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总有那种时候,你不确定要这么安稳地走下去,或是绕一条远路,去一个你更想去的地方。先问问自己:你追求精彩还是安逸的生活?我们都更需要归零的勇气。(推荐阅读:

长期的异地生活,最令人有趣的一点,就是有机会认识来自不同文化背景、拥有不一样生活故事、迥异经历的国际朋友。在他们身上,有时候能看见自己的影子;有些时候反观省思;更多时候,我们相互学习。

丽莎是我刚认识,但一见如故的好朋友。和她的第一次会面可说是“不打不相识”──当然不是打架,而是打球。我与丽莎都是网球的爱好者,但在这一对一的运动中,想要找到程度相当、能打得尽兴而不用担心拖累对方的免费球友,着实不太容易。尤其我们都曾在网路社团里遇过不少有“Yellow Fever(英文俚语,并非医学上的黄热病,而是形容对亚洲黄种女性有特殊偏好)”的西方男子,以假藉征球友名义行亲近东方女孩之实、令人退避三舍的经验,因此,当看到对方贴文诚征练习夥伴且“限女性”时,两人一拍即合。

遇见丽莎的第一天,她刚和交往 8 年的美国男友订婚,才从日本搬来旧金山 1 个月。“太好了!远距离恋爱实在辛苦。”曾有亲身经历的我打从心底恭喜她。

拥有日本法政大学国际关系学士,丽莎一毕业就加入阿联犹航空担任空服员,想趁着年轻拓展眼界。驻扎在杜拜三年,她飞遍世界 60 余国、上百个城市,体验各国风情,并在短短时间内便从经济舱升迁头等舱组员,领着新鲜人望尘莫及的薪水。卸下空姐职务后,她定居广州半年,陪伴调到中国工作的男友兼学中文,之后回到大阪辻调理师专门学校,接受东洋料理师训练,结业后订婚来到美国......

我内心才正赞叹于她年轻识广的精彩人生,丽莎却接着说:“但现在,我不知道未来可以做什么?”

即将跨入 30 岁的人生分水岭,丽莎担心她的学经历即便丰富,却互不相关,难以衔接出一个完整的包装。认知到空服员并非自己长久志业后,虽然发掘出料理专长,更取得日本料理师认证,但随即移居美国,多了两层文化加语言的隔阂,起步看似更难。“彷佛过去几年时间都白费了!”坐在球场边的板凳上,喝了口水,她叹了声气。(推荐你看:

“我能够理解你的不安。”我忍不住想跟她分享。

我的二十世代,也是在不停地寻找热情、追逐梦想中一次次翻转。新闻系毕业后,我成为科技财经杂志的采访记者,所属杂志转型数位化时,因为内心一股“还年轻,不想被定型”的想法,在电影《穿着 PRADA 的恶魔》上映的同年,挤进了许多女孩向往的时尚杂志,期间却也埋入弃笔从商的种子。这个种子因为运气好,在英国政府奖学金的资助下得以成长。前往伦敦完成时尚产业管理硕士后,我回国踏进精品业玩行销和品牌,后来,因为无法抗拒的机缘,与朋友们一起投入科技贸易创业。

当时,我以为终于找到想长久经营的职涯定位,谁知半路杀出了程咬金,还成为了我人生最重要的另一半。婚后,在轻重权衡下我退出了创业公司,与身为软体工程师的老公移居世界科技的“零点”(Ground Zero)──美国旧金山,我重新执笔,成为书籍与专栏自由作者。

十年期间,每一次的转折都经历了一段破茧而出般的身心挣扎和努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来到每一道转角石墙前,苦恼着该不该、或着要如何翻墙过去时,“好好的直路不走,这是干嘛勒?”“年纪不小了,砍掉重练会不会赌注太大?”类似的自问句,就会回荡耳里。

每一次,我都担心前几年的人生是不是白写了,却一次又一次发现,即便踏上不同的道路、翻过新一页篇章,一些自以为再也不相关的过去某某经验,总是能有形或无形地帮助了当前的处境。那些经验,不见得是能完全符合、运用在新生涯的技能,却或许是一种更成熟的思考模式、一个能解决问题的视角、一项已琢磨培养的习惯、一份人际关系的拿捏、甚至是自我优劣势的发掘……

换句话说,前后的“经历”没有环环相扣,并不代表人生的“经验”无法相互加乘。相反地,如果我们忽视了生活里宝贵的体验,没能将其吸收、转化成未来能临变应用的指南。那么,学历与工作经历也就只是几句肤浅的台头(Title)罢了。

英语里有一句话说:“Uncertainty is a signpost of possibility”。特别是在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的现实世界中,未来的不确定性,正是未来的无限可能性。收拍前,我问丽莎:“妳最大的热情是料理吗?”

“是的。但我没有资历,餐厅不愿意直接雇用我当厨师。我不想从外场开始做服务生,也不想在厨房备料洗菜好几年,更没有本钱和能力自己开餐厅!”她皱着眉望向我,像是发了一记球给我。

“其实,想以料理做职业,除了成为餐厅厨师,还有很多种可能性喔。”我回说。

“妳知道吗,最近有几家新创公司,例如 KitchitKitchensurfing,让消费者透过手机软体雇用‘私人主厨’。厨师在预约日当天准备好食材,到雇主家中做菜,提供私人约会夜、或派对宴客的料理。既然妳有专业,只是缺乏初登场的发挥平台,或许能和他们谈谈,加入私人厨师阵营?”

“或着,像 Blue ApronPlated,每周提供会员不同的料理菜单,并寄送分配好的食材、附上食谱,让任何人只要照着步骤做,也能每餐吃得好。也许,妳可以协助他们开发东洋菜单与食谱?”

“再不然,自己在家中厨房开料理教室,教导对日本料理有兴趣的家庭主妇或上班族做家常菜,也是一种可能性。像Baking ArtsThe City Kitchen,都是成功的例子!”

不知从哪来的灵感泉涌,我一股气地追击。丽莎直视球场草地,思付着点点头,眼睛都亮了。(延伸阅读:

“不可能,也可以是无限可能!这是旧金山式精神。”我对她眨了眨眼,挥手告别,结束了我们的首次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