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于近期推出台大咏絮 12 伶 - 台大杜鹃花节大使活动专页,一一亮出 12 位典型美女的照片,并在介绍里头写下12 伶可以表现台大“知性、才德、亲民”的良好形象,宛如新时代的“三从四德”。听作者周芷萱聊,为什么对于美女、大使还有台大人,都只有单一化的想像?如此单一化的想像,又会造成什么伤害?(推荐阅读:女人,你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天啊这个活动槽点多到不知道怎么吐,先分成两个部份好了。一个是关于对“台大人”的想像,一个是“杜鹃花大使”的想像。这两个部分都有同一个问题,就是单一化的想像。  

杜鹃花大使是谁?谁是杜鹃花大使?

老娘个人并不反对选美,只反对单一化人们美的方式。

在这个大使的选拔活动中,从被选的对象乃至于致敬的对象,都很显着的,有一种美的模式。其实这个美的模式我们并不陌生,就是台湾社会现在正在流行的那种。皮肤白皙光滑、瓜子脸、浓眉大眼、身材窈窕。所以肤色较深的、脸蛋较圆的、眼睛较小的、身材较丰腴的,这些身体的样态都不见了。(推荐阅读:

难道拥有这些身体样态的女人,就不能当杜鹃花大使吗?而且,这整个页面里面,都是女人。男人去哪了?男人就不能代表台大、代表杜鹃花节吗?

这样的活动在倡导一种对女人的欲望,所以小编会说:“听说没有一个男生能跟她对眼直视超过五秒不脸红的,不信的话欢迎来试试呀!”那对男人的欲望呢?非异性恋男性的、非主流美的模式的欲望,在这样的活动里完全消失。老娘很想看男人啊,怎么不照顾一下女人们的需求?杜鹃花大使不能是男人吗?

再者,谁说所有的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外貌?在这个活动里面,男人的欲望也被单一化了。一句话同时得罪男人、女人、异男、异女、同男、同女、跨男、跨女...等不同性倾向跟性别认同的朋友,实在满厉害的。(同场加映:

表现台大“知性、才德、亲民”的良好形象?

我的天啊这个粉专是认真的吗?很不幸的应该是,因为文章里面还不停的提到第一学府。这是关于台大生的单一化想像,菁英。听到菁英这两个字我实在不屑到想打成阴茎,但还是认真聊一下好了。

这些用词都展现出了,这个活动的企划者对于台大学生的想像,就是跟社会中的其他人不一样,而且不只不一样,还是位置比较高的。为什么?不然怎么叫做亲民?亲哪个民啊?宋楚瑜吗?(对不起我很难笑)

而且讲难听一点,这些照片的介绍词,看不出来这些女生的才智在哪里,没有花力气在介绍每个女生的人格特质,背后的企划者就是把台大和才智画上了等号。但是考上台大当然不等于“才智”啊,顶多就只是会玩考试游戏而已。

台大学生菁英吗?看会做出这个粉专,就知道一点都不吧。  

这个活动打上了台大杜鹃花节的名号,就算不如老娘所打听的,是秘书室主办的活动,势必也是经过台大官方一定程度的同意与合作。

台湾大学的性别意识本来就烂到有剩,性平会只有一个员额配置,还叫办性别活动的学生不要去申请;社辅会极力阻挠 BDSM 社申请因为违反善良风俗;老娘当年办性别活动被说太偏门不给经费...太多太多。(同场思考:专访周芷萱:“社会要接纳性别与情欲的更多可能”

台大在2010年就办过水果妹选拔,六年过去了,校方换了一批人,显然性平意识一点都没有进步。我们还要说台湾的性别主流化做的很够?不用再花时间跟力气做这一块了?

作为一个毕业校友,我看到的不只是对美的单一化、性别意识的贫乏,更是台大菁英主义的高涨和对台大人想像的更加单一化。

除了丢脸两个字以外,老娘真的是没啥好说的。台湾的性别意识和对于各种身分想像的多元化,需要你我持续的努力。(推荐给你: