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或者该说,为什么很少听到男性避孕药?为什么除了保险套与体外设精以外,男人几乎没有其他的可逆式避孕方法?事实上,不是科学上无法有突破斩获,而是缺乏市场诱因。我们必须问,如果真有男款的避孕药,与女款一样可能有身体不适的副作用,会有男生愿意使用吗?以及当男性的避孕药迟迟不获关注,男性是否也等于变相被排挤在“生的权利”之外?(同场加映:

我一直很纳闷一个问题,为什么除了保险套,没有其他针对男性的方便可逆式避孕?所谓可逆式避孕,是如避孕药、避孕环、避孕贴、子宫内避孕器、避孕植入剂等这些不会让人终生不孕的避孕,目前常见的可逆式避孕都是女性专用。

奇怪的是,为人所熟悉的男性可逆式避孕百年来仅有两种:保险套或体外射精(虽然体外受精不论心理上和生理上皆不可靠,根本称不上避孕)。为什么却从没听闻男性避孕药?(推荐阅读:专业药师告诉妳,避孕方法到底有几种?

虽然说女性避孕药只要每月专攻一颗卵子,男性避孕药却是要面对每天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精子,但科学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吗?

经济的难题可能大于科学的问题

这个问题事实上不是科学的问题,而是经济的难题。单说男性避孕药没有市场,我相信没有人可以接受,传统上男性背负传宗接代的责任,所以男性避孕市场低靡或许还有道理。但在现今,许多男性一样对避孕也深感兴趣,男性也不希望女性性伴侣意外怀孕,怎么会没有男性避孕药的市场呢?(推荐阅读:你没想像过的女性心酸!“我需要避孕药,因为...”

人称避孕药之父,自称为女性主义者且为研发女性口服避孕药的关键人物 Carl Djerassi 曾言:“科学上,我们知道如何制作男性避孕药。”但就经济上而言,他却难以想像男性避孕药的上市,因为前二十大药厂都对男性避孕药兴趣缺缺,根本不想投资,所以目前都只能仰赖学术机构的独立研究。(推荐阅读:保险套的伪装

到底为什么没有经济诱因?有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点,现阶段多元的避孕商品已瓜分避孕市场

在药品研发动辄五年甚至十年的产业生态中,即便只是改善现有的药品,就要数千万美金的投资,而行销又是另一钜额的成本。避孕有惯性,已经习于特定避孕方法的男女并不会特别花心思在新型的相关商品,而药厂开发新型的避孕产品多少会影响自有的避孕产品销售。是故,各大药厂也顶多愿意花心思改善既有的避孕产品,也不愿意开发新型的男性避孕药。

第二点,避孕药的副作用让人无法接受

药通常是用来对付病人的,但避孕药却是给再健康不过的人服用,而且还是长时间的服用。尽管任何药品都有副作用,但对抗疾病的药品会因病痛的减缓而抵销药品副作用的不适,举个极端的例子,即便癌症病患因药物副作用而有更多的不适、病情加剧,甚至死亡,药厂仍旧可以赚进大把银子而不会受到太多的责难。所以对药厂来说,与其花时间和精力研发男性避孕药,不如改进现有癌症或其他重大慢性病的药还比较划算

第三点,男性避孕药的副作用更让男人无法接受

由于怀孕的是女性,只要女性避孕药的副作用没有比意外怀孕来得不适,基本上任何副作用在合理范围内女性都可以接受。

由于有怀孕作为比较,所以女性对避孕药副作用的容忍程度较高。但对男性而言,不论生理上或心理上,与服用避孕药相比的是完好而健康的身体,任何稍感不适的副作用都很难合理化或正当化。在2010到2011年间,曾有一项大型的男性荷尔蒙型避孕法研究,最终就因有高于预期的焦虑、情绪影响和性欲高涨等副作用而不告而终。

第四点,相较于避孕,多数男性还是比较关心性功能障碍

女性到了更年期后,便不会再忧心避孕药对生殖能力的影响,但对男性而言,避孕药影响的历程会比女性还长,年轻男性的生殖周期可长达20岁女性的两倍,所以年轻男性服用避孕药时,必定多少会带有更多的迟疑和担心。若要说服年轻男性服用避孕药,药厂需要花费较一般药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行销、广告,甚至诉讼,而同时耗损专利期间和其他利润回收的可能。此外,在男性生殖周期较女性长的前提下,若服用避孕药,多数男性可能反而比较在意其对性功能的负面影响,往往也容易将生殖功能健全与否归咎于避孕药的服用。

男性也有避孕的选择权

基于以上经济考量,目前愿意从事研发男性避孕药的仅剩政府单位、学术机构或基金会等非营利组织。在没有研发的经济诱因下,只能透过大药厂向非营利组织直接购买研发完成的医药产品,再由药厂来经营上市和行销,以节省研发的成本。如美国医疗研究机构帕萨默思基金会(Parsemus Foundation)目前正研发一种注射型的水凝胶Vasalgel,将凝胶直接注射于输精管便能如塞子般阻档精子游通。此种凝胶只要透过注射溶剂便能直接溶解,具有可逆性,而且完全免开刀。(推荐阅读:改变性爱规则!男性也有避孕药了?Vasalgel

该基金会主任 Elaine Lissner 澄清,长期以来大部分人都认为可逆式男性避孕药会和女性避孕药一样属荷尔蒙型的避孕法,但事实上他们目前正在研发的男性避孕药跟荷尔蒙一点关系也没有。虽然 Vasalgel 仍在试验阶段,但已有多项动物实验证明具有相当的持久性和可逆性,预计今年会开始进入人体试验,若有大药厂愿意合作经营,理想的目标是在2018年正式上市,人类的避孕史想必又能多了令人振奋的一页

所谓的自由,其实就是拥有选择的自由,选择的多寡,意即自由程度的高低避孕从来就不只是女人的事,事实上不少男性对结扎和保险套以外的避孕方法也跃跃欲试,这次我们谈的不是女性的避孕选择权,而是男性的避孕选择权。如果男性避孕药将来能顺利合法上市,克服副作用对男性的身心影响,以后男性朋友也多了一项避孕选择,对生育也可以多一分参与,多一分自由。(推荐阅读:我的阴道我的决定:女人该有权选择是否避孕与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