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旺角在大年初一(八日)时,旺角警方取缔违法小吃摊,民众捍卫路边小贩,因而爆发警民冲突的大型骚乱。警方先是对空鸣枪,接着将枪枝指向群众以示威胁,五十人遭逮捕,一百余人受伤。继雨伞革命之后,香港民众对于警方与官方的不满、不信任、不能忍受,已经濒临边界,藉由此次旺角骚乱,我们能一起思考“暴力”存在的意义。(推荐阅读:

今天看了许多关于香港的报导,有站在谴责警方立场的,也有站在支持警方立场的。坦白讲,事情的前因后果其实也不算复杂,但谁对谁错,又是很难三言两语说清楚。

然而和一位朋友的讨论,给我看这件事情的另外一个观点。今天我们不谈事件,来谈谈所谓的“暴力”。

我觉得现代人普遍处于一种很“闷”的状态,这种感觉摸不到、看不着、无以名状但却又确确实实地存在于生活当中。闷的来源有很多,但其中一种我认为最大的来源,是所谓的“无力感”。对,我们对于很多事情感到无力,我们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主宰发生在我们生活当中的许多事情,实际上我们也不能够。但社会时常会灌输我们一种幻觉:我们理当要是无所不能,我们理当要是宰治一切。

于是无法达成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无力。而这种无力慢慢让我们感到冷漠,而冷漠让我们失去信任。我们开始无法相信很多事情,我们无法相信自己对于现况可以有任何改变,我们也无法相信政府能够也愿意去替我们完成任何事情,事实证明好像也是。于是无力感加剧,这种无力的冷漠慢慢转变成一种无声的愤怒。我们表面平静,但内心隐藏着深深的愤怒。

这种无声的愤怒,很容易透过煽动而爆发。

这次的事件起因或许不大,但演变的结果比较像是大家长期愤怒之后的一种反动。会变成这样的局面,你很难说是人们纯粹的愤怒发泄,还是有人“蓄意”煽动的结果。不难看到许多阴谋论的影子,诸如亲中的官员还是黑社会的介入,但这是题外话。

暴力是整件事情的催化剂。

暴力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而一旦暴力开始之后,我们就很难去归咎对错,因为主宰暴力的不是理性的思考,而是野性的冲动,结果只有你死我活,只有成王败寇。暴力是一个多么简单的方法,又是多么直接的诱惑。

或许我们本性都喜欢暴力吧。因为暴力不需要思考,暴力也不需要沟通。而暴力本身,就是最完美的优越感体现,一个我赢过你、也压过你的直接成果。(同场思考:

身为一个时常接触暴力、体会暴力和使用暴力(?)的武术格斗爱好者(?),我深谙使用暴力的快感。但是同时你也知道,一个好的拳手必定是冷静的,而武术的真谛不是在于破坏,而是在于体会和控制。用全力灌倒一个人相当简单,但使用技巧、控制力道让对方知难而退才是真正困难的事情。

所以老子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武的真谛是在于止戈。而我观察到,许多不知道力量多危险、不知道自己多无力的人,越喜欢使用暴力,不论是肉体或是精神上。

暴力其实无时无刻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上。言语也是暴力,文字也是暴力。媒体每一天都在行使言语暴力,而意见领袖同样也是在行使言语暴力。可能我们都很难脱离“优越感”的诱惑吧。但其实言语的暴力远比肉体的暴力更严重。因为拳头打在身上看得到伤口,言语割在心中却往往被忽略。肉体强壮和内心强壮是两件事情,而我们大多都只知道锻炼肉体,让心灵无比脆弱。(推荐阅读:

所以我认为许多事情都不应该诉诸暴力。香港今天的事情也是因为暴力,导致了难分对错的结果。人们的愤怒其实是一种力量,能够将事情导向好或坏,端看我们如何使用。在最近几年,我们社会上充斥着无数也无止尽的抱怨、推文、快闪和占领的活动。但同时做为一个体制的反动,我们崇拜无结构的状态,反抗任何性质的体制化,使得这些力量消散浪费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动当中。

暴力的反面是沟通,但是要达成沟通之前,双方的立场要足够对等,而对等的条件是我们要足够强大,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我们需要冷静、需要坚持,也需要有体制和计画,来使我们的声音足够洪亮,不会掩没在一些煽动暴力的浪潮当中。而要做到这些,或许我们需要领袖。

记得之前在看文章时读过,一个好的时代是不需要英雄的,而需要英雄的时代往往都不怎么样,有英雄是种悲哀,不论对时代来说,还是对英雄本身来说。但或许在我们的时代,我们会看见新英雄的诞生(Perhaps in our age, we will see the rise of new h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