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会很缓慢,要慢慢经营,温吞地走。有一个人,你总是舍不得在一起。朋友问:“他这么好,为什么不在一起。”你心想,你已经在心底爱他好久了。相爱,总要等到最好的时候。(同场加映:

因为你是我爱的人,所以我不忍让你见到我过的有多么不好;除此之外,我也不忍让你知道我关心你的时候其实泪流满面。

亲爱的你,我的心底只住的下你一人,心房很窄,窄的只能刚刚好让你栖身,可是长年以来我提不起勇气问你,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让你住进我心底唯一的缝隙,因为我太爱你了以致于我突然丢失了勇气,让我们就这么维持友谊吧,虽然有太多文章要我们鼓起勇气大声的说出“我爱你”,但他们都不明白,即便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也说不出口,每每到了嘴边,我只能若无其事的说出:“你最近还好吗?要不要见个面?”,因为只有这样的词汇在我们俩之间才显得自然。(同场加映:

你的特别只有我深深体会,他人都说我是个难取悦的女人,但我明白,最适合我的是像你这样平凡的男子,没有什么特别,因为你的平凡在我内心便是最大的特别,再也没有别人能够给我这些属于安稳的日子,其他的人有些深具魅力、有些充满危险、有些则是散发致命的吸引力,有时我会误以为自己爱上了他人,偶尔我会哭泣、偶尔我会怀疑,但最终我仍希望停泊的时候是在你身边。

你知道吗?因为你是我心底最爱的人,所以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你,这段日子以来我生了大大小小的病痛,因为我害怕你会担心,毕竟连我只是说句我感冒了,你便焦急的说着希望我好好把病养好,多多休息,说好的约还是等我痊愈了再见面,因为你担心我拖着这样的病体与你见面,会因为吹风而受寒、会因为淋雨而加剧,我说了我想见你,你说来日方长,你希望我见到你的时候我们能够一起做些最日常的事,好比说吃顿饭。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过的并不好,坦白说是非常不好,大略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的眼泪便止不住的落下,每一个夜里我都提早躺在床上,为的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早点入睡,甚至是希望自己今晚能够入睡,每一个夜里我都是这么怀抱希望的,但事实证明,有太多的夜我睡的并不安稳,更多的时候我不断地反覆醒来,只因为那些噩梦让我难受的宁愿回到睁眼的现实里。

你知道吗?我好想跟你说说我生活里的那些压力,但我知道有太多是无谓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彷佛柔软的人必定受苦,有勇气的人注定得接受挑战,好像只有在经历过这些以后,才能真正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坚强,人生好苦,但像我这样刚强的人永远不会选择低头,我相信你也是一样的,可是实际上,愈是坚强的人在夜里愈是脆弱,愈是有自信的人愈舍不得身旁有人来去,虽然明白身边无论是什么最终都会走向分离,但有时离别来的太快,真是让人措手不及。(推荐阅读:

因为你是我爱的人,所以我希望在你面前的我从不轻易掉泪,我知道你见到我的泪会心疼、会替我抱屈、甚至你的心头也会同我般难受,我爱你几乎相等于我爱我自己,因此我选择了隐瞒我的痛楚,我宁愿自个儿耗尽多少个夜哭泣,也不愿你和我一起难受,因为你有属于你的生活压力,而我的世界即便崩塌我都会奋力撑着直到最后一刻。

你是我生活里的一抹艳红,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将多么晦暗,我不愿造成你任何负担,只为维持我俩之间长久以来的安稳与自然,只有在你面前我还有一丝气力提起笑容,只有此时此刻是真心的,我爱你,是因为你是我心底的一部份,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当愁苦的歌都唱尽以后,我不再疲倦、不再流泪、不再受伤,你我成为了勇敢的人,到了那时,我们就能相爱了。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忘了眼泪不过失效药,忘了百年无声口号,没能忘记你,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疯狂,想要声色的张扬,我想要你。”--- 陈粒《奇妙能力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