色”以及题材多样性穿插在提名名单上大胜奥斯卡的狭隘:我最欣赏的 Idris Elba 因 Beast Of No Nation 提名最佳男配角;Will Smith 被提名最佳男主角;以哥伦比亚大毒枭为主角的影集 Narcos(个人极力推荐的难得好戏),以及讲述金钱、暴力的黑人帝国 Empire 均被提名最佳电视影集;其男女主角都被提名最佳演员⋯⋯等。(同场加映:

除了惊讶,许多专家根据历年奥斯卡做了一项调查:原来并不只是过去这两年,奥斯卡莫名的“白”;而是八十七年来,奥斯卡一直是白人的大本营:


数据图档:历年奥斯卡提名得奖分析。可以明显地看出,评审多为年长白人男性,而得奖结果也倾向一样的结论。

问题一: 投票系统根本问题

A. 谁在投票?

具有投票力的奥斯卡评审们,93%是白人,76%是男性,而评审平均年龄是63岁。简单来说,超过六千名的奥斯卡会员们,有四千人以上是老白男人。所以若电影以六十三岁以上的白人男性有兴趣的故事为主轴,胜出的机率已超过七成。放眼望去一窥历届得奖的影片,受青睐的多是战争片、旧时白人英雄故事、传记改编的白人男性故事、超级英雄⋯⋯等等。 仅仅7%的有色人种,敌不过主流票数的打压。

B. 评审过程公平性?

简单讲述奥斯卡提名的过程:一部电影有“奥斯卡提名资格”需达到最低制作资金规定、符合政府设定的电影制作规则、在洛杉矶指定的电影院上线超过七天⋯⋯等诸多门槛;投票会员自由决定去看任何具提名资格的电影,不限片数。观者只需在规定日期前将自己投的前五名电影寄到电影学院。

若你的电影不够主流,题材不够吸引人,甚至海报不够酷炫,宣传不够力,甚或上映时机不对,都会减低你被提名的机会。因为越少人看,被提名的机会越小。

C. 另一种使人疑惑的提名规定,则是“先到先赢”。

譬如说,若李奥纳多迪卡皮欧是第一个达到被提名规定票数的最佳男主角,那李先生就铁定会被提名。剩下四个最佳男主角的名额,便等下一个达到票数的演员补上。并不是我们以为六千多票的前五高票就是最佳男主角喔。

若今日你的宣传够大,名声够厚,气势够旺,你很有可能是那位最先确定被提名的人。而比较慢上映,比较低调或低资金的小制作,有可能比较慢被看见,被重视,到大家想提名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最佳男主角只有五个名额,被抢完了。


今年呼声最高的最佳男主角提名人:李奥纳多迪卡皮欧

D. 到底有谁看了所有的电影?

我自己本身是美国职业电视电影工会的成员,此公会简称 SAG。SAG 有年度颁奖盛会,所有 SAG 成员都能投票。我从去年开始便陆续收到电视以及影集 DVD,通常会附上许多华丽的包装跟海报。几个月来不下五十片的题材,说实在的,我没有全看完:(同场加映:

个人偏好的影响

我选了看起来有意思,自己可能会喜欢的先看;再来看评价好的,新颖的,“有可能”会好看的片;最后,有时间才随手挑两片剩下的看看。我一看见封面全是白人,没什么女生,或看起来很像另一种战争时期的某无名英雄等题材等的电视电影,便原封不动放在一旁,纯粹因为没兴趣(除非是知名大导演或有我最爱的演员等等因素左右我观影兴趣)。

最后投票,我仅从自己看了的几部电影里选了前几名投下了票。

这样的过程公平吗?当然不。那些没被我检视的电影,很有可能有最佳男主角在里头;那些没被拆封的 DVD ,很有可能产出我最爱的导演风格;也很有可能,因为我的一票能改变最佳导演的头衔。SAG 的运作相较奥斯卡,已经是极度单纯——很难想像有多少可变因素会左右奥斯卡投票者的最后决定。美国演艺工业如此庞大,无论投票系统如何设计,都会有必然的瑕疵。主流市场,会永远驾驭着美国各大奖项的龙头,以超前领先的姿态赢得多项奖项。

 


个人历史连结以及对何种题材有兴趣,大大影响了投票的动机以及结果。

纽约时报作者 Manohla Dargis 在一月的纽时报导 Oscar So White? Or So Dumb? 亦指出:

Oh, I never thought “Straight Outta Compton” had a real shot for a best picture nod, even with the Academy’s recent — and laudable — attempts to diversify its membership. There’s just too much cussing, for starters, and the average age of the 94 percent white membership is 62 (as of 2012). And I’m guessing that when these dudes (77 percent) were teenagers, they were listening to the Beach Boys (nothing wrong with that!), whereas a new Academy member like Ava DuVernay knew exactly who Dr. Dre and N.W.A were when she was growing up around Compton. My point being that the lived, embodied experiences of the membership greatly matter and that sometimes even the most well-intentioned white people just don’t see the racism and sexism in front of them.

