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人可以改写自己的命运吗?你相信你可以追求并且成为自己真正想要的人吗?作者林微弋响应 SK-II 改写命运之夜,写下属于自己的改写命运方程式,微弋口中的改写命运更是生命自我实践的过程,改变自己的行径方向,开拓出自己最满意的那条人生道路。(同场加映:

【弋语】什么叫改变命运?

改写命运=改变自己前进的方向,开拓那条自己走的路。而走过的痕迹跟开出的道路,才是所谓“命运”。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不可抗力,无法动摇的。命、运,都是有机的;于我而言,重点在“改变”。只要你愿意,就能改变命运。

表演技巧也能实践真实人生

身为演员,从一开始接触表演到现在,我学习了许多表演技巧。其内有一套很直接能运用在大多文本上的程式,是一开始解读剧本跟角色时我常用的方法。透过精辟的自我分析,问答;原本迷雾般的角色人生,渐渐被演员看出方向。我潜移默化地将之运用在自己的人生上,意外地无比受用。此套小“撇步”,或许也能成为你改变命运的方程式。


三年前,我实现了至美国念书的梦想,获取哥伦比亚大学表演硕士学位。我与我最好麻吉两人共享一套硕士袍:)

4W1H:What, where, when, why, and how.

(本来还有个 who,但我们先 Focus 在改变自己的命运上吧!此番表演技法是我表演启蒙恩师姚坤君老师教授。)

通常,当我想改变,或欲追求某个渴望已久的梦想时,代表我对现况有所不满:可能是工作、爱情关系、不满意自己的样子,生活型态非我当初想望⋯⋯等等。 那要如何厘清呢?

第一步该做的就是问对问题:运用这四个W跟一个H自我问答,能让正面对人生交叉口的你,看清楚想改变的重心:

WHAT 做什么?

要踏出这第一步,需认真坐下与自己对谈:

我想“做”什么?进修?找自己?找到对的信仰?想要有家庭?想赚大钱?想要出名,想变成最大师级的艺术家?要学新的技能或是新的语言?开咖啡店?拍电影⋯⋯?当时我粗略的答案是“进修表演,以美国为目标”

切记:这里不能太过笼统。不能只是一句“我想换工作”或“我要学新东西!”或“我想继续念书!”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目标越精细,造成你追梦的动机越强大,气场越旺。如果要换工作,至少问问:“做什么样的工作会让我早上爬的起来?我想要稳定的朝九晚五,还是弹性的自由工时?”

有时候妳会发现,低薪但弹性的工作比高薪却超时的职业让你更快乐;有时候妳会发现,妳心里一直以来的遗憾是多年前你选择了经济系而非想念的哲学;有时候你会惊觉,你说法文比用中文更能写出浪漫的诗句⋯⋯。不要被外界的价值观影响。不要被他人的意见左右,不要因为自我能力的不确定而胆怯。这里你必须撇开杂讯,仅只认真聆听自己的想望,如此,才能听见答案。(一起思考:拿到高薪之后,我们真的就会快乐吗?


在问 What 之时,写下你的天马行空,不要停歇。让千万想法带着你出发先!

WHERE 在哪里?

这件你想做的事情,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完成吗?或是你必须旅游?移民?到另一个国家?会不会牵扯到其他人?影响大吗?

我的答案是“在美国”。当初我并没有特别设定哪一个城市,也没有多想是否纽约市会比佛罗里达来得适合我,因为我觉得我蛮好养的。但或许你,是冬天一到就会忧惧症的阳光女孩;或是你喜欢空间,没有办法住在狭小的城市公寓里面,那这个选项影响你决定的百分比就会大很多。能不能适应当地文化跟环境,是你是否能打长久战的强力因素。(推荐给你:

WHEN 何时?多久?

时间。

当初我问自己,为了这个目标我愿意花几年的时间?是否自己有那几年去“挥霍”?要是这一切都失败了,我回看时会觉得“悔不当初”或“浪费青春”吗?

我起始时的想法是五年:准备一年,念三年,毕业后至少待在美国一年⋯⋯。

那,要是准备了一两年,却扑空一个学校都没上,怎么办?我会觉得浪费生命吗?要是念了一年觉得不适合,要回家,怎么办?我会觉得白花钱,浪费青春吗?

最后我很明确地告诉自己:准备考试辛苦是应该的,没上,至少我试过了。留学困难是一定的,一定要撑一年才能有放弃的念头。要是真的打道回府,我至少能跟自己说:

“亲爱的,妳尽力了。妳成长了,妳走过了。跌倒受伤或决定回头,都是妳的选择,你自己创造的人生。这样的人生,还不美好吗?”

