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相爱容易相处难,观察细腻的许常德老师却说,相处容易,要长久的爱下去,才需要眉角。爱无两全,让我们找找其中平衡,找到那个让你总是有耐心的人。(推荐你看:

相处,是一种生活状态,重视的是平衡。相爱,是一种感受状态,追求的是满足。当妳要从相爱跨到相处时,这个过期就是决定你们能否好好相爱又相处下去的关键阶段。妳爱他,妳不一定了解他,妳更不知道他在相爱以外的样子,那么多妳会很在乎的那些未知……

妳说,当爱上一个人后不久就决定要爱他一辈子的愿望会不会太像赌徒或吸毒者?是妳觉得不管他拥有多让妳受不了的生活习惯妳都能忍受,还是妳认为妳有能力改变他呢?要一直相爱已经够难了,妳还要把相处想得那么简单容易,会不会瞎到过分了。

奇怪的是,这个世界大家都在集体装瞎,都漠视这样的豪赌在每个情爱与婚姻关系里爆发各式各样的灾情。这些灾情都不小的原因是每个豪赌的人都非常在乎输赢,他们不是来玩玩,输了可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他们都是赌上一生的可怜人。

可怜的原因在于没有准备好后退的路,没想过要有独立的经济条件做后盾,我已踏上了相处之路,就成了依赖对方的半废物。原本一方可以自理生活的,一相处就不会了,久了,就在这方面完全废了。另一方原本有工作的,为了养儿顾夫,也自断武功离职在家专职家庭主妇,不久,也跟社会脱节了。(推荐阅读:

当自废一半武功的两个人有天发生难以继续相处的问题时,他们碍于已无法独立自理,又碍于面子或孩子或亲朋好友偷窥评论的问题,他们是连分手的勇气都没有的。于是他们又继续相处下去,继续变成他们生活的唯一目标,或许,某天发生了什么大事件迫使他们分开,否则保持现状会是大多数疲倦到认命的人会有的选择。

谈了那么多相处,而相爱呢?难道爱情经不起密集长期相处吗?尤其是在相处里回头望相爱那个阶段的人,都会想……那些爱,难道都回不去了吗?为何回不去也放不下呢?是想要给自己保有最后一丝希望,还是跟大多数人一样,已不知道要用什么角度来想这个问题。

不管是责任的角度、爱的角度、人性的角度或单纯享有的角度,都会干扰妳做最后决定,原来妳选择的相处这条路上,早被妳什么都要顾虑的态度堆出许多障碍物,它已不是那么简单空旷笔直的一条路了。

相爱,是愉悦的,是期待的,是轻松的;不相爱,是猜疑的,是掌控的,是豪取的。

在相爱的未来里,能保有多少爱才是妳该在乎的,不要以为相处了,就离对方的爱比较近了。不要以为允诺彼此专一,妳就得到他对妳的忠贞,这是两回事。或许妳会问,如果什么都不约束,那要结婚做什么,那要变成伴侣的意义在哪里?如果妳要认真问这个问题,那我也认真地回答妳:是的,是没意义的。

没意义的原因是,它没有太多实质保障,就算有,也要相对付出代价。妳以为的保障……比如财产或法律的限制,这些都有太多方法可逃避责任,不管是脱产或外遇,顶多让妳空洞地占有这个人的身分。既然什么保障都没有,既然婚姻只管得住愿意负责的老实人,那么,意义就显得毫无意义。

其实,相爱,重质不重量。爱在漫长沉重又辛劳的相处旅程里,一如凉亭,走累到一个程度,若碰上凉亭是何等幸福。

相处以前,妳什么责任都没有,才让你们爱得那么容易又那么浓。但是责任毕竟不是空气,当妳决定扛起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没那么多时间和心力与情义去爱了,但妳要小心,别轻忽这问题,否则千山万水一过,那份爱早就在半途上默默地消失了。失去了,再找回,可是比登天还难,因为谁都无法面对那久违后的尴尬。(推荐给你:

避免这尴尬,妳就要调整妳对爱的量的期待,每个月有个像样的两人约会,没有约会,爱就没有让妳可以脱离现实的舞台。如果妳认为哪有这样的时间和心情,那就表示妳已放弃了,连这么重要的事妳都轻易地说没办法,还有什么资格要爱呢?

懒,只配吃剩菜剩饭;懒,就会相信一劳永逸的老套过时方法。相处里的相爱,可以是点缀夜空的星星,少,但明亮;相爱后的相处,是全新的旅程,可不是此刻的爱的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