 

他认为,因为奥斯卡投票者平均年龄在六十岁以上,那些老者年轻时听的音乐可能是 Beach Boys,对电影 Straight Outta Compton 中充满脏话、冲突、以及一群从加州小城 Compton 出身的饶舌先锋的切身关联或理解能力相对小;这与奥斯卡新加入成员 Ava DuVerney(金球奖得奖导演,近期知名作品为叙述马丁路瑟金传记故事电影 Selma,非裔美国人)必然了解 Stragiht Outta Compton 故事中的 Dr Dre 以及 NWA 的历史性跟重要性恰恰相反。而因为年老白人占据多数奥斯卡票源,对此种题材不感兴趣甚或对片中脏话感到反感等等可能的原因,让这部难得的好电影被提名的可能性机会渺茫。(去年回顾:


Straight Outta Compton: 是我认为今年奥斯卡遗珠。故事性强,表演到位,历史意义重大,拍摄专业度均为世界等级。

问题二:谁在拍电影?什么样的故事会得到投资?

又,好莱坞或主流 Studio 大部分的制片,作家亦以白人男性为主:决定制作,投资何种故事的权力亦大大部分落在白人男性身上。

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便是作家多写出以白人男性为主题的华丽大片或战争、英雄,满负男性权威的故事。即便偶有一两部以黑人为主轴的故事,均脱不出奴隶、或黑人平权斗士马丁路瑟金等历史性电影⋯⋯环环相扣的结果,奥斯卡能取得提名资格的影片,只剩下一片雪白。

美国总统 Obama 亦针对此次奥斯卡事件提出大哉问:

California is an example of the incredible diversity of this country. That’s a strength. I think that when everyone’s story is told, then that makes for better art.

It makes for better entertainment. It makes everybody feel part of one American family. So I think, as a whole, the industry should do what every other industry should do -- which is to look for talent, provide opportunity to everybody. And I think the Oscar debate is really just an expression of this broader issue. Are we making sure that everybody is getting a fair shot?

~President Obama, 'Live from the White House'

(作者解读)加州是美国充满“多样性”的代表城市。那是一种力量。我认为更好的艺术,是能说出每一种人的故事。多样性,能造成更好的娱乐事业,多样性的故事会让每个人感到自己是大美国家庭的一份子。所以我认为,影视行业应该找寻最好的人才,提供平等的工作机会给所有人——就像其他行业一样。而我认为,奥斯卡争论真的只是一个更大问题的引介点:“我们,是否有给予每个人一样平等的机会呢?”(同场加映:

我期待的新“奥斯卡”:多样,多彩,多方,多面,多有趣。

美国近年来群起的种族平等,性别平等等种种平权运动,都着重在‘平等’两字上面。男男女女有选择爱人的权利,有选择是否变性的权利,有享受权利的权利,有选择堕不堕胎的身体权利;女性有升官、与男人拿一样薪水的权力;女人有当总统、做领袖的可能;黑人有不被警察莫名射杀的自由⋯⋯(同场加映:

而终于,我们将焦点放在美国最强大的娱乐事业上面:

所有人种,只要能拍出好的电影,就应该被看见。奥斯卡最应该提供这样的舞台,让独特的人才能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而那样的人,不应该只有白人:黑人,亚洲人,印地安人,拉丁美裔人,中东人⋯⋯

身在美国,我认为许多人所说的“太白”,目前仍仅只“没有黑人”,很多其他种族是根本被忽略的。但至少,少数族群中比较强壮的一群开始发声了。脚步缓慢但前进着——希望藉由过去两年奥斯卡清一色的白人名单问题,能敲醒演艺事业大老们,愿意强制给予少数的一群更多的机会。

我期待之后的奥斯卡评选标准能改制,能找出妥善的方法以确保所有精彩的故事能被世界看见,能准确地反应出美国样貌的浓缩,能仍够站稳世界电影指标的位置;不让金球奖具广大包容性的多样化专美于前,向世界展现独到的眼光、替真正最好的电影及人才们加上小金人的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