 

一旦订定好旅程长度,你便自动地踏上了这趟冒险的第一步,不管长短失败成功痛苦快乐轻松疑惑喜爱痛恨⋯⋯这趟冒险,是你专属的私房旅程。冒险过后,我们都会长成不一样的风景。(推荐阅读:

HOW 怎么做?

HOW,共有三大点:

1. 事前详细计画: Plan,分粗、细项;再一一击破。

2. 大量 Research,查资料,问前辈。

3. Repetition: 反覆练习。

若运用在我自身的目标上,会有如此的过程:

我的梦想是‘到美国进修硕士表演学位,需要就读三年。’

A. 到美国:机票。签证。托福(英文)能力。

B. 进修硕士表演学位:申请征选。表格,征选费。征选学费。征选内容准备。

C. 念书期间:三年学杂费,食衣住行预算。学生贷款。

因此,粗略计画便是——

第一步, 考过托福,并找学长姐以及我的表演启蒙老师姚坤君帮忙准备征选。

第二步, 查大学资料 开始报名。预算表。买机票,找地方住,申请签证⋯等美国学校相关事宜。

第三步, 飞美国。考上。

第四步, 钱。

计画定好便开始非人哉的日夜 Research,问前辈,看网站,书籍推荐大学,查英文,查旅游资讯⋯⋯查,查,查,你什么都要查!

最后,就是反覆练习 Repetition:

不管是考托福、准备独白、英文或是模拟征选。我想着,若美国在地的演员们会花两个月的时间在考表演所上,我至少要个半年吧?于是我用这种推理,模拟的方法,替自己画出一个时间表,照时间表的概略轮廓,去执行小步小步的计画。

提点:我把钱放最后一步。因为我知道,若一开始就想钱,就不用去了。我若把自己最没有可能改变的一步障碍先放在路上挡我,我很快就会放弃了。事前计画,不是为了给自己庞大压力到喘不过气,或逼自己放弃;而是先看清手上筹码有多少,还差什么要补强哪项,才能实际执行。

WHY 为什么?

我要问的 WHY,不是简单的“为何要去?”“因为训练不足,想念更多书。”而是更深层的推理:

为什么要去美国学表演?因为美国表演系统比较好吗?也未然。因为想学新文化。

为什么想学新的文化?台湾文化不好吗?也不是。因为需要不同文化的刺激。

刺激,好。所以我对目前生活感到麻木,空乏,‘不够刺激’。为什么?

因为我演不到想演的戏,因为我不相信自己够好可以演大戏,因为我没有自信,因为我一直被说不够好,因为我就是不够好⋯⋯。

终于通了。

表面的我告诉自己“喔,就是要去美国学表演,才会解决所有问题呀!”但真正的 WHY 的相对答案,其实是:我想逃离这个无法自我理解的空间,找寻新的刺激,找到真正的自信。(同场加映:

这一关于我而言,最难通过。因为在这一层层表面的回答之下,是更深层的自我欲望的探寻。像拨洋葱那般,由外而内,缓缓脱下面具跟心防,真的与自我对谈。其实就跟写 SOP 一样,但这个 SOP,是写给自己看的,你对外界没有责任。放慢脚步,允许自己有绝对自私的欲望,想望,面对自己真实索求,对自己有耐心,你,也可以找到那个真正的答案。

这一张看似不起眼的照片,是我在美国的第一次演出后台,上台前仍然在准备的另外两个剧本。那时候紧张兴奋,惶恐害怕,跟心里感受到的深层的快乐,是确信自己扎实的改变了自己的人生的时刻。

做梦,不要怕做。做了,才有机会变成现实

 

每次遇见看似不可能的大目标/阻碍挡在眼前,我总是拿出4W1H,重新审查现状。即便不能改变‘命运’,也至少能确信自己在走向我要的改变。

很多事情要想,很多责任,很多负担,很多情绪,很多怕⋯⋯我都知道。有太多次,我因为害怕不安而退却;有太多次,我因为怀疑自己,或不想吃苦而放弃。但现在回看起来,若那些时刻我能有现在自己这样做梦的力量,现在的我或许就走在奥斯卡的红毯上了,但我永远都无法得知,因为机会已逝。所以要跟妳说,亲爱的妳,不要怕。梦有了,做就对了。

在此,给你一些小小的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