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瑜举国旗被迫出面道歉之后,哈佛商学院也有另一起“国旗事件”。因为简单的“教室布置”事件,让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开始思考,该怎么与怀有不同立场的“他者”沟通?该怎么坚持自己的观点,同时又聆听另一种反对意见的声音?解决问题的能力,来自于正视冲突,自由思辨,站稳自己的立场,也尊重他人的立场。(同场加映:

这是一件台湾人在哈佛商学院念书时的经历,跟大家分享。

一个暑假的星期三早上,我和一个哈佛 MBA 一年级的学生,暑假回来,我们在咖啡店约见面聊天,聊到他开学不久时发生的一件事情。

HBS(Harvard Business School)班级也有“教室布置”,每个班级的后方会放上该班级所有人的国籍,MBA一年900人,一班90人,来自世界各地的菁英,依照自己对国籍、身分的认定(identity of who you are),除了依照你领什么护照,或许等于或不等于想放什么国旗,另外如果你是 LGBT,也可以放彩虹旗。

我的学生是领台湾护照,没有出国进修过,他也认定自己是台湾人,选择放台湾国旗,他们班上的学生各自填了资料交给校方;放国旗到班上前,大家拿这件事出来闲聊,有一个大陆藉的同班同学知道他选择台湾国旗,开始担心自己要是哪天被记录到和台湾国旗一起出现,会不会有什么不妥,例如被视为“背书台湾的独立性”等等,向班上同学提出了,怕这件事影响他和家人的安全。(同场加映:

这件事情从一小群人闲聊,变成全班开始讨论,为了要不要放台湾国旗这件事,班上同学决定召开班级会议,先从定义开始厘清,再进行双方答辩,最后进行投票决定。

第一次会议,我的学生分享:在会议上,他提出在道德上担心这位大陆同学,所以希望可以厘清“安全”的定义;同时他还是希望挂台湾国旗,原因是:其他班上可能还会有一样的情形,甚至以后从台湾来 HBS 就读的学生也可能会有一样的情形。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被提出,因此他还是希望挂台湾国旗,也觉得应该要继续讨论,有个决定。

再来,对于“安全”的定义,一些华裔以及大陆的学生像其他国家学生解释,被记录与台湾国旗出现这件事,应该是不会危及人身安全,但是职场上的影响,例如丢官或影响升迁,无法确切定义及预测。

然后,有同学提出,就算本班为了要保护这位同学而不挂台湾国旗,也无法保护他到哪里都不被记录与台湾国旗一起出现。许多不同国家的同学纷纷讲述自己的立场:有一个男性同性恋同学指出,在阿拉伯,同性恋要处死,但阿拉伯同学也没有因此说要转班,或者不挂彩虹旗;有一位同学说,自己高龄的奶奶,当初读书时曾被白人同学要求不得出现在同一场合,因为白人同学声称会对自己造成心理上的 insecurity(不安全感),他无法想像几十年后,还有类似的情形发生在自己周遭;身为军人的同学更是无法理解,例如要美国军人想像不能挂美国国旗,他们说简直是感到 humiliated(羞辱感)。(推荐思考:

更有越战难民的后代、国家自由斗士的后代、移民他国的二三代,分享自己的故事、立场。这些约莫二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我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想,就算再过二三十年,是不是也没人能保证我们的旗子就能没有任何挑战的,挂在墙上。

会议中,台上台下讲到从教室布置这件事情投射,对于自己的梦想、家人、国家、后代各种可能的影响,好多同学都显得激动,甚至落泪了。最后有人建议,因为许多同学情绪激动,择日再投票决定;接着大家就都同意下次开会的时间,然后就散会了。我的学生分享,会议结束后有好多人 email 与他讨论,表达他们的意见,分享他们的经验,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大家因为这个“教室布置”,更互相认识彼此的成长及文化背景!

第二次的会议,双方再一次表述立场后,要投票决定四种方案;而这四种方案为:

(A)国旗全上,担心安全的同学转班;

(B)国旗全不上,本班不要用国旗布置;

(C)拿掉这两位同学的国旗,其他国旗全上;

(D)全班一起用象征图案的旗子,例如美国国旗改为有自由女神像的旗子。

最后结果是方案(A),挂上所有人提出的国旗或旗子,担心安全的同学可以选择转班。

我很高兴这个学生处在这样的教育殿堂,可以与各国的同侪自由思辨,就事论事,解决问题!我自己是华顿商学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校友,我认识的 MBA 校友,大多勇于表达,我想是因为许多顶尖商学院教学的方式,用 Case Method 讨论商业议题,使得学生习惯用逻辑思辨、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推荐阅读:

而我辅导的学生,看着他们从准备面试时的紧张,到两年学校生活中每一次的挑战,我看见一些台湾学生从原本不够有国际观,到可以为自己发声,甚至站在国家的角度发声,从举办台湾美食展、讲解台湾历史、文化,到代表台湾校友,甚至代表亚洲校友与母校互动,在各个领域为母校、为国家争光,这些小事大事都给了我以及我以后协助申请的学生一些不同看待世界的方式。

我同时很认同这位哈佛 MBA 学生有道德考量,尊重别人的立场,同时也想到为了自己及以后的同学,真诚地、坚定地表达自己的立场。

国际间顶尖的商学院大多有来自各国的学生,每个人国籍、产业、文化背景各不同,MBA 有这样的教育环境,培养学生站在国际的高度,尊重彼此,我认为是国际顶尖商学院百万投资下的一个无形资产 – diversity,当然这次是一个国旗事件,但 MBA 期间讨论的议题,从商业、integrity(正直),到种族、LGBT,用一贯的态度:表达立场、尊重别人、就事论事,这是我认为很好的经验及学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