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为女性领导者刻意加上“特质”,想像他们“应该”要成为的样子。即便是当代优秀领导梅克尔、希拉蕊、蔡英文、Marissa Mayer、Elizabeth Holmes⋯⋯都依然因为性别身份遭到许多质疑与挑战,一起来看看,身在这个世代,性别平权,还有很长一条路要努力。(推荐阅读:

猜猜这两位优秀的经营者是谁?

最近相关 M 与 H 的新闻很多,所以有好一阵子,我滑手机心不在焉的时候,都会不小心搞混。

M 刚满40岁,自史丹佛大学资工硕士毕业,专长人工智慧,加入矽谷着名科技公司后,十年内一路由软体程式设计师、产品经理、升到副总及发言人。三年前接任一家年营收数十亿美元、却面临成长衰退的网路媒体公司的执行长,职掌一年后,股价即成长超过 70%。2013年,美国《财富》杂志所排名40位40岁以下的商场明星中,M 赫然排行第一!当年脸书的创办人 Zuckerberg 也在榜上,只被评选为第三。M的丰功伟绩,无疑是让众人仰望的一位卓越经理人。

今年31岁的 H 相较起来,稍微叛逆、却也更为传奇。19岁从史丹佛大学化工系辍学创业,成功地从多名矽谷投资人募得超过4亿美元的资金,打造了一个估值高达90亿美元、震撼整个医疗检验产业的事业。这使得 E.H.在年仅30岁时,就被评为世界上白手起家中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同年在 TEDXMED 发表演说,被誉为第二个 Steve Jobs。

她们,都是金发蓝眼的科技美女、商业巨星、媒体宠儿。惊讶吗?M 就是Marissa Mayer,Yahoo!的执行长。H 则是 Elizabeth Holmes,Theranos的创办人暨执行长。(同场加映:

不过,她们最近遇上很多麻烦。   

女性领导者所遇到的反对声浪

Mayer 虽大刀阔斧进行企业改造,然而仍难挽 Yahoo!营收与获利率连年不断下降的颓势。今年(2016)更是传出大幅裁员、分拆事业群的意态,员工无不人心惶惶、怨声四起,股东们也暗地里逼着董事会,准备随时开除她。

Holmes 更不好受,去年(2015)十月华尔街日报针对 Theranos 发起猛烈的质疑,对 Holmes 所宣称的核心技术表示充满疑点,暗示该公司对外的发表只是空洞的愿景支票,造成她一时之间声望骤跌,投资人信心大减。

群情躁动,无论是 Yahoo!或 Theranos 内部员工或外部传媒,均有声音提出希望让“更有经验”、“更具成熟领导风格”的管理者来接手公司。而原先 Mayer 与 Holmes 所代表的性别平等、多元化等价值,遇上眼下时局艰困、企业策略转型等挑战后,竟一下反转,被归因为使得整个公司领导失败、决策错误的因素,指责 Mayer 与 Holmes 这些“女性”领导者们并不具备“娴熟管理技巧、大器经营组织”的能力。

在这21世纪初叶,我们仍身处在一个职场两性平权观念刚萌芽的时代,人们很难避开性别特质的刻板思维。在与这些女性领导者接触时,仍充满陌生与种种不解,或投射出过多不切实际的期待。

Mayer 与 Holmes 个人的卓越能力与坚强性格,无疑是她们成就今日成功的因素。但是就当企业遇到各种现实考验的时候,人们要如何相信,这些接受顶尖教育、生活水准无虞、美貌高雅的女人们,能够力挽狂澜、体察组织困境、打破市场颓势?

当企业一旦发生衰退事件,员工心中开始寻找一位坚强、实在、拥有传统父亲形象的一位领导人出来安定人心、扭转时局时,女性领导人这个新面象,是否能取代人们心中的这些渴望?

同样正协助公司转型、试图在商业世界再创荣景的两位老牌科技公司执行长 Meg Whitman(HP)与 Ginni Rometty(IBM),虽然经验更为丰富可观,却也一样要为这些的质疑所扰。女性领导者天生所具备的温柔、包容、关怀等阴性特质,是否能够凝聚众组织成员的信赖与尊重?

打破框架、拥抱差异:我们还需要更多典范

非裔演员 Morgan Freeman 某次接受访谈时,形容“设立纪念黑人历史的节日”是一件“荒谬”的事情。他表示,若希望让黑白种族歧视消失,就是要让人们停止刻意互相称呼“白人”与“黑人”。

这样的逻辑原则,也适用于面对性别概念的框架。若希望消弭不平等与歧视,有一天人们也该不再着眼于谈论女性领导者与男性领导者的差异是如何如何如何。打破两性框架,拥抱彼此差异,这是我们必将迎临的未来。(推荐给你:雪柔·桑德伯格给社会新鲜人的一封信:别让任何人限制你

看着梅克尔、希拉蕊、蔡英文、Marissa Mayer、Elizabeth Holmes……,我们还需要更多这样的典范。这些掌握当代趋势浪潮、站上世界顶尖舞台的女性领导者们,正在现今社会,为女性开启了一道想像的门。她们证明了,这是个用人唯才、任人唯贤的世界。女性同胞们进入职场、发挥专长、走向卓越,是无关乎性别,不具特殊含义色彩、更没有透明天花板的。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职涯发展与自我追求,都是天经地义的行动。

要抵达这样的世界,在这阶段,我们仍需珍惜我们的领导女力。她们仍是创造平等工作场域、为职场女性建立自我的典范标志。论断她们之际,我们仍须练习使用在性别框架上公允的标准,来看待并鼓励这些“领导者”。

祝福 Mayer 与 Holmes。无论她们的领导与创业这条路今后将走得如何,相信她们都会是极好的范本,成为众多职场女性自在踏实前行的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