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第一季度的大主题是“胜力女子”,我们思考着为什么女人身上总是有着“圣女”、“胜女”、“剩女”的标签?为什么年节一到,单身女子就要被全家族的人数落?为什么多数人仍然认为女人必须结婚人生才完满?听听作者 Fanning 谈“剩女席”与“胜女团”,这只是女人人生中的两种样貌。(同场加映:

在“亲爱的,我们不结婚,好吗?”文章推出之后,有读者留言:当男人主动提出结婚的念头,代表他想对妳负责;我想妳应该回应他。

这位读者的文意我理解;不过当男女双方的交往建立在互相喜欢、爱慕的基础上,然后才慢慢发展成一起生活的关系时,为什么到最后我们期待男人要为女人负责,而女人自己则成了这个观念的主要推手。

因为教育学制的观念养成,六岁上小学、十二岁进国中、十五岁读高中、十八岁上大一、二十二岁大学毕业,然后两年之内念完研究所,就可以顺利找到工作,接着开启照理说应该顺遂无误的人生。因为一直照着既定的安排做人生中应该完成的事,一旦从学校学制中毕业离开了这种安全思维模式,我们顿时失去方向;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继续替接下来的人生也拟定一份时间进度表。

二十六岁之前应该得找到接下来四十年的铁饭碗工作(有为青年),二十七岁时拥有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好好把握青春时光),三十岁得增产报国替家里长辈添孙儿(生不出来呀?!),三十五岁要存下第一笔头款为接下来的三十五年签下终身分期付款合约(有理财观念),四十岁时应该拥有一个看来幸福美满的家庭(贤妻良母、好爸爸好先生)。(同场思考:

如果你很幸运,在这个大家以强烈意识塑造出来的体制中站站按时抵达,那么你属于人生胜出组。如果不幸,没有办法按照游戏规则来,那么则首先被挂上黄牌记了警告,红牌则是看你是否愿意在败部复活赛中努力争取进击机会。

如果这场游戏规则套在女人身上,则酝酿出“胜女”与“剩女”之间的拉锯战;分界点从是否拥有可以托付终身对象的二十七岁开始。(推荐阅读:

如果很刚好,拥有一个对像,不过两人间对于“终身”不感兴趣尚未计画共谱未来,只想享受有人作伴的单身同居时光,那么周遭亲友的催促声则不绝于耳,再外加叮咛嘱咐千万不要遇人不淑、蹉跎了女人青春大好时光。

如果交往的对象不再享受两人时光,率先提出分手,那女人自己则落入了“剩女”圈套中;还得小心,要事业不怎么成功才行,否则更多形容词加诸于身上,摇身一变成为女权主义代言者,随即系上红底白点头巾、卷起蓝色衬衫袖口露出手臂肌肉,还不忘表达坚毅不拔的表情。

“胜女”与“剩女”间的界线其实是我们自己拟定的人生进度表所造成;而推女人就定位的,则是我们自己那颗在乎别人评判眼光的心。

前阵子与认识多年的女友碰面,一直到了要说再见才察觉她欲言又止。

“我打算与先生分开一阵子再说。”三年前女友透过电子邮件与我联络上,让我帮她与未婚夫设计结婚邀请卡;两人分隔两地相恋多年希望结婚可以让这样的远距离恋爱终结,相守在同一座城市、拥有同样的邮递区号。“他是位正直诚恳的朋友、也是个好男人。不过,自己对他只有感情没有激情;我喜欢他的陪伴,却无法爱上他。当初心里好挣扎,如果放弃了这样的好男人会不会太笨,而且也怕对彼此的家人造成伤害,毕竟两人已经交往了那么长久一段时间。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那时候要为了双方家人的期盼而步入婚姻,走上一条连自己都怀疑的道路。”

现在的她却陷入当初“应该按照进度完成的事”的苦恼中;因为不仅对身旁的好男人,还有好男人家人与关心自己的父母感到愧疚,还有自己这三年的纠结。

女友外形亮丽,拥有在不同国家求学生活的经历体验,乐观活泼好人缘;如果,我们把“人生进度表”与“在乎别人评判眼光的心”从她身上拿开,并且诚实面对自己的处境与心声则会有不同情况。只是,婚前的她刚好二十七岁,“是应该迈入”人生中的另一个阶段了。

我们都避免坐上“剩女席”,挤破头想进入“胜女团”。在人生中的确有些应该做的事,不过绝对不是那些应该按时完成的事,而是我们心中盼望并且一心全意成就的那些好事;而过程,则是这些好事的精彩细节累积。(推荐阅读:

如果年轻时候无法马上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那么在颠沛流离间体验,从不同角度学习其实没有坏处;如果三十岁之前没有愿意结伴终身的对象,那么请先好好享受自在的单身时光,唯有学会好好独处,才能以正向开朗的态度与人交往将生活延伸;以自己身心状况即使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无法生育,我们都还会是个完整的个体,不应该拥有宗教道义上的内疚,让别人说嘴我们自己的生活;还有,其实租屋也很不错,理财也很有多方法,如果找到志同道合可以在屋檐下一起生活的伴侣,组织一个生活共同体,那么应该以这样的生活感到满足。

生活处处充满挑战与惊喜,应该有忙不完的好事;如果只顾着追赶进度,一一在完成事项列表中打勾,幸运的,在年老之后或许终于可以松口气,不幸的,大气喘不完还蹉跎了那些应该浪费在美好事物上的时光。

“胜女”与“剩女”不是唯二,只是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