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或许有一首情歌,老是召唤你的伤心。Damien Rice 将在五月举行台北演唱会,他的歌不逼着谁好起来,而是陪伴我们飞翔、坠落。分手以后,该伤心的时候、该想念的时候,都不要试图拒绝自己真实的情绪。(同场加映:

今年五月,Damien Rice 要来台北了,这个有你,有我,却没有我们的城市。 

他每一首歌,都好像冬天。知道 Damien Rice 是因为《偷情》这部电影,当时他唱了〈The Blower's Daughter〉,我们带着很多微醺离开了电影,不清醒的相爱了。在《O》一整张专辑里,我很喜欢〈Older Chests〉,唱着走过慌乱的我们,终究平静地感谢一切。

用浪漫无畏恋爱,是世上最傻也非得做过一次的事。我们扮演着巴黎情人,在狭小的阳台上喝着红酒、让阳光佐以早晨的吻揉皱床单,我们拒绝所有朋友邀约、随一片 DVD 或专辑发酵度过一个个舒软下午。

当时的我觉得,有可以了解不完的你,你总是比想像再忧郁、再深邃。救赎原来在关系里最无用,当爱里有了救赎,就像宇宙的黑洞,让人破碎。有一种爱,是由两个全然的负面情绪结合。我们的寂寞这么饥饿,正好爱着。多像江国香织《甜蜜小谎言》里那自私的恋人,用自己的想像爱着对方。

我寂寞的恋人,想要离开的时候,不想再让人疼惜地致命的你,有伤害我的可能。后来的冬天,都没有我们爱过的冷;后来的恋爱,也都没有那样疼痛。

Damien Rice 唱得很美:“生命中总有许多事会变,也有些事,是永远不会变的。 ”那一句“So pass me by, I'll be fine.”是最深沈的宽容。

你粗糙的鬓角、细腻的眼角,都成为一种记号,填写在爱的纪年里,座落为一具哀凄却深刻的历史。爱情曾经很危险,时间会带走危险,留下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