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的情人节,总是很流行“去死去死团”,视所有闪光为炸弹,害人害己。其实,我们真正害怕的,不是那些相爱的人,而是恐惧自己没有再爱的勇气。今年情人节,让我们单身的更大方、更愉快。敬相爱,敬一爱再爱勇敢的你。(情人节,写下你的单身日记

文/Amazing!

从来没想过,我要自己一个人过情人节。

这是六年来第一次。

以前总嚷着不需要特别过节,平平凡凡过一天也不错,但也总是庆幸自己这一天有个“理所当然”的过节对象,就算只是看场电影,也可以打卡放闪光。

没想到今年情人节,我却要用“单身”的身分过了。

情侣放闪,全部去死去死吧?

记得去年刚开始恢复单身时,非常不习惯自己被“野放”的身分,总希望自己是有人豢养的,身后有主人罩着。还是习惯有什么消息想第一个跟他分享,看到新奇的小物也第一个想买给他,就像一种献祭,或是供奉。

但最不习惯的绝对是,过去在路上又牵又搂,一张小椅要塞两个人,属于放闪一族的自己,竟然开始无法忍受其他人的闪光。总觉得那一幕幕幸福的画面,变成了一道道螫人的光,深深刺痛着自己。

提醒着我,那也曾经是我拥有,但现在不属于我的幸福。

捷运电扶梯,一路向上不断亲吻的情侣;咖啡店内,对望超过十秒并甜笑着的恋人;红绿灯前,十指紧扣不舍放开的爱人。都成了我最不想看见的画面。甚至是脸书上常常放闪的朋友,都被我停止追踪帐号,拒绝放入眼帘。(推荐阅读:

以免对映出我的形单影只。

这一刻,我成了“去死去死团”,每次看见这些情侣,或是夫妻,都忍不住想:“我也曾经像你们一样,以为永远会幸福下去。但这些将来都会失去的,你们不会一直幸福。”用这些几近诅咒的悲观话语,安慰自己失去的失落。好像全世界跟我一样悲惨的话,我就不再觉得自己悲惨了。

我不再相信,人,可以得到幸福。

面对自己的内心渴望,承认自己只是不敢再受伤

这样愤世忌俗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每次我好像从这些咒骂中获得“愤怒的力量”,但我却一点都不快乐。

直到有一天,我在脸书上看见挚友与她交往多年的男友,两人傻笑的自拍照,他们只是头靠着头,眼睛笑弯地看着镜头,没有甜腻的文字,只写着:“四周年。”只是这样简单的幸福,我就潸然泪下。

那一刻,我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不相信爱情了,我内心非常渴望幸福,只是我不敢再相信爱情,也不认为自己足够资格拥有幸福,因为害怕再次的受伤与失落,所以用“去死去死”的心态欺骗自己,却不真实面对自己。

想起过去参加婚礼时,都会对坚定走向对方的那个背影,感动到泪流满面。因为我深信,爱情开花结果的那一刻,我们都会很幸福。我始终是爱情的虔诚信徒。

“上帝会给予努力的人糖果,但因为你现在太爱这些糖果,可能怠忽了你的任务,所以他先收回去,以后你若努力认真,他必将给你应得的糖果。”一位教会的朋友告诉我,我们都值得拥有幸福。

发现原生家庭的影响,看见自己在爱情中的样貌

后来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看爱情电影跟韩剧,也读了好多关于亲密关系,还有“爱自己”的心理书籍。我才发现,过去在爱情中焦虑不安的自己,其实并不只是因为“爱情”这个因素影响,而是过去二十多年来,在成长过程中,因为父亲长期缺席,使得我对亲密关系充满失望,却又无法否认地渴望。那个没有被原生家庭满足的“小女孩”,一直隐隐地影响着我在爱情中的感受,每当对方不回应讯息,或是不牵我的手,就勾起“父亲缺席”的长期阴影,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然而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同场加映:

心理学认为,我们之所以追寻爱,为的就是弥补童年时的缺憾。

看清楚自己之所以为今天的样子,在爱情中的渴望与矛盾来源,就像看清楚问题的根本,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终于有一个方向可以努力。现在的我正努力与父亲和解,透过书写告诉他,我在自己身上所发现的他的影响,还有我在爱情中为何失败,“但我不怪你,因为我已经长大,应该为自己的样子负责了。”

虽然与父亲的相处还是相当别扭,还是对话无法超过三句,还有好长一段修复之路要走。但这个改变的开始,让我相信自己正在一条变得更好的路上,原来幸福真的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上,而不是期待别人给予。

重新认识爱,相信我们都值得幸福

说起来觉得很有趣,自己竟然在二十五岁这一年,透过一场失恋,重新认识自己,认识原生家庭,认识爱与幸福到底是什么。虽然还是颠颠跛跛像刚学步的孩子,但我可以预见自己稳稳站着,闪闪发光的那一天。

现在偶尔听朋友聊他们的爱情故事,虽然偶尔被闪到大喊:“你们真是太恶了!”但我却发现自己的内心,不是真正的厌恶或悲伤,开始有一种“替他们开心”的幸福感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