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像“单身快乐”的途径并不多,消费社会告诉我们:单身就是解放自己、满足自己的物质欲望。可是单身并非只存在一种模样,我们不需要逼着每个人成为一个快乐的单身者,但是每个人都有权成为一个自在、被尊重的单身者。(你会喜欢:

我必须承认在女人迷推出单身日记系列时,发表这篇文章是有点刻意特立独行的。但这也不完全是为了踢馆,而是这个情人节除了狂吼要男人要女人要伴侣的族群外,大喊单身也很好,不要结婚的群体也增加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节紧接在年后,受尽了春节中异性恋传统家庭的各种酷刑,让人不得不在情人节也要大呼“单身超级棒,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

我知道有疾呼就代表有这个需求,在台湾这个对于个人亲密关系状态有不正常狂热求知欲的世界,单身常常被视为是临时、不正常或不被渴求的状态,而在国家管理的情况下,单身更是常常被视为是难以控管、对社会较无贡献的型态,因此在我们国家的制度上常常对于单身者有制度上的歧视,像是单身者的劳健保保费较高,税率上的优惠也始终与单身者无缘,社会福利也通常不会顾虑到单身者的要求,因此在这种整个社会都在扮演春节长辈团逼你找伴的时候,大声疾呼“单身超级棒,一个人很快乐”确实是需要且自然的。


(图说:这个是电影《单身动物园》的海报,其预告片中就让我们看到了针对于单身非常极端的制度性歧视—一直单身的人会被变成动物)

可我不禁又吹毛求疵的想问:

“单身者真的很快乐吗?”
“快乐应该是单身者的诉求吗?”

多数鼓励单身的文章中提到的快乐,像是学会独处、和自己和解、有更多时间思考等等,都并不是纯属于单身的快乐。处于一段关系中,妳仍然可以并且也应该要学会独处、学会跟自己和解、有更多时间思考。两性作家们最爱使用的“爱自己”更是,无论妳的关系型态如何,妳都应该这么做,总不可能一旦妳结婚了,大家就会开始鼓励妳“恨自己”,更甚者,多数真的很爱自己的人,无论在或不在一段关系当中,她应该都不会太讨厌自己。

也因此,这些快乐跟单身与否,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但有一个可能是当妳不是单身时,妳可能会被限制而无法享受某些快乐。

所以当提到单身的快乐时,总会提到“自由”,时间调配的自由、选择未来的自由、交际的自由、性的自由等等。当然在台湾当前主流的婚姻体制,若一个女性进入异性恋婚姻,上述的自由确实很常会受到限制,可即使她不进入婚姻,维持单身,这些自由也从来都没有想像中这么“自由”。(延伸阅读:

“单身快乐”的单一图像

最明显地,无论是已婚状态或单身者,我几乎从未看过有几个人在时间调配上是“自由的”,当代社会是每个人都必然要是一个职业人的社会,而作为一个生活在铁牢笼里的职业人,并没有多少时间调配上的自由,也因此没有多少交际跟性的自由,从出生为了未来的职业而拼了老命的学习,再到为了能累积资本而拼了命的赚钱,要得到这些自由最好的方式从来都不是单身,而是有钱。

因此我们脑海中最完美的单身图像,几乎都是钞票堆出来的。下班后不用接小孩而去进修语言、练瑜珈,要钱要闲时间;周末一个人的小旅行,要钱要闲时间;与姊妹们的早午餐时间,要钱要闲时间;到酒吧找一场欢快的性爱,要打扮—要打扮就要有钱...。

我们必须认清一件事,当我们想到单身比较快乐的时候,我们脑海浮现的是凯莉布雷萧(虽然她最后还是结婚了)与她的好姊妹们,浮现的是美丽女人穿着高跟鞋漫步在台北市东区的街头想着今天晚上要临幸哪个小鲜肉,而不是一个又肥又丑又穷的女人坐在电脑一边重播第 N 次的甄嬛传一边计算这个月还剩下多少预算,旁边还有一碗快要泡烂的泡面,想要醉倒连台啤都买不起(相信我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毕竟她还买得起电脑)。

而前面那个美丽有品味、工作又前景、无须为三餐烦忧的新时代都会女性,无论她结婚不结婚,单身不单身,她得到快乐的机会天生就比后者高。

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成为凯莉布雷萧

所以我是要说结婚比较快乐吗?当然不是。

很有趣的是,觉得人一定要结婚,结婚比较快乐的人,通常都只看到悲惨的单身者,就像是我上面描述的那种丑肥穷蹲在电脑前哀叹没人爱自己,好像再找不到另一半,这世界就要毁灭了。

相反的,他们想像中的婚姻生活,就好像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美国中产阶级白人家庭里一样,两个人找到真爱,相守一生,男女双方都身材维持良好,懂得互相沟通,分工也都毫无争吵(或只要有争吵一定会带来成长),夫妻互敬互重,支持对方追求自己的梦想,即使双方家族有人反对最终也会爱战胜一切...。(延伸阅读:【厌女症】女强人与宠爱自己有什么问题?无所不在的厌女陷阱

而觉得单身比较快乐的人,多数只看到快乐的单身者,就像是我上面描述的黄金单身汉、单身女郎,而他们想像中的婚姻生活则刚好是台湾本土剧或90年代的花系列,苦情媳妇背着孩子跪在地上拖地,丈夫只把她当生育机器,被婆婆欺负,被大姑小姑妯娌欺负,工作跟家庭无法兼顾,没有性生活,身材一直变形...。

无论单身快不快乐,都值得尊重

我不是说上述这些情境不会发生,一定都会发生,可我们必须要停止这种毫无想像力的单一图像。

这世界上痛苦的单身人士跟痛苦的已婚人士都很多,而且都远比快乐的单身人士与快乐的已婚人士来的多很多。我们抵抗或是拒绝对于单身者的歧视,是因为社会跟国家不应该因为一个人的亲密关系状态而让他拥有较少的权利或是受到不合理的对待,而不是因为“单身很快乐”,无论单身快不快乐,单身都应该被尊重。

而同样的,在鼓励单身很快乐的同时,我们也不应该直接评断进入婚姻生活的人必然不快乐,批评婚姻制度下的父权是必须的,但批评选择婚姻的人并不是,否则我们跟那些单身歧视的人也就没什么两样。(推荐阅读:

一个人一生中单身或是在关系当中,并不是分裂的状态,是来来回回数次的人生历程,在这当中有快乐有痛苦,而在这些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中,个人的选择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无论是单身或有伴,都是许多不同的背景、力量、或天时地利人和等逐渐成形的一个状态,也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鼓励大家选择单身或不单身,而是要努力创造一个无论这个人亲密关系状态如何都能够快乐的世界。

图片来源: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