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作为公领域的讨论平台,各种意见在其上交错,比现实生活更野蛮,各方论战,争得死去活来,就是为了说服对方“自己才是对的”。作者周芷萱藉由网路论战谈论“拼输赢”以外的更多可能,以及阴性书写的表达可能。(同场加映:

在脸书作为公领域讨论平台盛行的今日,“网路论战”是常常发生的事。论战的进行方式有时是互讲道理、有时是互掉书袋、有时是互骂。但无论何种,最后总是希望“一拼输赢”。看谁比较有道理、谁读的书多、谁骂得痛,似乎就能够在这场公领域的争论中获胜。

拚输赢,成了公领域讨论里面很重要的一块。

许多人或许会说,只要比的是“道理讲有没有讲赢”而不是“骂人骂有没有骂赢”,那就没有问题。但公领域的讨论,只有“拚输赢”这一个目标吗?

在拚输赢之外的“阴性书写”

除了拚输赢、一较高下等较阳刚的表达方法之外,法国女性主义提倡“阴性书写”。

之所以有这样的提倡,是出于对现成论述文化的不信任。她们重读西方哲学的经典,质疑所谓“哲学”并非中性的表述,而是隐藏着阳具/逻辑中心(phallogocentric)的偏见。因此,她们希望将“经验”放在系统性论述之前,强调个人经验的重要性,而不是重复西方哲学的论断标准。[1]

我的论点是:阴性表达方式的被拒斥,与社会的厌女情结有关系。

举我自己的厌女经验来说,过去我讨厌自己被认为是“女孩”,也讨厌所有可能被认为“阴性”的行为和气质,从哭泣、谈论个人经验到外貌上的阴柔气质。也因为这些厌女情结,所以开始学习讲道理、吵架的方式来“一较高下”。简单来说,就是试着“像个男人”,试着抢夺话语权。(同场加映:恶名昭彰的伤口,时代厌女症 Misogyny

这样的经验不论性别可能都有,我的许多男性朋友在遇到攻击的时候,也常被认为如果不反击,就不像个男人。这里的男人其实说的是对阳刚气质的想像,并不是每个男人真实的样子。[2]这个社会期待压抑了表达的可能,哭泣被禁止、述说个人经验则不被鼓励。这些在男人身上明显的压迫,表现在公共讨论上,便是被认为要以论理的方式来表达、以较为阳刚的方式来一较高下。(同场加映:

反省到这一点之后,有时候我被公开批评,我反而并不想建构一套论述,用“我说得比较对”的方式,来为自己辩驳或是反击。我试着述说自己的经验,把我为什么这样想说清楚。这种作法在阳刚的逻辑中,往往会被视为心虚、避战(不少人确实这么批评),但对我来说,其实只是言说的不同风格而已。

经验描述的价值

不只我有这样的经验,叙说经验的阴性表达,常在女人描述个人经验的时候出现,比如说谈论月经、强暴经验等等。但这些表达往往被认为是“只是”个人经验,参考的价值有限。(推荐阅读:

我认为论理、讲论述的阳刚书写,相对于描述经验、感受的阴性书写。两者并不是二元对立的存在,而是光谱上的两端,有时可能阴性的成分高一点、阳刚的成分少一点,反之亦然。我自然无意再重蹈“拼输赢”的覆辙,指出“阴性”比“阳性”更佳。我要说的是讲述经验的文字,不必然低于讲述逻辑的文字;交代“心路历程”的文字,不必然比逻辑的结论更没有价值。而是它们有着不同的功能、不同的述说目的。

阴性的书写和表达方式如果在公领域的讨论中可以更被看见,被当作一个有意义的言说方式,或许对于阴性气质的友善也有一定程度的帮助。(同场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