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观察家吴馨恩投稿,谈谈跨性别女人的“年节”困境,尽管跨得了性别,却踏不进婆家的门。

新年到了!大家也许都想着要年节时,回家去围炉、向亲朋好友拜年,自由作家蔡宜文,最近以顺性别异性恋女人的角度,写出婆家/娘家/自家三个概念,除了点出主流女人都知道那婆家造成女人的压力,也给出“自己家才是最舒适的”的论点,主张回娘家不见得比较自由快乐。


图片来源:蔡宜文脸书截图

但在女人的困境逐渐被看见同时,有一群女人,家庭本身对她们而言就是渺茫的梦想,她们踏不进婆家,也回不了娘家,可能连自己的家都没有,也就是-跨性别女人(出生时为生理男性,认同自己为女性的人)。

跨性别女人跨得了性别,却踏不进婆家的门

关于除夕围炉对女人的想像,是阖家在圆桌围绕佳肴、儿孙长幼轮流在神明厅拜祖先,因此婆媳妯娌们,必须在厨房里忙碌着。这是台湾传统家庭最典型的景致,或许典型到只能画在早期儿童绘本里,虽然常令女人生厌与备感压力,但对跨性别女人,却常连“踏入婆家”的资格都没有。

试着想想,跨性别女人光是想要有个稳定伴侣,就多为可遇不可求。因为跨性别女人“高度地被色情化”,没有怀孕传宗接代的能力,经济状况差或许加上居无定所,而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多半不好,也意味着(在经济上、关系上甚至诉讼时)缺少一项重要的背后支持,以及社会普遍存在对跨性别女人的“污名”,这些都可能对他人来说代表“玩过不必负责,风险比较好处理”。

于是,在很多关系中,对于跨性别女人的态度不会认真,这是心态与结构交织的结果。在这以(跟异性)“结婚”做为主要家庭想像的社会,对于跨性别女人而言,奢望能“成家”几乎不可能,更遑论在讲求生育与外界观感的社会能“踏入婆家”,被另一伴的原生家庭所接受。(同场加映:

跨性别女人能回娘家吗?

跨性别女人在原生家庭关系中也要面临挑战,许多跨性别女人早已与原生家庭切断关系,甚至曾经遭到家人亲戚的暴力相向,或被扬言“不准回家”,与自幼就被赶出家门。

跨性别团体-台湾性别不明关怀协会的理事长-吴伊婷,就曾在节目《婆媳当家》中表示,最大的愿望就是与原生家庭好好吃个年夜饭,仅此平凡甚或卑微的愿望而已。

除此之外,就算原生家庭对其性别认同的支持,尚会面临许多问题。像是家庭关系的修补,基于曾经的挣扎与不接纳;远房亲戚与邻居的异样眼光,还有“认不出来是谁”,所造成的尴尬场面;就学与就业的困难,造成与平辈之间成就比较的自信心重挫,都是过年间跨性别女人的压力。

甚至对许多人来说,“被嘘寒问暖”应是过年的一大压力与困扰,只是对情感与工作常不顺利的跨性别女人来说,能够不被对方因为感到尴尬而“跳过”地问一句“妳现在有伴了吗?”、“妳工作还顺利吗?”,却是难以得到的关怀。(另一种思考:

跨性别女人能不能建立自己的家?

即便跨性别女人试图独力生活,现实的问题依旧让人失望,由于社会的歧视与污名,使得跨性别女人无法顺利拥有正常的居住权与工作权。坊间张贴启事中“限女性”或“限男性”,与法定性别不符的外貌及认同,都是她们找房子与工作的阻碍,房东与雇主更可能拒绝或提出不合理的要求,甚至是以“他人观感”为由,将跨性别女人退租与解雇,即使有幸留下,也可能面临左邻右舍与主管同事的异样眼光及敌意。(推荐阅读:

目前若未接受性别确认手术(就算有意愿,对于普遍面临就业歧视的她们而言,可能相当昂贵),跨性别女人在法理认定上依旧是男性,因此异性恋跨女无法在法律上与相爱的男人成婚。

且纵使有越来越多拥有家庭且社会认为“成功”的跨性别女人登上各大版面,像是美国的奥运十项全能冠军-凯特琳.詹纳,与台湾的台中一中老师-曾恺芯,仍不改变社会普遍对跨性别女人的“病理化”与“污名化”。更况论在目前婚姻平权、多元成家与免手术变更法定性别,这些基本法理保障都尚未有盼头的政治局势,对于跨性别女人“家”的想望,依旧没有任何的保证。(同场加映:一中老师的变性告白:从曾国昌变曾恺芯,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

最基本的安身之所呢?

这些都是面对社会处境的困难,当她们真的走投无路时需要的是庇护与安置,光是在美国,就有高比例的跨性别女人与女孩,沦落到流落街头、流离失所的困境,同时在美国流落街头的 LGBT 青少年,正是性贩运的头号受害者之一,使得不少跨性别女人与女孩常不得不以“幸存的性”(survival sex)维生。(推荐阅读:

这些问题并非没有方法解决,然而这块措施多半并没有被认真实践,像是传统安置妇女的资源与空间,经常性地忽略跨性别女人的需求,甚至对跨性别女人加以排除,与社工及其他个案营造“敌意环境”问题;而且至今,政府也没有设立任何针对跨性别女人需求的资源与空间,对于高度面临暴力威胁、经济弱势、各种关系(亲戚、家人、伴侣)不稳定的跨性别女人而言,实在是毫无保障的困境。

目前我在妇女团体工作,有个为无家可回的受暴妇幼过年所需募款的方案,但可惜目前与妇幼同样弱势的同志与跨性别,并没有相关的专门资源。希望有天,这些跨性别女人的困境,也能够被社会看见、正视,一同努力处理她们面临的问题,让她们有朝一日也能够过个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